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产部低调回应电话月租费取消 称已形成意见

    |     2015年7月12日   |   文库   |     评论已关闭   |    663

||2005-01-29


  一石激起千层浪——项关于“取消电话月租费”的北京人大代表提案,迅即引发了一场全社会讨论热潮,矛头直指电信产业垄断。信息产业部新闻发言人、办公厅新闻处处长王立建昨日称,信息产业部已经认真研究了李铁军的提议,并有了一个意见,但出于尊重人民代表大会和建议人的考虑,该意见将会在告知李铁军后再向社会公布。


  对信息产业部的“意见”,有专家猜测:电话月租费事关上百亿收入问题,信息产业部的意见“不会有实质内容”。


  1月25日,在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上,人大代表李铁军提议,取消电话月租费,改为按使用量收费。


  李铁军关于“取消电话月租费”的提议一出,得到不少人的支持。


  北京市律协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主任邱宝昌说:“月租费实际上是政府计划经济的产物,它的存在损害了消费者的公平交易权。”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夏业良教授向记者表示了相同的观点。他说,电话月租费是计划经济的残余。当年由于资源短缺,安装、使用电话的成本高,收取一定的月租费还可以理解,但现在还收电话月租费,“没有一点道理”。


  电信运营商迅速对此作出反应。


  “取消月租费基本不可能实现。”中国网通北京通信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网通”)内部人士直截了当地表示,月租费是用户线路日常维护必需的,收取月租费是国际惯例。


  不仅仅是网通。中国铁通北京分公司(以下简称“北京铁通”)副总经理刘增志也表示,取消电话月租费“可能性不大”。


  对运营商们的观点,李铁军显然不能接受。李铁军说,自来水公司、供电公司等同样提供管线资源,但他们就没向用户收取过月租费。


  更有专家就“收取月租费系国际惯例”的论调毫不留情地反驳说,外国确实存在收取电话月租费的情况,但那不是什么“惯例”,而是用户的选择。选择交纳月租费的用户都可获得一定的免费拨打时间,“相当于中国某些地区的包月”。


  面对社会上的反驳之词,北京网通和北京铁通依然理直气壮。其不约而同地表示:是否收取月租费,决定权在主管部门。


  “每个月近百亿的收入,谁敢说取消就取消?!”北京网通内部人员称,收取电话月租费是国家政策,涉及几亿户的固定电话用户甚至移动电话用户。


东方早报

责编:admin

转载请注明来源:信产部低调回应电话月租费取消 称已形成意见

相关文章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