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亿存款遭冻结 澳柯玛多元化发展学费高

    |     2015年7月12日   |   文库   |     评论已关闭   |    1425

||2009-02-07

在主动暴露资金占用的问题之后,澳柯玛自身也积极应对。通过集团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部分房产土地、商标等资产转让、变现以及选择优质经营性资产注入等措施,解决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问题。同时,为了避免新的资金占用,集团与上市公司于2006年4月开始,逐步采取关联方代理销售的方式。成功过渡之后,公司将全部采用现款现货的方式,彻底切断集团与上市公司的资金关联占用渠道。

上述青岛市企业发展投资公司办公室工作人员称,目前澳柯玛清欠工作已经基本完成,部分清欠资产仍未完成过户手续和空调器厂仍有部分担保风险未能化解。目前正在大力推进清欠扫尾工作。

“澳柯玛现在需要理顺内部的所有者关系,由政府托管,公司像悬在空中,没有具体的负责对象,对公司未来的发展不利。”刘步尘表示。

找不到接盘者

青岛企发投资公司作为青岛国资委的下属公司,在实体运作方面并不会投入过多精力,一旦为澳柯玛股份找到合适的接盘者,它将完成其所扮演的过渡者角色。

2006年澳柯玛大股东被曝光,青岛国资委有意让青岛本地两家家电巨头海尔和海信接盘澳柯玛,但两者都没有透露并购的意向。

“海尔和海信是不会接盘澳柯玛的,海尔是单品牌运作的企业,按照青岛国资委的要求,接盘者必须保留澳柯玛的品牌,海尔不可能收购它,而澳柯玛的品牌和生产规模对于海信来说,也不具备吸引力。”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也有坊间传言,海尔曾经对接手澳柯玛表现出意向,但由于在控股比例、人事安排以及澳柯玛原有8000余员工安置问题上存在分歧,结果不了了之。

另外,按照青岛市国资委的要求,接盘澳柯玛的企业必须是青岛本地企业,因此除了海尔、海信等家电企业,青岛有实力接盘澳柯玛的家电企业屈指可数。“青岛市政府想把澳柯玛留在本地,”上述业内人士表示,“这又限制了该公司的出路。”

“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一切以公告为准。”澳柯玛董事会秘书孙武对公司今后发展走向不透露一点风声。

罗清启认为,澳柯玛当年在家电行业的强势地位已经不存在,公司精英人才流失严重,主营产品的质量、技术和工业设计等方面都不够好,产品竞争力正在衰退,生产上也不具备规模优势和成本优势,销售网络正在萎缩,国美、苏宁等家电连锁大卖场的门店中很少能看到澳柯玛的产品。这些不利因素使得业界人士目前尚看不到澳柯玛今后“扭亏为盈”的希望。

中国电子商会副秘书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市场咨询中心副主任陆刃波则认为,由于没有技术优势,澳柯玛家电产品的市场占有率正在下降,在这种状况之下,澳柯玛至今都没有找到较好的盈利方式。

“澳柯玛现在是个烫手山芋,谁接盘都不好办。”一位家电厂商负责人如此向本刊记者表示。

2008年2月20日,澳柯玛公司发布公告称,将旗下的170个商标专用权质押给青岛市企业发展投资有限公司,以换得对方为澳柯玛6.1006亿元银行借款提供担保。目前,青岛市企业发展投资有限公司是澳柯玛第一大股东。

澳柯玛在2月20日公告中明确表示质押商标是为尽快解决逾期银行借款问题。

救赎之路还要走多久,谁也无法预测。可以肯定的是,在澳柯玛的重组和债权清欠问题没有很好解决之前,所有这一切都还将继续。

澳柯玛正在为自己此前冒进的投资战略失误买单。

3月1日,青岛澳柯玛股份有限公司(600336.SH,下称“澳柯玛”)发布公告称,公司银行存款3亿元遭法院冻结。

在公告中,澳柯玛披露,公司近日收到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青岛中院”)送达的中国农业银行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支行(原告,下称“农行开发区支行”)诉青岛澳柯玛集团空调器厂(被告,下称“空调器厂”)及澳柯玛(被告)借款保证合同纠纷一案民事判决书,以及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下称“山东高院”)送达的有关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青岛开发区支行(下称“工行开发区支行”)与澳柯玛借款担保合同纠纷一案的民事裁定书。

在农行开发区支行诉空调器厂及澳柯玛借款保证合同纠纷一案中,因澳柯玛对空调器厂的4100万元借款提供了担保,贷款到期后,空调器厂未偿还贷款,经青岛中院审理,判决澳柯玛对近5000万元款项的偿还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而在工行开发区支行与澳柯玛借款担保合同纠纷一案,根据申请人工行开发区支行今年2月18日提出的诉前财产保全申请,山东高院裁定:冻结澳柯玛银行存款人民币3亿元,或查封、扣押其相应价值的其他财产。

家电业专家、帕勒咨询有限公司资深董事罗清启表示:“在澳柯玛经营状况恶化、信用不断降低的情况之下,担心澳柯玛不能偿还债务的银行已如‘惊弓之鸟’,不得不采取如此强硬的做法。”

一个烂摊子

业界对于澳柯玛集团出现一系列问题的原因基本已形成共识:偏离主营业务、盲目多元化投资,尤其是彻底的非相关多元化投资。

“它的三大主营业务(冰柜、冰箱、空调)没有尽全力做好,其他摊子却越铺越大,结果就出现旧疆土没有守住,新疆土却不能攻下。”家电产业观察家刘步尘认为。

实际上,澳柯玛集团出现的一系列问题,均与其投资战略有很大关系。自原董事局主席鲁群生掌舵澳柯玛以来,除了冰柜、冰箱等原有主业外,他还主张实施多元化战略,并进入当时认为是高增长高潜力高科技的行业。这使得澳柯玛经营范围除了家电产业和高科技产业外,还涉足金融投资产业和房地产业。

截至2006年3月危机全面爆发之前,澳柯玛已涉足产业空调、自动售货机、锂电池、太阳能、电动车、摩托车、照明、电工、厨卫设备、海洋生物、IT、房地产等,多达几十个行业、几千种产品。

但差异化投资战略在市场推进中遇到了挑战。

一方面,冰箱的强势崛起使得澳柯玛的立身之本——冷柜产业的行业地位发生了较大变化;另一方面,锂电、海洋生物等并未如期形成新的增长点,仅处于持平和微利状态。

刘步尘指出,澳柯玛的非相关多元化发展策略,不仅分散了公司资源、增加了投资风险,还使公司的未来发展陷入迷局,“不知道它到底要干什么,看不到清晰的主业发展方向”。

国资委托管澳柯玛之后,澳柯玛主要精力再次被放回制冷家电上,重点发展冰柜、冰箱、电动车及小家电等产品,非主营业务如房地产开发、整体厨房产业等已被剥离,剥离掉的企业多达60余家。

澳柯玛董秘办公室人士告诉《IT时代周刊》,3-5年之内,澳柯玛会继续坚持重新调整后的主营业务方向,并透露,目前公司还对冰箱的生产线进行了扩大。锂电池等新能源领域短期之内没有调整扩容的计划。

青岛政府坐不住了

澳柯玛二次创业伊始,托管的青岛市政府为其修剪繁枝冗叶,希望重新修理出一条主干。

青岛市政府紧急委派市经贸委副主任姜培生出任澳柯玛集团董事长,任命青岛市企业发展投资公司副总经理李蔚接任上市公司董事长。同时,青岛市企业发展投资公司受命托管澳柯玛,并先期投入3亿元资金,确保企业生产经营。

2007年上半年,当澳柯玛的股权发生本质转移、原第一股东青岛澳柯玛集团总公司的地位被青岛市企业发展投资公司取代。为此,澳柯玛发布补充公告称,澳柯玛原控股股东和现控股股东的实际控制人都为青岛市国资委。

“上市公司的发展一直以来都得到市委市政府的支持。在我的记忆中,青岛市委市政府这次对澳柯玛的支持力度是最大的。”青岛市企业发展投资公司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表示。

转载请注明来源:3亿存款遭冻结 澳柯玛多元化发展学费高

相关文章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