陈一舟:互联网前10大公司CEO做什么都有理

    |     2015年7月12日   |   文库   |     0 条评论   |    188

||2009-05-08

2009年2月19日下午,盼了一冬天,北京的第一场雪刚下过,静安中心25层,长长的楼道尽头,巨大鱼缸后面,一扇门上歪歪斜斜写着“活雷锋、纸老虎”,推开门,陈一舟穿着夹趾拖鞋迎过来。

  屋内,三张大板台一字排开,自左至右,CEO陈一舟,COO刘健,另一张原本是CFO的,现在空着。

  “这样沟通方便。”陈一舟说。

  当天,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文件披露,千橡购进艺龙528万股,占其23.7%股份。

  “我们这不算个事儿,丁磊养猪才值得关注。”陈一舟说。其时,后者正被媒体热炒。

  “互联网前10大公司CEO,做什么都有他的道理,看不懂没关系,我们多琢磨,多研究。对他们,我都心存敬畏。”

  陈一舟,这个与丁磊、张朝阳等同时代的创业者,如今沉潜隐忍,谦虚得像个学生。

  “我其实比较笨,对赚钱没细胞,所以只能在熟悉的校园领域精耕细作。”

  1

  其实,就算以苛刻的眼光评判,与其同时代的那些创业者比,陈一舟也不遑多让:

  2008年4月30日,陈一舟的千橡获日本软银等VC的4.3亿美元投资,占千橡互动约35%股份。照此计算,千橡市值约12亿美元。要知道,很长一段时间,搜狐市值也才10亿美元。

  4.3亿美元巨额资金,也成为中国互联网有史以来最大一笔私募融资。

  “这次融资比一般公司上市融资的钱还多。”陈也说。

  “以融资额来看,陈一舟是目前未上市互联网公司中最后一个大佬。”外界评价。

  1999年,陈一舟与斯坦福大学校友周云帆、杨宁共同创办ChinaRen.com,任董事长兼CEO。2000年9月,搜狐以400万股,当时价值约3000万美元收购前者。2001年3月,陈离开搜狐,回到美国。

  “又不是大股东,又做不了主,一天到晚在那里守着,没什么意思。”

  “那时候我非常自信,认为自己马上可以创造一家10亿美元市值的公司。”2007年,陈一舟在回忆ChinaRen刚被收购时说。

  “我们准备再苦哈哈干几年,等其他对手坚持不下去、大家都不干了,最后让我们赚点儿就行。”2009年这次谈话,他说。

  2

     2002年,陈一舟再次回国创业。同年11月,创立千橡互动。

  2003年,陈一舟收购猫扑。在之后2年多时间,通过各种方式,陈陆续收购魔兽世界中国、UUme.com 、RenRen.com、DoNews、校内网等近10家网站,业务范围涉及当时所有热门概念。

   “陈一舟给投资人画了一张‘众星拱月’的图,但最后星星满天都是,月亮却找不到了。”外界评价,“平均用力成为一种必然,陈有点太执著于资本层的扩张,连消化的时间都没能给自己留出来。”

   2006年7月,中移动调整SP政策之后,由于SP业务收入锐减,千橡过长产品线带来的成本压力陡增。

   2006年9月26日,千橡宣布裁员150人;2006年底,千橡第二次裁员,1/3员工离职;2007年初,猫扑近半数员工接到裁员通知书。

  2007年2月底,陈一舟在宣布“裁员结束”时说,自己2006年最大遗憾是,有些领域撤得太晚,还不够先知先觉。

  3

  “由于战线拉得太长,2006年千橡陷入低谷。外界看到千橡裁员,批评我们的时候,其实我们正在纠正自己的错误。”

  “现在回过头来看千橡前几年的多面出击,也是没有选择的选择。这一拨互联网创业已经不像第一轮那么肥沃。创业者就像一个猎人,投资人让你去打一只大的梅花鹿。但是一头梅花鹿背后就有100个猎人瞪着雪亮的眼睛,每个人都上好了子弹。梅花鹿刚露出一个小耳朵,甚至是耳朵尖上一根毛刚露出来,你就要开枪,否则等它的头全部露出来,早就被打得稀巴烂,轮不到你打了。

   这时候,基本上看到哪里有风吹草动,必须去放一枪,否则你可能什么也打不着。我们2006年为何要四处出击?道理很简单:我们手上没有大的梅花鹿,打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山鸡,回去交不了差。

   不过,如果能够重新再来,我会将想清楚的事情执行得更彻底一些,把实验的步子迈得小一些,那样公司规模会比现在大一倍。”

  4

   “如果要我总结这些年数次创业的经验和教训,我觉得主要是两条。

   首先,公司的气要长。这就需要手上时刻握有大量现金。

   当年的Chinaren如果不是钱烧光了被卖掉,而是坚持到现在,很可能是非常大的公司。所以,我学到最大的经验就是:即使最坏的情况发生,公司也要活着。仗打输了还可以再打,手上有足够的粮草、足够的兵马,将来还要有实力再战江湖。巴菲特在年景好的时候跟别人赚得差不多,只不过在年景差的时候他比别人亏得少,所以他成了投资大师。

   做互联网企业的原则就是:把最坏情形预想到了,再努力往最好的方向走,打一仗是一仗,把整个战场打扫干净,不留任何东西给敌人。

   我经常和投资人说,中国互联网市场是我看到的世界上竞争最激烈的地方,这里的竞争远比美国和日本要激烈。在美国,投资人、创业者都比较理性,而在中国,一个新模式出来,会有上百个人冲进来。”

   第二个经验是做的事情不能太多。我相信一个好的公司做的事情最多只有两个,超过三件事就出岔子了。

   千橡最多的时候主营业务达到9个。比如我们做视频,千橡是国内最早申请视频类专利的公司,但视频领域的竞争是百团大战,我们比别人好不了太多,还没有别人专注,所以我们就撤了。”

  2007年4月12日,受邀出席创投年会的CEO陈一舟也提起过,当年巴菲特给他上课时曾告诫他,每个人做事前都要画一个圈,圈内是自己了解的,圈外是不懂和似是而非的。做事情,一定要做圈内的,而且这个圈内的事情越少越好,最好是只有一个,“少即多”。

  5

  “我觉得互联网公司一定会犯错误,而且必须犯错误,最大的错误,就是停在原地不动和不犯错误。与成功需要不断创新不同,失败的原因就那么几条,这几条路我也都试过了,以后避免走这些道路也就能尽可能避免失败了。

   如果别人要问我创业者最重要的素质,我觉得首先是坚韧不拔,因为失败的可能性太多了;其次,要有方向感,否则划了半天船很可能发现方向是错的;最后,创业者需要具备这个公司最稀缺的素质。

   因为经历了多次创业经历,我感知市场温度的敏锐度可能会强一些。未来一两年,资本市场会更加紧缩,那时候会是我们招兵买马的好时机。”

  6

  从ChinaRen到校内,陈一舟似乎一直没有脱离自己的校园情结、社区情结。

  “我是做社区出身的,那是我最擅长的事情。尽管那个时候还没有明确的商业模式,也没有想到如今SNS和社区概念会如此火暴,但我已经明白自己能做什么,自己该做什么。”

   “最关键是我有感情、有经验,我知道学生需要什么。史玉柱做脑白金为什么成功,因为他在农村住过很久,知道农民喜欢什么。道理是一样的。

  7

  “自从千橡对外宣布向软银等3家VC融了4.3亿美元之后,就一天到晚有人上门,想来帮我们花这笔钱。因为前几次创业中,我当过很多次,‘活雷锋’,尤其是当公司有很多钱的时候,很容易当冤大头。所以这一次,我要提醒自己,首先保证别亏,别当‘活雷锋’。

  其实,能做到这一点,我的投资人就会很高兴。因为现在经常发生的情况是,要不是投资人自个儿做了‘活雷锋’,要不就是被投资公司当了‘活雷锋’,投资人变相当了‘活雷锋’的爸爸。

  我们公司员工座位上都会贴上自己的外号,前段时间我偶然发现,有个人贴了个‘纸老虎’,我一看这个词好啊,这不就是我吗,因为我觉得,很多企业管理层90%的时间都是纸老虎,执行力并不强。

   所以,我在办公室门上贴着‘活雷锋’、‘纸老虎’,时刻提醒自己。那些想让我们投资的人,可能一进门心就凉了半截。

   当然,如果有好机会,我们也会出钱,但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看到。这是我比两年前成熟的地方。”

  8

  陈一舟有一子一女,家在北京温榆河边一处如楼盘名般秀美的地方,一处独栋house。

  “如果只是从财富角度出发的话,这些年来我个人通过投资得到的回报,已足够我退休了。”

  “未来5年我100%还是做与社交网络有关的互联网,还是要灰头土脸地干下去。”

(责任编辑:GH)

转载请注明来源:陈一舟:互联网前10大公司CEO做什么都有理

相关文章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