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IP廉价背后

    |     2015年7月12日   |   标杆展示   |     评论已关闭   |    765

||2005-01-25


VoIP是个老名词,它的定义有些暧昧和模糊。以至于今天的厂商,往往更喜欢强调自己提供的是IP语音通信解决方案,而摈弃VoIP这个词儿。
高举“廉价”的大旗,真真假假的VoIP在过去 的几年中此起彼伏,但终究没有形成大的气候。
然而,2004年中,VoIP呈现了自它诞生以来,在企业级应用上的第一次跳跃式的发展:据咨询机构In-Stat/MDR的研究报告,美国企业用户在这一市场的普及率从2003年的3%急剧上升到8%,而到2005年年底,中型企业的普及率有望达到34%。
中国没有相关统计数据,但无论是Cisco,还是Avaya,北电均传来利好的声音。而2004年底,中国最大的IT系统集成商神州数码签约美国苏迪思科技公司,通过近100家渠道,在全国狂推VoIP解决方案。
VoIP企业级应用的转机终于来了,是什么力量在操纵它的走向?廉价背后,真正的杀手锏是什么?还面临哪些挑战?
   
 
Cisco中国公司市场部主管交换机的产品经理陶欣是个幸运的小伙子,2001年底结婚后,他不声不响地回到了上海和爱人团聚。大部分同事和Cisco的合作伙伴们并不知道他离开了北京,因为陶欣的邮箱还是那个邮箱,电话还是那个电话,工作还是那个工作,惟一改变的是他人在上海。
 
2001年Cisco中国公司从南礼士路的建威大厦搬到王府井的东方广场后,它将所有的办公电话都换成自己的IP电话。
 
也是从那时起,Cisco的内部电话,无论打向欧洲、美洲、还是非洲的,一律免费;而且Cisco的中国职员在世界上任何有互联网的地方,都不会错过任何一个打到东方广场找他们的电话。
 
东方广场昂贵的租金,使得以“抠门”著称的Cisco公司不再为它的中国销售人员配置固定的办公区域,反正他们几乎全天都是在全国各地的客户那儿泡着,有一个固定的电话号码配给他们就OK了。以至于,销售部门的人员因电话会议熟悉了彼此的声音,见面了却要互换名片。
 
Avaya公司2000年年底从朗讯公司独立出去后,认定IP在企业和商业应用上会有很大的前景,从2001年起,在中国市场也开始进行了VoIP的推广。同Cisco公司一样,Avaya公司也是使用自己的VoIP语音解决方案,但Avaya自己则称为企业IP通信解决方案。
 
Avaya公司配有IP电话号的职员,出差甚至休假都习惯带着笔记本电脑。即使在云南丽江,沈晓晖只要是带着笔记本电脑,就难逃“电话会议”。Avaya公司职员到美国总部开会的时候,偶尔在半夜三更被电话吵醒。一接电话,是中国同事打来的:“对不起,我以为你在办公座位上,打搅你美梦了。” Cisco公司的中国职员在国外出差时,也会碰到这样的尴尬。是时差,更是IP电话惹的祸。
 
Cisco公司,Avaya公司都是世界VoIP的狂热推崇者之一,它们身体力行,向公众和客户不厌其烦地说着VoIP的种种好处:能节约成本,提高生产率,带来新的价值。
 
但不幸的是,2001年前后,随着新经济泡沫的破灭,以美国为代表的全球经济跌谷底,Cisco、Avaya以及他们的追随者们并没有在这一技术上得到到更多的收益。尽管当时大家如出一辙地以“廉价”作为叫卖的招牌,但VoIP的网关的价格在几千甚至上万元。而且通话质量比较差,语音传输的时间会延长,说一句话过一秒后才能传到对方的话筒。不廉价+质量差,IP电话甚至被人们认为是“垃圾”业务。
 
然而,2004年,人们突然在垃圾里又看到了闪闪发光的金子。通信设备商、门户网站、系统集成商,PC厂商,如雨后春笋般投身到VoIP之中去。仅2004年11月份,Skype、Popular、DATALOGIC等就纷纷宣布与TOM、Sina等网站,与西门子、Cisco等硬件厂商进行合作。
 
 “成本”是件说不清楚的事
 
包括Avaya,北电,神州数码等在内的所有接受采访的对象都一致认为,成本是VoIP的主要优势之一,但成本问题是最难说清楚的。
 
华为数据通信事业部总工程师李向军甚至认为,虽然采用VoIP,通信费用一般会有30%的下降(但是通信量增加较多)。而且一些已有网络的企业,如银行、电力、水电等大型行业,企业专线带宽不足是普遍现象(包括上网和语音),而且高带宽的专线价格高,如果升级网络,增加带宽,那么使用IP网打长途电话所用的成本与打普通长途电话的成本相差不大大型企业 。
 
而且目前IP PBX和软交换成本都很高,企业设备投资和维护、专线等与直接采用运营商提供的(带有IP拨号器)通信可能差别不大,因此企业大都直接采用运营商提供的VoIP服务。
 
神码网络业务发展部经理陈超也不否认,整体造价较高也是目前企业用户在选择VoIP方案有所疑虑的一个重要原因。但他认为很多国内用户把VoIP方案理解成节省话费是很片面,VoIP应该代表的是一种工作方式,一种沟通的途径,VoIP更应解释为基于IP的通讯的典型应用,现代化企业的通讯应该是基于ip网络的的通讯,包括语音、视频、即时短信、传真、呼叫中心、CRM系统等等任何企业常用的通讯方式,是一个整体,不应孤立的谈语音。
 
“如果你只是孤立地将这些投资的回报,单纯算在通话费用的降低上,是不公正的。”北电网络的一位直接服务于企业用户的工程师认为说。“事实上VoIP的成本很难算。”
 
他举了一个例子,如果一家跨地域的公司是通过VoIP实现终级互联的话,可以通过电话费用的对比,算出IP能省下多少成本;但至少有三方面无法用确切数字来加以衡量:一,由于终极互联,提高办公通信的效率,提高生产力;二,由于方便,带来的通话量的增长;三,应用不同,将原有业务的延伸而导致的价值提升。
 
Avaya公司大中国区产品经理沈晓晖也赞同,VoIP的成本问题是最难于说清楚的。因为不同的应用,有不同的深度,就有不同的IP通信解决方案与之匹配。“如果企业只是想省电话费,那干嘛要将交换机换成IP的。”
 
当电信运营商竞争激烈时,17911来了,17969年也来了,已经存在很大的降价空间。如果只是考虑用IP来省电话费的话,就应该先算一笔账,算出来省钱多少年能把投资回报收回来。
 
“问题的关键在于,要在成本核算时,考虑到除去表面看起来省钱的部分,还要分析能够带来哪些价值。” 沈晓晖说。
 
在Cisco网络实验室进行体验时,记者反复向工程师问到他们为自己构建的VoIP的成本,但得到的回复也不甚具体。在东方广场所部署的IP电话终端设备比传统的电话设备要贵,在初期投资要高一些。Cisco在传统的电话系统时期,要交给运营商的费用,包括电话费和专网费用;在装了IP电话终端设备后,依然是电话费和专网费用。但电话费中,内部的通话,包括国际、国内长途全部为免费。至于别的便捷,Cisco的工程师说,每年,它的IT架构能为公司节余22亿美金,VoIP是其中的一部分。
 
Cisco提供了一些它的客户的统计数据给记者,其中一家叫做Ingersoll-Rand的制造商就宣称,对他们来说,降低成本是使用IP通信的主要原因。对于会议电话,公司以前一直使用管理式服务,在它的Huntersville办公区,经理级会议的与会者一般超过100人,每月的会议电话费用为15000美元。现在安装了与Cisco CallManager相集成的Cisco Conference软件后,公司不再需要此项服务,使每月的相关费用降低到4000美元。与会者可以拨打四位分机号,滚动IP菜单,查看电话,然后按下“加入”按钮,网络外部的呼叫者可以通过PSTN加入。
 
根据Ingersoll-Rand的统计,思科 IP通信系统能够将设备成本降低38%,将维护成本降低18%,将会议电话成本降低70%。扣除一次性安装费用,公司能够在5年内节省117万美元。
 
真正的“驱动力”在哪儿?
 
用户的需求是技术得以商用化的真正驱动力,VoIP也不例外,而且它的商用具备两个有利条件
 
首先是VoIP技术具有商用化的潜质。
 
Avaya公司大中国区产品经理沈晓晖认为,廉价的语音应当不会给VoIP带来显赫意义的发展,真正的切合用户需要的技术意义在于IP技术的广域性和移动的便捷性。
 
对于稍微滞后于美国的中国用户群来讲,竞争压力迫使他们不得不产生通过新的技术来提高生产效率,节约成本。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的企业由区域性企业成长为全国性企业,再越来越多的迈向国外,成为全球性企业,这是一种必然趋势。经济全球化,需要一个全球化的通信架构,IP的架构是全球化的,其广域性意味着,在有互联网的地方,只要拿到那一串数字的话,你就可以和别人联在一起。
 
移动的便捷性在于,通过IP网络,可以实现PC和PC,PC和电话,电话和电话的对接。这意味着你的办公地点可以是酒店,可以是家庭,可以是任何能够联上网络的地方,你不会错过任何一个你不想错过的业务。
 
从Avaya公司目前反馈的来的市场信息来看,中国的银行客户,航空客户对IPT语音通信的热衷性,并不亚于国外用户。虽然在最开始的时候,投资相对于传统的通信系统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尤其是IP终端显然比传统终端要贵不少 。
 
作为一家从老的电信设备厂商分离出来的数据通信公司,Avaya经历了从传统语音通信向融合通信的发展过程,对传统技术的兼容性、融合性以及适应未来趋势的前瞻性等方面都具有保护用户已有投资的优势,所以它并不是只提供纯IP的解决方案,要求用户另起炉灶。而是强调平滑过渡。
 
因此这使得在不愿意进行太多投资的中小型企业用户可以采用步进式的演进方式,给你的电话加上你想要的IP功能。当然,业内也有人称之为傻瓜级VoIP或者伪VoIP。这些小规模的企业的特点是:分支机构多,但每个机构人很少,覆盖的地域是全国甚至全球,IP对他的意义,比没有分支机构的万人大工厂要显著得多。
 
技术发展的多样性,也越来越契合不同用户的需求。据华为数据通信事业部总工程师李向军介绍,VoIP有IP PBX、软交换、软电话等不同的实现路径,IP PBX适合大中型企业的部署,新增的PBX也逐渐转向IP PBX,另外传统的PBX也会进行改造,或增加IP上行进行旁路,需要企业维护管理;软交换适合运营商部署,是后续语音发展的趋势,可以提供多种丰富、特色性的业务,统一消息、号码可携带、One Number、PC to Phone、Internet Call Waiting、Voice Portal等,适合普通大众用户和中小型企业;软电话通过PC机,使用方便,成本低,一般无法保证服务质量,适合低端的普通个人用户,具有一定的市场


其次使用VoIP技术的应用环境正在逐步成熟。
 
北电网络的那位工程师是从三个方面来理解:一是,通过前段时间的建设,用户数据网络的发展经历了一个爆炸式的增长,骨干网上的数据应用也得到了不断的完善,利用现有的网络可以去催生一些新的应用。二是,用户由于自身规模的扩张,有了互联的的需求,希望把语音象数据一样,有延伸性和扩张性,传统的话音从技术上讲能够做到,但实际上很难做到,受到运营商的线路和资费的影响。三是,用户有了对这种业务的拓展需求,打电话,电子邮件,电话会议,通信多媒体等等。
 
刘建认为,早期的VoIP有其幼稚的一面。“但用户的需求在促使VoIP技术的商用性逐渐成熟。”
 
先是语音质量不过关,传输的时间会延长,说一句话过一秒后才能传到对方的话筒,而且断断续续,声音失真;而关键设备网关技术并未成熟,且价格昂贵,最便宜也要几千元钱,而现在一个四路两兆可以同时为120人提供服务的网关价格已经为780元人民币。
 
其次,传统电话语音系统是一个封闭的安全系统,而VoIP则是构建在一个公开的互通网络之上,黑客、病毒、漏洞时刻让人感到毛骨悚然。只要将你的语音打成IP包以后,如果有人放一个增设器(?),把IP包抓下来,就可以窃听你的全部语音。企业应用面临着商业机密被窃取的问题。但现在一些VoIP厂商能够采用加密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例如Cisco在一些固定高端上实施加密,而Avaya更是可以在每一个端口实施加密。不过,加密虽然对设备投资的提高不明显,但对带宽有要求,速度会减慢。
 
再者,传统话音系统经过多年的发展,稳定性达到99.999%,IP系统则相对要差很多。但这几年来,随着一些新的技术的不断推进,数据网络的稳定性也逐渐向传统的通信系统靠拢。尤其是一些有过为电信运营商提供设备的厂家,在广泛宣传其测试的稳定性达到了99.999%。
 
未来还有“不确定性”
 
这些VoIP解决方案提供商们的企业背景、资金和技术实力使得其能够挺直腰杆说:“VoIP分流传统语音是一种必然趋势。”
 
但是,当记者提及眼下那个关于“地下运营商”的热门话题,他们或多或少有些回避。无论是Cisco,Avaya,还是北电网络,都不约而同地叫道:“我们和他们是两码事。我们只是将VoIP设备和解决方案提供给企业用户的设备商而已。”
 
但是,也有人提及,影响未来VoIP市场的最大的不确定性在于VoIP的名分未定。至少在目前,一些潜在的中小企业用户担心自己上了VoIP后,将来有可能被禁止。
 
“VoIP要得到普及性的发展,取决于运营商的影响,一旦运营商正式开始作此类业务,规模和增长应该巨大。” Avaya公司的沈晓晖说,“目前面临问题主要是政策法规限制了技术的发展和应用的成熟。”



而神州数码网络业务发展部经理陈超则从个人的理解阐述自己的观点,他认为,地下运营商的存在是合理的,说明用户有相当的需求,这些人要么浮出水面成为正式的电信增值商,要么死掉。
 
地下运营商的搭建非常简单:用一根ADSL线,有一个MODEM,然后在国外做一个IP网接入,再转入固定电话即可。目前在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地IP网落地固话是完全合法的。而中国的现行政策是,只有固话牌照的运营商才有资格。其他企业和个人通过IP网络落户固话网络是非法的。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VoIP在企业内部,如果终端是IP的,是绝对不违反现行政策的,如果不是纯IP,那就可能要担心电信的脸色了。他猜测,有背景的方案提供商或者用户,可能和电信达成了某种默契和交易。
 
事实上,地下运营商也是以企业用户作为服务对象,主要是一些外贸企业,以及日、韩、美等中小企业。“当一个月的电话费用从1万多元浓缩到500元时,小企业,办事处就无法抵制这种诱惑。”一位采访对象说,他甚至认为,可以将这些地下运营商理解为小企业的小型VoIP解决方案外包,从某种程度上讲,也就是分食了一小部分边缘的低端市场。
 
神州数码陈超认为,相关政策的迟迟不出台严重影响了国内VoIP的发展,包括技术、产品、应用:一方面,使大量中国人自己应该挣的钱被国外运营商挣走,比如话费,比如广泛应用推广带来的产品成熟和技术不断研发,同时又导致中国落后于人;另一方面,国内的地下运营商因为没有规范、没有统一标准,也给国内的用户带来没有保障的服务的风险,限制了应用的推广,也影响到我们的工作方式的转变,影响到用户接受新事务,没有和国际上先进的通讯方式、方法相融合。
 
“这些话或者危言耸听,但的确是人为原因造成的,今天政府的相关政策法规没有出台,对VoIP的态度还是不明朗。” 陈超说,“ 我痛惜我们失去的金钱、时间和机会!”


采访随笔
              额外的罗嗦
                              


坦率说,接受这个选题时,我的兴奋点不在于VoIP本身,这是一个老掉牙了,但并没有人能真正定义得清楚的名词,以至于接受我采访的厂商几乎都愿意用IP通信解决方案,融合语音解决方案来加以替代。不好意思呀,VoIP太低级!
我的兴奋点在于,有人搞VoIP赚大钱了,投入只需要几百块到几千块,只要找到几家有海外业务的小企业,一个月不到成本就回来了。知道这是非法的地下运营商,但非法并不等于违法,就象非法同居,不能受法律的保护,但警察也不能抓一样。
便宜,廉价,这本来就是VoIP从诞生那天起,给自己贴上的标签。或者,VoIP最初的推出者们并没有想到,这项一度被斥为垃圾的技术,在局部时间内,在局部地区为一些人谋取高额的利润,老歌唱出了白花花的银子。
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市场有需求,技术在成熟,成本在降低,游移在灰色地带的地下运营商们和电信运营商们玩起了游击战术。“的确是非法。”一位意图去冒冒险的人反问:“难道运营商抓人就是合法的了?”
地下运营商虽然将自己定义以小企业为主要对象的VoIP服务商。但在我们的主题策划定义的企业级的应用中,属于边缘的边缘。但地下运营商的生存,在一定程度也影响到VoIP的企业级应用的低端模式。
之所以额外罗嗦这几句,一是希望有关部门赶快出台相关的政策和法规,二是希望我们不要错发展的机会。或许,当一切走向明朗化以后,VoIP会与手机短信一样大放异彩,毕竟门户网站、PC厂商、设备供应商已经开始跃跃欲试了。


 

责编:admin

转载请注明来源:VoIP廉价背后

相关文章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