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记市长公开手机之后

    |     2015年7月12日   |   文库   |     评论已关闭   |    858

||2008-11-06

10月10日,一名穿着黄色马甲的环卫工,在山西长治市东街,像往日一样拾掇着垃圾,这一天她发现了一种奇特的纸片。一张,两张,三张……红红的,很显眼,不到一千米的路,当发现第22张时,她忍不住坐到马路牙子上,仔细看了看这张比名片略宽的纸片。

纸片上写着:“长治市社会稳定安全生产联系卡,市委书记公开电话:15835566100 6010288。市长公开电话:15835566200 6010388。”背面还有一段话:“社会各界人士如发现身边、单位、周围存在影响我市安全生产和社会稳定的问题及隐患,可直接拨打书记或市长电话举报反映,也可编发短信,市委、市政府将认真逐条逐项落实解决。对有贡献人员,将酌情奖励。”

这名普通环卫女工并不清楚,整个长治究竟有多少张这样的纸片,她更没想到,这些纸片成了“十一”黄金周后全国最热门的新闻之一。

96万张?96张?

“山西长治印发96万张名片公布市委书记手机号”,10月5日,新浪、网易等各大门户网站都在显要位置转载了这条来自《山西日报》的消息。消息称,这一举措开全省先河,并引用名片发放现场一位两鬓斑白的“王大爷”的感叹:“真没想到,咱现在可以直接向市委书记、市长反映情况了。”

网上舆论一时哗然,一天之内,仅新浪一家就有千余条网友评论。众多媒体随后纷纷发表相关时评。截至21日上午,在谷歌上以“长治96万张名片”为关键词搜索,约有12.6万个查询结果。

不过很快,一份署名为“中共长治市委、市人民政府”的《公开声明》也在网上流传开。

《声明》称,此前报道有误,名片数量是96张,而不是96万张。“本着节约的原则”,市委书记和市长共印一盒名片,共100张。书记和市长各留2张,剩余96张通过各机关分发到市民手中。

《声明》还称,原有报道遗漏了以下事实:“在验收阶段,将按百分之一的人口比例进行抽查,对记不住市委书记、市长手机号码的居民,将予以批评教育、罚款。对片区分管领导将予以通报批评,并取消年终参选先进分子的资格。”

究竟是96万张,还是96张?这份多少有些搞笑荒唐的声明让事情一时显得真假难辨。

但长治市委相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证实,他们确实集中在3天时间内发放了96万张名片到“1万名公安干警、5万名煤矿工人、10万市民家庭、80万农民家庭”。这意味着,在人口达321.66万的长治,平均每3.4人就有一张。

10月10日,记者也确实在长治一运社区见证了一处发放现场:上百张名片放在门房,来往的家属可以自行拿取。一位穿红毛衣的大娘拿了一张塞进她装着萝卜的环保布袋里。一名骑自行车的中年男子拿了一张,没骑多远就扔在地上。在记者等候的7分钟里,门房“派发”出4张名片。

显然,所谓《公开声明》,是网友对长治市这项“创新举措”进行的恶搞。

恶搞还远不止于此。有网友毫不客气地把长治市委书记和市长分别称作“卡片书记”、“卡片市长”,讽刺“这些官员大概都是表演系毕业的,这是政治秀”。也有人将这一举措戏称为“史上最小形象工程”。更有人计算,“96万张名片,按照每盒印黑白的100张、12元的成本来核算,需要11.52万元人民币”,另外,“90万个电话,按每个1分钟算,市长需要不睡觉两年才可能接完”。甚至还有人盘点此举“好处”,比如,救活一个名片社;损失100斤木材、200斤纸浆;造成信访部门失业;2位公务员(书记和市长)获得职业病,听声就“喂!”;2位公务员可获新闻线索报料奖……

新热线?老热线?

但在千里之外的北京,一些研究行政管理的学者把这一举措称作“长治新政”。这是继“仇和新政”之后又一个新名词。今年年初,新上任不久的昆明市委书记仇和决定,在《昆明日报》用4个整版公布从市委书记、市长到5区、1市、8县及市直各部门党政领导班子成员的联系电话,同时详细刊登各位领导的职务分工情况。一时间,“昆明纸贵”。

10月10日上午10点,记者拨打长治书记市长公开电话,两部手机响着“Ibelieve”歌曲的铃声,要么占线,要么无人接听,19分钟后,市长手机拨通。

“您好,这里是书记市长公开电话服务台,请讲。”电话里传出一名话务员的声音。这名话务员说,她一天要接40多个电话。尽管书记市长公开电话更希望举报安全生产隐患,但打进的电话内容五花八门,有投诉宠物随地大小便的,有抱怨医院收费高的,还有询问如何补办身份证等等。

据市委相关负责人介绍,接电话的是一个“班子”,“班子”设在长治移动的大楼内,4部电话,白天3个话务员,一天三班,24小时工作,因为人手紧,最近长治移动还在招聘话务员。所有话务员工资都由长治移动支付。目前,4部电话在一个办公室,不久,会分成市长电话、书记电话两个办公室。

每个来电内容都被记录在16开的举报卡上。每天,市委、办公厅会派人来取这些举报内容让领导批示。

“10月7日这一天,市委、办公厅跑了8趟。”这位负责人介绍,从市委大院到移动大楼,走路要半小时,乘车要10多分钟。

记者采访市委书记的要求被市委相关负责人婉拒,理由是书记在太原开会,无法接受采访。但他表示,因为此事引起社会反响很大,有关部门会在10月13日至17日召开新闻发布会。但截至记者发稿,并没有接到召开新闻发布会的通知。

不过,10月15日,《山西晚报》登出了一篇报道,题为《长治书记市长公开电话台前幕后》。报道里说,长治煤炭储量占到山西的12%,有地方煤矿292座,非煤矿山412家。“特殊名片”只是长治6年来抓安全生产的普通措施中的第19项。听闻不久前襄汾出了溃坝事故,市委书记杜善学“毫不夸张,惊出一身冷汗!”几天后,又得知溃坝事故发生前早有村民举报,却长时间无人过问,他担心长治会不会也存在这样的举报死角。

于是,9月25日,派发96万张“特殊名片”的举措在一次政府工作会议上通过。当晚,长治移动即奉命连夜选定号码,安排话务员。第二日开通书记市长专线,《长治日报》随即在报眼刊出公开电话,长治电视台连续多日滚动字幕播出,政府网站也在首页挂出这一公告。

报道还称,一天晚上10点,市长张保离开办公室前,当日最后一批热线举报卡被送来。他批示完了才走。

“特殊名片”也引来一些叫好声。有评论称,把书记市长电话发到那些居住偏僻的农民、矿工手上,足以让人看到政府“真诚”二字。再说,相比公款吃喝,文山会海,印96万张名片不算浪费。

但更多的还是批评和质疑。以至市长张保对《山西晚报》记者称,“自己和老杜成国内热点了”,“压力很大”,至于是否作秀,“要看热线电话是不是为老百姓办了实事”。

“这是典型的官员作秀,是官员走到极端的极端行为,此举除了对个别打进电话解决了问题的群众,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学者毛寿龙毫不客气地批评说。

也有人质疑,既然长治市早有市长热线,为什么现在又要添加所谓书记市长公开电话?

记者10月18日拨通长治市长热线。话务员称,市长热线已开通数年,她们白天一个话务员,每天3班倒,24小时接听。最忙时,每两分钟就接听一个电话,最闲时,数小时没有电话。

至于书记市长新公布的手机和市长热线哪边更热,她坦承:“那边更热,因为它们是新公布的。”

记者问这新老两部“热线”有什么不同?她回答道:新热线在移动办公,老的市长热线在市委办公。另外,“新热线的手机能收发短信”。

热线?冷线?

从“仇和新政”,到江西省公布省长、副省长、南昌市市长手机号码,再到此次“长治新政”,有评论称,“地方公布领导手机号,长治肯定不是最后一例”,如此逻辑下去,“是不是温家宝总理,也将不得不公布手机号码了?”

很多人把这种“新热线”称作“市长热线的新变体”。

市长热线的历史已有20多年。早在1983年,武汉市和沈阳市政府就率先开通市长热线。1999年,信息产业部规定各地可将热线号码更换为12345。从此,“12345,有事找政府”开始叫响。截至目前,全国已有600多个城市开通市长热线。除了12345,还有更多行业热线,比如12315(工商)、12358(物价)等,有的城市热线电话超过100个。

“要教育一个麻木不仁的部门领导,就把他送到市长公开电话办公室接两天电话。”在第十四届全国市长公开电话年会上,一位代表称。

可人们发现,有时候,热线再多也解决不了一个老问题。热线刚开通时,一般效率较高,比较便民,但时间一长,经常无人接听,或者即使接听,也往往解决不了问题,慢慢地有些热线变成了“冷线”甚至断线。

除去市长热线,市长信箱也时常忽冷忽热。不久前,重庆市一位政协委员在打开市长办公信箱时,发现一条不到400字的回复居然出现4处错别字,引发了市长办公信箱究竟是否在糊弄百姓的议论。

比市长热线、市长信箱更热的是市长亲自接访。今年6月,广州市举行首次官员大接访活动,市长张广宁一共接下了436名群众的142份信访材料,是以往市长热线受理量的10倍。许多人非要再见市长一面才走,场面“轰轰烈烈到近乎混乱”,甚至引发了3次“骚动”。

“如果每次接访都要市长出面才能解决问题,那就是一种失败。”张广宁无奈地表示。在多家媒体的追问下,广州市政府也没有公开第二次市长接访日的具体时间。

有评论直言:昔日的市长热线做不到,市长接待日做不到,市长“伊妹儿”也做不到。昆明市委书记仇和做不到,长治市委书记和市长凭什么做得到?人人皆知书记市长电话又如何?

“这成了一种政治痼疾。”中国人民大学制度分析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杨波博士分析。

“现在官员问责制,让当官成为风险很高的职业,‘长治新政’是出于应急处理、政府创新理念所需。”但这些创新“理念大于技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效果”。

更有学者直言:市长热线是一种历史的倒退,是典型的人治。如果真的依法治市,应该从取缔市长热线开始,立足制度本身,解决民意“肠梗阻”病根,该哪个部门的事哪个部门就去做,不要被一根电话线绊着,不要做二次安排。

但也有专家从更乐观的角度解读这种现象:“在中国当今政治文化未能彻底改变权力一言堂的态势前,进步的一言堂也许应该承认其价值,在未能改变官本位之前,进步的官本位也应有其积极意义。”在除不尽“行政乱草”前,不要抱怨地方政府的一点点创新。

10月10日,记者在市委大院附近一家报亭买了当日的《长治日报》,卖报人指着报眼的位置说:“看,登有书记市长公开电话了!”

在这家报亭的旁边,有一块大石头做的长治地图,石头上写着红色的大字:“让党和国家的声音传入千家万户。”大石头旁边一块小石头上则写着:“声声入耳、屏屏生辉。”

责编:admin

转载请注明来源:书记市长公开手机之后

相关文章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