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通申请退出寻呼业 谨慎制订用户善后措施

    |     2015年7月12日   |   文库   |     评论已关闭   |    722

||2005-03-21


  “联通目前已经上报了其退出寻呼业的申请,我们正欲对此进行处理。”信息产业部电信管理局某负责人在接受《通信产业报》采访时向记者证实了此前有关“联通欲退出寻呼业”的传闻。


  事实上,早在去年年中,信息产业部就批准同意联通关于191/192无线寻呼网络调整和终止对外服务的方案。联通“战略性”退出寻呼业之心已经显现。


  据消息人士透露,此次联通上报的申请,“已经非常周详地列出了退出机制及善后措施”。对联通而言,由盛而衰的寻呼业,让联通不得不理性面对,谨慎抉择。


  退出方案


  从信息产业部电信管理局传递的信息来看,联通在申请中承诺要对“寻呼用户转移到手机短信上”给予最好的服务和合理资费,“作为政府部门,我们认为只要处理好用户端的问题,退出寻呼业对联通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上述负责人表示。


  有专家指出,新应用取代已过时的技术是市场所需,随着寻呼用户的逐渐减少,和手机用户的大幅度增加,运营商已经不能保证再在寻呼业务上投入过多的人力、物力和资金,技术升级和更新更是不太可能。


  联通退出寻呼业似乎成为必然的选择。


  联通福建分公司客服发展中心负责人何桂东坦言,继2003年信息产业部批准关闭191、192号段后,福建联通就一直已向联通总部提出战略收缩报告。据何介绍,为了更好地过渡剩下的寻呼客户,一些地方联通早已开始努力引导使用户使用其他通信产品,同时,采取包括资费优惠、寻呼机换手机号等各种转型业务,也纷纷推出。


  联通一内部人士告诉记者,2004年联通在寻呼业务上实现的营业总额,是在数倍于这一数字的设备折旧及大量运营成本投入的基础上实现的。“由于许多基站老化无法维护,加之租用的卫星信号时常出现故障,寻呼信号问题不断。”


  据悉,在申请中联通提到,可能会采取分阶段、分步骤的方式,比如先处理126、127的频段,再处理其他,但退出的前提是让用户满意。


  积重难返


  事实上,中国联通寻呼业务的发展可以视为中国寻呼业务发展的一个缩影。


  在原中国电信的投资下,1998年动工的198/199全国高速寻呼网络于2000年完成,这个投资达20亿元的网络立即成为国内最大的寻呼网络,覆盖全国300余个地级城市和1700余个县级城市。而在2000年顶峰时期,中国联通198/199全国高速寻呼网络的用户一度达到了4500万,当年实现新增客户1200多万。


  然而好景总是不常在,受到大环境的影响,中国联通198/199全国高速寻呼网络的用户数不断下滑。据联通2003年的年报显示,联通净利润42.2亿元,下降了8.3%;每股盈利也从2002年的0.366元下降为0.336元,有分析人士指出,寻呼业务已成为拖累其业绩的沉重包袱。


  早在2000年,摩托罗拉等通信巨头意识到寻呼业好景不长,纷纷从基站传输、终端设备等寻呼产业链全身而退,转型开发其他产品,导致寻呼信号覆盖逐渐缩小。另外,由于技术体制及频率方面的原因,在信息产业部历时一年半的旨在保护民航无线电专用频率不受干扰的专项整顿活动中,全国又有近三千个无线寻呼基站被予撤销。


  尽管在这一过程中,联通想尽了办法,包括引入信息寻呼的概念,不断挖掘潜力,探索赢利模式。但在“用户寻之不来,亏损却呼之不去”的局面之下,联通寻呼,举步维艰。


  “寻呼”寻路


  信息产业部无线电管理局副局长谢飞波在接受《通信产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联通退出寻呼业,相应频段就会退回,但他同时强调“联通退出寻呼业,并不意味着寻呼业务的停止,如果寻呼业不停止,那么这个频段将继续使用,这取决于寻呼业下一步将如何运营。”


  而事实上,对寻呼的发展联通曾有过清醒的认识,早在二年前,联通寻呼部负责人就曾指出,寻呼是一个高速运转的平台,这个平台也是一个信息集散中心,如果能建立起自己的内容库,并生产相应的大容量终端产品,寻呼业才能真正实现从“呼叫找人”向“信息服务”、从单纯寻呼向增值业务的转型。此后,联通寻呼先后与人民网等媒体和网站建立了合作关系,拉开了新资讯业务的序幕。但最终依然“无疾而终”。


  此后,卫通收购联通主营无线寻呼的子公司——联通国脉,又被业界认为是欲重振日渐没落的寻呼业务,但公告显示,国信寻呼承诺在收购股权过户完成之日起的6个月内,将斥资322万元回购联通国脉目前经营业务码号为“198”及“199”的全国性寻呼网络的业务以及相关资产。可见,卫通此举完全是为了“充分利用联通国脉在数字集群通信等方面的资源优势”和“作为上市公司具有资源配置功能,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寻呼资源依然完整“交还”联通。


  有经济学家认为,寻呼行业属新经济范畴,且与信息技术的核心技术相连的。但时世变迁,如今寻呼却难以担当“新经济代表”的角色,功能远不能与手机相比。


  根据摩尔定律,同一芯片每过18个月,速度就要增加1倍,技术更新换代无可避免,寻呼业就不幸扮演了这样一个被淘汰的角色。


  寻呼的历史 “历史”的寻呼


  无线电寻呼系统是一种单向传递信息的移动通信方式,而寻呼机实际上就是一个信号接收器,它用来接收由寻呼台发出的寻呼信号。


  无线电寻呼的英文为Broadcast Paging。1948年,美国贝尔实验室研制出世界上第一台寻呼机,取名为Bell Boy。1951年,美国纽约市开办世界上第一套寻呼系统Bell Boy寻呼系统。1962年,美国贝尔实验室将它的寻呼系统改造成了自动寻呼系统。1965年,美国研制出了数字式的寻呼系统。这样,不仅提高了编码速度,而且也提高了抗干扰性。这时的寻呼机已能接收并显示数字和英文字符,可以传送简单的短评代码,使得寻呼机不仅有声音信息而且能显示数字代码信息。


  在这一寻呼系统发展的初级阶段,由于无线电寻呼系统大多采用的是模拟技术,寻呼机又是采用由电子管等元器件做成的,不仅体积笨重、耗电量大,且功能简单,这使它的发展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因此这一时期的寻呼市场非常狭小,只限于少数寻呼系统。


  进入上世纪70年代后,科学技术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微电子技术及大规模集成电路技术日趋完善,数字通信技术和微电脑等先进技术也相继问世。这些新技术的使用,为寻呼机的大规模推广奠定了基础。


通信产业报

责编:admin

转载请注明来源:联通申请退出寻呼业 谨慎制订用户善后措施

相关文章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