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码携带业务的三大疑问?(一)

    |     2015年7月12日   |   文库   |     评论已关闭   |    566

||2004-11-21



  号码携带业务一推出即在全球通信界引起了相当大的震动,受到了各国政府部门及运营企业的关注。通过号码携带业务,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自由地选择运营商并保留原有号码而不必换号。但对运营商而言,号码携带则意味着更加严峻的竞争形势,特别是传统运营商的客户忠诚度将受到相当大的挑战,运营商必须以最合理的价格、最优质的服务满足用户的需求,这样才能吸引客户并最终留住客户。

  目前,全球已有不少国家或地区出于服务消费者、促进有效竞争的考虑引入了号码携带业务。从长远来看,号码携带已成为一个不可阻挡的趋势。随着3G的日益临近,号码携带业务在我国是否引入、何时推出、如何实施成为政府监管者、运营商、消费者等业内外人士关注的焦点。今天,我们特别邀请业内专家与大家共同探讨我国固定电话网和移动电话网实施号码携带业务的技术可行性、经济可行性以及成本如何分摊等问题。


  技术上如何实现?


  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 杜宏伟


  号码携带的技术实现,根据网络适用范围可分为固定网络与移动网络两类,但两者又不能完全区分开来,因为一旦开始实行固定号码携带服务,移动网络就必须具备转接固网号码的功能。因此,在论及号码携带技术时,要将固定号码携带技术与移动号码携带技术结合在一起。


  由于移动号码的编码规则比固定号码复杂,任一移动终端都对应着两个号码,一是供拨打电话用的电话号码MDN,一是移动运营商确认终端身份所用的内码MIN。实施移动号码携带后,用户能够携带的只有MDN号码,而MIN号码则必须由移入运营商重新分配,因此移动网络号码携带的实现比固定网络号码携带更加复杂。


  号码携带的实现技术


  号码携带的实现技术可依据技术规范发布主体的不同分为两类,即ETSI规范与ITU规范。两者的实现技术大同小异,只是在一些细节及称呼方面有差别。


  ——ETSI规范


  ETSI提出了两种解决方案,一是信令中继功能(SRF)解决方案,一是智能网(IN)解决方案。这两种方案都必须查询携带号码数据库(NPDB),该数据库中存储着携带号码的用户资料,包括每个用户的电话号码、目前所处的状态、时间标记、携带号码的移出与移入运营商信息等。NPDB中包含的号码均为被携带过的号码。


  其中,SRF解决方案利用MAP通信的规则实现移动号码携带功能。根据查询数据库的主体不同,SRF方案可以分为直接选路和间接选路两种方式。直接选路方式中NPDB必须包含可携带范围内的每一个携出号码;间接选路方式中,号码核配运营商网络中的NPDB只要包含本网中携出的号码即可,同样移入运营商网络中的NPDB也要包含移入号码的信息。


  智能网解决方案支持号码携带服务一般作用于业务控制点(SCP),通常用ETSI Core INAP和ANSI INQuery协议查询携带号码数据库。智能网的解决方案可以用呼叫发起方查询(OQoD)、呼叫终止方查询(TQoD)和HLR释放查询(QoHR)三种方式转接呼叫。OQoD方式类似于SRF方案中的直接选路;TQoD方式则相当于SRF方案中的间接选路;QoHR由移出运营商先查询本网HLR,无法获取用户信息后(用户已经移出该运营商)再查询NPDB,找到路由编号后完成呼叫转接。


  这两种方案的主要区别在于SRF方案只能实现移动网的号码携带,而IN方案无论移动网还是固定网都能采用。此外,SRF方案可实现与呼叫无关的业务的号码携带(如短信等),而IN方案目前还不能处理与呼叫无关业务的号码携带。SRF开发建立在STP上,而IN开发建立在SCP之上。


  ——ITU规范


  ITU在1997~2000年对号码携带实现技术进行了系统研究,ITU-T第二研究组经过3年的工作,建议在实施号码携带过程中采用4种解决方案。


  Onward Routing,类似于呼叫转移,因此该方案的网络改造成本最低,在号码携带初期对网络影响最小,但实施要占用更多的中继线路资源,而且加重了移出运营商的负担。


  All Call Query,该方案不涉及移出运营商,业务长期运营对网络的影响最小。由于每次发起的呼叫都要查询数据库(包括携出和非携出的号码),因此所有运营商网络都要改造,成本较高。


  Query on Release,呼叫转接可由呼叫发起方网络或传输网络完成,与其他方案相比可提高网络的线路运行效率,但仍然要涉及移出运营商网络,并且需要特别的ISUP功能完成QoR,网络改造成本大于OR方案。


  Dropback,与QoR方案极为相似,区别在于移出运营商信息反馈是否包括移入运营商的路由编号。因此,该方案对移出运营商责任的要求大于QoR方案。


  总之,All Call Query方式既不占用号码核配运营商的网络资源,又适应号码携带的长期运营,优势比较明显;同时Onward Routing方式对网络影响较小,也可以供运营商参考。




  号码携带数据库


  根据国土面积以及电信管制规则的不同,号码携带数据库的管理可以分为集中式管理与分布式管理两种。美国是集中式管理的代表,其号码携带数据库由中立的第三方机构管理,所有运营商通过线路与集中式数据库连接。我国香港则采用了分布式管理方式,每个电信运营商都拥有各自的号码管理数据库,每个管理数据库连接其专属的数据库,运营商间通过线路相互连接。总之,采用何种数据库管理方式主要取决于号码携带范围的大小与用户数量的多少。一般而言,集中式数据库具有更多的优势。


  第一,更加安全。各运营商只要连接到集中的数据库管理机构就可以得到所有信息。分布式管理中每增加一个运营商,运营商间联网数量就要成倍增加,网络安全也会由于联机数量过多而降低,从而难以保证每条线路上的信息都能够安全正确到达。


  第二,便于管理。分布式数据库下,运营商之间相互联机交换信息,一旦发生错误、争执,运营商之间难以解决问题。而且,各个运营商自己建立数据库,如果没有统一的规范约束,分布式数据库的管理和维护都难以达到一致。集中式数据库可由数据库管理机构制订相应规范,各运营商依照规范行事,管理起来较为方便。


  第三,便于操作。在未来运营商数量增加后,只要连接一条线路即可实现号码携带,与分布式相比能够有效降低网络连接费用与密钥管理复杂度,扩容空间充裕。


  此外,NPDB的日常管理、运维也是实施号码携带必须考虑的问题。数据库的管理机构可以有多种选择,如分布式数据库的管理者是运营商本身,集中式数据库可以由管制机构管理,也可以由运营商代表或是行业协会管理,还可以由第三方机构管理数据库。总之,数据库管理机构的选择要考虑多种因素,其宗旨还是成本收益的可行性,便于管理,避免在日后的运营中出现问题。目前,实行号码携带业务的国家中采用集中式数据库管理的,通常都由中立的第三方机构运营。


  对我国的启示与建议


  通过以上各种技术对比可以看出,实施号码携带在技术上已经不成问题,关键是要在经济可行性和技术可行性中寻找合适的交集。由于ETSI与ITU规范十分接近,建议我国采用ETSI规范来描述。


  由于我国固定网络的智能网络体系结构已经基本搭建完成,NGN的改造也正在进行当中,因此固网运营商在实施号码携带的技术选择上,建议采用智能网解决方案。


  我国移动运营商的GSM网络和CDMA网络建设都已经具备相当大的规模,而且我国移动运营商都运营着全国性网络,因此建议移动号码携带的技术采用SRF方案中的直接选路方式,在业务初期可采用呼叫转移的短期方案过渡。


  从国际上提供号码携带业务的国家来看,大部分国家和地区都采用集中式数据库管理方式,一方面可以节省建设成本,另一方面也便于管理。但是,一些小的国家和地区例如我国香港,采用分布式数据库更能满足运营商的需要。


  我国幅员辽阔,每个运营商拥有的用户数量都十分巨大。因此,采用集中式数据库除了能够满足数据库管理的公平、公正、低成本、易维护等需要,从长远发展以及效益考虑,还能够均衡成本收益。从国际上看,大多数国家都采用集中式数据库管理的方式。


  在数据库管理运营商的选择上,为避免我国运营商之间发生争执,保障数据库接入的公正性,建议选择中立的第三方机构完成。


  评估号码携带业务在经济上是否可行就必须对号码携带的成本和收益进行估算。号码携带的成本是指与实施号码携带相关的设备、软件和人工支出。按照成本的特征和阶段性差异,可分为系统建置成本、转移每个用户的成本、额外传送成本、呼叫延迟成本四类。成本的计算是经济可行性评估和成本分摊的基础,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人民邮电报


相关文章:
号码携带业务的三大疑问?(一)
号码携带业务的三大疑问?(二)
号码携带业务的三大疑问?(三)

责编:admin

转载请注明来源:号码携带业务的三大疑问?(一)

相关文章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