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的苦孩子

    |     2015年7月12日   |   会员信息   |     评论已关闭   |    1181

||2004-09-14



  8月19日,互联网公司出了两件值得关注的事情。大的事情是闹心了很久的Google终于上市了;小的事情,是亚马逊宣布以7500万美元收购卓越网。


  两个月前,我在一个会议上主持一个对话秀。和我坐在一起的,有6688的总裁王峻涛、当当网的联合总裁俞渝和卓越的副总裁陈年,此外还有8848的总裁吕春维和易趣的CEO邵亦波。那天互联网的精英来得很多,在我们的前一场,是新浪、搜狐、网易、雅虎中国等一批春风得意的“美国上市公司”,在我们的后一场,是一些当年名声响亮,现在悄无声息的网站老总。这基本上也是网上零售目前在互联网公司中的位置。


  当年担任8848总裁的王峻涛是个球迷,于是我就挑起事端来说,足球上最吃力不讨好的就是防守型中场,满场飞奔,到处铲球,干的全是些脏活累活,除了受伤就是吃黄牌,工资也不高,但他们却是一支球队里联系攻防转换最重要的角色。与做门户网站的高来高去对比,做网上零售的公司,境遇也差不多——利润率低不说,还要负责物流、资金流,还要自己盖仓库。但是它们,却是联系网络与现实最关键的环节。


  搜索引擎、即时通信、短信甚至网上拍卖都可以一夜之间冒出很多对手来,但是自从当年8848没落之后,中国网上零售能够成些气候的,只有卓越和当当。这并不是因为卓越和当当做得多好,实在因为这个商业模式实在太耗气力,没有“一根筋”的精神和大把的投入还真做不好。号称跨国巨头的贝塔斯曼在中国折腾了好几年,业绩一直没见起色,就是最好的例证。


  在中国,网上零售起步很早,8848当年甚至差点成了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第一个中国互联网公司。但直到新浪等公司早已成纳市老鸟,易趣、3721陆续投入外资怀抱,百度收到Google投资,腾讯、携程、盛大等当年认为是小打小闹、甚至还没成立的公司都在美国上了市后,苦挣苦熬的卓越才终于等到了亚马逊的青眼。


  其实在国际上也是这样,亚马逊名声很响,却是三个互联网巨头(雅虎、EBay和亚马逊)中最晚盈利的,直到去年才开始赚钱。现在亚马逊的市值和市盈率还要远远低于雅虎、EBay和刚上市的Google,只和定位在旅游、交友速配业务的Interactive相仿(这家公司最近刚刚投资了e龙)。这也是为什么雅虎可以花1.2亿美元收购3721,而卓越连人带仓库却只卖了7500万美元的原因——相比之下,网上零售来钱还是太慢了、也太累了。


  一直以亚马逊为榜样的当当,最后拒绝了亚马逊的收购请求,多少让人有些意外。李国庆和俞渝夫妇没有走易趣“模仿—被收购”的路线,转而要寻求一条风险和回报都更大的上市路径。而归到亚马逊门下的卓越,走的却是“少而精”的路线,正是对泡沫时期亚马逊“大而全”网上零售模式的修正。虽然目前卓越和当当都在大力发展新的业务,例如礼品、玩具、百货等,但是卓越骨子里的经营思路和亚马逊还是有些出入,这也是并购后最大的问题。


  但从另一个方面看,亚马逊强调的客户体验和网络的粘性,正是中国网上零售行业最最欠缺的方面。这几年来卓越在IT上的总投入还不到1000万元,而亚马逊每年花在技术和内容上的钱都在2亿美元以上,占到销售额的5%甚至10%。亚马逊每年出售自己开发的搭建购物网站的软件,也能带来可观的现金收入,Target、玩具反斗城以及Gap公司都是亚马逊的客户。在一次演讲中,一个投资者问亚马逊公司CEO杰夫?贝索斯:“你能告诉我,我拥有的你们的股票到底是什么吗?”贝索斯的回答令人惊讶“你所拥有的是,十个电子商务的孵化器,可以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公司更便宜和更快地启动你的公司。”相信在收购之后,亚马逊肯定会从自己最擅长的技术角度对卓越进行改造。


  从亚马逊的发展历史来看,贝索斯是一个非常有耐心和固执的人,一直在压力和质疑声中坚持完善着亚马逊的商业布局。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时候,依然敢于继续加大对设备、仓库和宣传的投入,以至于拿出了一份亏损14亿美元的年报。贝索斯最爱说的一句话是“从长远来看是有利的”。1995年亚马逊首次鼓励顾客在网上对购买商品作出评论,一些供应商无法接受对自己的产品的负面评价,转而责问贝索斯“会不会做生意”;而后来亚马逊推出了Instant Order Update的服务,可以在顾客下订单的时候提醒顾客某一件商品他已经买过了,这在某些人看来,简直是“有钱不挣”的傻帽儿;对此,贝索斯的回答都是这一句“从长远来看是有利的”。也正因如此,亚马逊一直蝉联美国客户满意度协会的客户大奖,并长期保持88%的客户满意度。在2003年全美25家发展最快的大公司中,亚马逊排名第五。同时,2003财年的盈利,使得资本市场对他的坚持也有了信心,对他的慢动作表现得也相对宽容。


  在亚马逊2003年的收人中,海外市场的收入已经占到21.6%。中国市场因为受到种种因素的制约,在短时期内还很难为亚马逊的财务报表贡献很好看的数字。但中国众多的人口以及高速增长的上网人数,相信会让贝索斯拥有长远的打算和足够的耐心。


  今年6月份,当当网上书店推出智能比价系统,宣称价格比所有其他网上出售的商品便宜至少10%。此前—直和当当针锋相对的卓越,此时却表现出了少有的平静,只是每天推出一些特价商品象征性地回击—下。这场未遂的价格战是否意味着,除了价格之外,网上零售要拼些别的东西了?


IT经理世界


相关链接:


案例研究:亚马逊并购得失

责编:admin

转载请注明来源:互联网的苦孩子

相关文章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