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l台小姐的最后时光

    |     2015年7月12日   |   会员服务   |     评论已关闭   |    965

||2005-04-13


Call台小姐的最后时光










  3月底,昔日拥有世界上最大、最完善的寻呼网络和用户群体的联通,其“欲退出寻呼业”的申请得到信息产业部的证实,不少人预测,曾经风光一时的寻呼业即将寿终正寝。


  上星期五,玲子去call台值夜班。她在目前以股票机业务闻名的“易达寻呼”台当领班。
  玲子今年26岁,10年前,她初中毕业,作为知青子女回到上海。那是1995年,玲子听人说call台小姐上班轻松,工作又体面,唯一的要求是会用五笔输入中文,速度要快。


  玲子当时还没有接触过电脑,她狠心花了几百元买了一台“小霸王”打字游艺机,每天坐在电视机前,将屏幕上叼着中文字的鸟儿一只只打落。


  玲子以每分钟输入120个中文字以上的速度通过了寻呼台的考试,她成了一名Call台小姐。不过,那时候要进最大的“国脉”,没点关系是不行的,幸好市面上遍地都是寻呼台,玲子选了离家最近的一家——这家寻呼台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关门了。


  玲子并不关心“联通何时会退出寻呼业”,因为谁都知道BB机迟早会退出历史舞台,她和她的一群小姐妹仍然在工作,“即使寻呼行业没有了,总有地方会需要寻呼小姐。”


  下午1点,玲子进了话房,那里的进门制度依然和从前一样森严。玲子在更衣室换了一身粉红色的大褂——她觉得这身衣服有点像护士服。


  下午,寻呼班组一共3人当班,她们坐在可以同时容纳100多个工作人员的大厅里接电话,人少、空间大,更显得声音空旷。


  若是换作几年前,这个时候,大厅里总是座无虚席。300多个小姐,“你好”,“先生贵姓?”,“回电还是留言?”此起彼伏,连上厕所每人每天只允许离开座位两次,每次不超过6分钟。


  “我们寻呼这块儿现在总共也就十几人,年龄最小的20岁出头,几乎全都当妈妈了。”
  寻呼业不景气之后,大部分人都忙着自寻出路,玲子所在的“易达”早早地开始发展股票机业务,这才硬朗地挺了下来,而玲子也经过了几次大浪淘沙——她先后跳过几次槽,从小寻呼台跳到大寻呼台,从要倒闭的跳到已经开始转型的。


  夜班从晚上9点开始,几间大的话房灯都暗下来,玲子一个人坐在小房间里。她花了好久才攻克了“怕黑”的难关,不得不习惯一个人值夜班。


  “从前可不是这样,一个晚班37人一起接电话,热热闹闹一夜就过去了。”现在,一晚到天亮,电话也接不到百个,为了打发剩余时间,她只好又开始练起五笔打字,那是熟悉的一段:


  “看,公司的一角有多美,园中的百花在争芳斗艳,那杜鹃花、牡丹花、月季花放出一股股扑鼻的浓香……”
  “咔咔咔”,打字声在寂寥的话房里回响,玲子想起了10年前她刚练打字的时候,转眼,最美好的青春都已经交给了这个行业。


BB机就这样被我们爱与不爱 -文/记者陈海燕 摄影/周雷 赵枫


1948年,一款名为“带铃的仆人”(Bell-boy)的呼叫寻呼机在美国的贝尔实验室里诞生。
  1984年,上海邮电首次引进寻呼业,全国用户仅4000。
  1998年,全中国的BB机用户突破6546万,名列世界第一。
  ……
  寻呼机在上海历经20年发展,从辉煌到陨落,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国脉的第一批小姐


  10多年前,能在“国脉”当上Call台小姐,是件极其体面的差事。


  现任国脉呼叫中心座席部副经理的麦海岚,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当年的招聘考试:“第一批Call台小姐,学历要求高中以上,中文五笔输入每分钟不低于70字。”通过后才能参加第二轮文化考试,一张卷子上有历史、地理、文化、语言等大量选择题,时间紧张,很多人都做不完,最后还要面试,领导一对一地谈话,听你的声音,看普通话是不是标准,会不会上海话,现场应变能力强不强。


  麦海岚那年应聘,1000多人考试,最后留下一二十,她的好多同事,都是高考差几分落榜的,而且,美女如云。后来公司里搞活动,Call台组建的模特队备选人数多得“”出来,公司有什么活动从来不需要从外面请迎宾小姐,到Call台,“随便挑挑都是一大把”。


  看麦海岚,甜美的嗓音,透笑的眼睛,当年的风韵犹存。难怪当时的Call台小姐被当作男士们恋爱、结婚的上佳选择——年轻漂亮、工作稳定。上世纪90年代初期,在大Call台工作的小姐工资接近2000元,比起今日经受煎熬、备感压力的小白领,日子不知道要好过多少。


被辞退要流眼泪


  1998年,寻呼业达到高峰,当时的国脉,Call台小姐人数过2000,用户超过了100万。


  易达寻呼的徐台长记得很清楚,当年每到毕业生分配时,中专职校都会送来一大批孩子充当实习生——当时有好多学校设专业培养Call台小姐。虽然那时的招聘已不再强求高中以上文凭,但由于“各地参观考察人多,外加上频频接受媒体采访”,形象总要过得去。


  麦海岚说,她们当年工作都是极其认真的,打错消息、接到投诉都要扣工资,时时刻刻害怕丢了工作,“哪像今天的孩子,说不干就不干。”


  当时,徐台长手下有小姑娘因为不能胜任工作遭淘汰,就会哭着来求情,“思想工作都要做上老半天。”


  当然要严格把关,90年代初期,很多地方Call台小姐一签就是5年,后来才慢慢转成3年、1年的。


“Call台先生”的登场与落幕


  1998年,易达率先打出“招聘寻呼先生”的旗号,引来媒体争相报道,大家都称这是打破行业规则的创举。曾经与第一批Call台先生共事过的


  Call姐小苏说:“他们十几个男人混在百来个女人中,和女生一样接电话,一样说那几句话,几乎没有什么优势。”


  当时,的确有人一听Call哥情愿挂了重打。也有时候,Call台先生能帮Call台小姐作挡风墙,比如应对夜间接入的骚扰电话。


  当时的Call台小姐态度也不一样,不欢迎的说这是在“抢饭碗”,欢迎的,觉得多几个男性进话房也蛮好,权当是“调剂”。


  这些Call台先生后来最长的也就坚持了一年,慢慢地就都离开了寻呼行业。但是,从此男接线生开始大量出现。


  今天我们打电话保修、咨询,甚至接到电话销售,听到男声丝毫都不会奇怪。麦海岚认为,男生在处理超过简单寻呼的其他业务方面有自己的优势。


Call台小姐的“小本本”


  到2000年,寻呼业走下坡路,随着手机的普及,BB机用户不可避免地开始萎缩。


  迅速的衰败从Call台小姐的“记账本”里就可以看出。(Call台小姐几乎人手一册“公分单”,自己记录每天接电话次数,以此计算当月自己可分到的奖金数额。)


  2002年4月6日,小张本本里当日接电话数写明914个、2003年783个、2004年625个、今年320个(还未排除因人手减少单人接听电话数目增加的原因)。


  从前台里还要压指标,一个月必须接满15000个,多出的部分按每个2分钱算作奖金。


  “好的时候,那根本不算什么,我的月历史最高记录有过31197个。”越到后来越不行,用户不断地减少,寻呼台也就跟着不断地降,但是指标下降的速度永远赶不上用户减少的速度,“只记得最后一个指标是8000个/月,最后就干脆取消了。”


  现在,每月不设指标,能接多少算多少,单价涨到5分钱,算奖金,但是,即便这样,收入还是没有从前好,寻呼小姐的月收入目前在所有从事相关接听电话的行业中处下游。


  麦海岚说,当年最早一批Call台小姐因为素质较高,很多都转型成了管理人员,中途也有人跳槽,好一点的下海经商,成了老板,差一点的,在各大公司从事文秘行当,现在都成了元老级人物。


  当然,后来的Call台小姐都对口跳到其他接听电话的行业,比如我们熟悉的100001861,或者各种保修服务热线、电话定购热线,甚至是电话销售。麦海岚现在任职的呼叫中心就是从事这种商业呼叫服务的。


从骚扰电话到订奶电话


  不过,这些留守的Call台小姐现在的日子也并不难过。电话少了,她们乐得轻闲,不用再像从前一样三班倒,轮到晚班的机会都不多。


  从前中文机流行时,逢年过节电话要接到嘴巴发干,手指发痛,晚上还会接到各种骚扰电话,“小姐,侬声音老好听,陪我聊聊天。”


  有时,仅仅为了向客人解释为什么不能发送诸如“你不得好死”之类的短语,就要花上老半天时间。对付情侣之间的留言也要有技巧,一般而言,肉麻级的表白最多发到“我想你,我爱你,我亲你”为止,碰到再深入一点的,Call台小姐常会礼貌地打断:“要不,您亲口对她说吧。”


  也有开心的时候,到了节日,有人自己编些富有创意的打油诗送给亲朋好友,碰到好的,她们会抄下来,自己用,或者应付下一个希望“随便发一条祝福”的人。


  不过,现在仍然使用BB机的人大都属于“言简意赅”型。比如,医院要call医生,通常只留一个分机号;要求维修的会说“马桶坏了”或者“人关在电梯里了”,“话”最多的是各大超市便利店门店的工作人员,他们每天下班前都会通过BB机向总部报价,Call台小姐现在接到最复杂的留言恐怕是要求订牛奶的:“××酸奶2盒,××果粒酸奶5盒,××鲜奶、××可可奶各8盒,草莓酸奶3袋……”


  2002年底,我国电话用户总数达到4亿多户,其中,移动电话用户突破2亿户大关,而全国无线寻呼用户减至1973万户;


  同年,生产中国市场上第一台BB机的世界最大寻呼机生产厂商摩托罗拉公司停止生产和销售传统寻呼机;


  而联通的寻呼业务,连续几年的净亏损均都在1亿元以上。


我用BB机那一年---文 /陈海燕 花一华


call台小姐身价高


  老朱 1990年用BB机 1995年改用手机


  念大学时,大哥大还是港产电影里老板的专利,学生若能在腰间别个 BB机,那简直就是“有能耐、有实力”的象征。我们班大一时就有个在外打工的男生用 BB机。全班乃至全系的人都认识他,觉得那个家伙很厉害,搞得很大。当时上课,大家只要一听到他 BB机响,就会自觉回头,看他大摇大摆在众目睽睽下跑出教室回电话。


  BB机那么“扎台型”,Call台小姐“身价”自然也水涨船高。记得有次聚会,某同学带来他新交的女友介绍说:“这是我女友,‘126’的Call台小姐。”顿时,在座所有人都感觉无比 添彩,席间纷纷借机搭讪,频频向她敬酒。


数字机时代流行数字恋爱


  小刘 1994年用 BB机 1997年手机、BB机并用后淘汰后者


  94年, BF送给我一台 NEC的数字机,当时的 BB机行价近千,奢侈程度和现在的恋人互赠钻戒差不多。


  数字机时代回电都用代码,买 BB机时,店家会随机附送一本百家姓代码小册子。有的机器更高级,居然有 200个常用短语,那时我天天带着小册子,每次有人呼我,就从包里掏册子对照,视为暗号。


  后来,嫌短语麻烦,一律改用数字。当时我和BF每天上班都要用单位电话向对方频繁发送打情骂俏数字若干,到现在这些数字的意思我还记得:530我想你,888我很好,3207778想和你去吹吹风,000吻你,201314爱你一生一世,570我气你,333我爱你……995


听说BB机是给牛用的


  阿军 1995年用 BB机,4年后用手机


  中文机流行时,我足足过了半年多馒头加酱菜的日子,然后才咬牙拿出2000元。当时有中文机的人很拽,我告诉别人号码时常常后面会拖一句“是中文的哦。”


  寝室里的哥们因为看不过我这神气劲儿,曾经合伙“整”过我一次。一天下午,我收到一个传呼:“阿军,今晚10点我们在5号楼边的篮球场见,有重要话和你说——琳琳。”我一看留言,心头不禁热乎,“琳琳可是我心中的女神,莫非她对我有意思?”那晚我从10点一直等到第二天天亮,琳琳却始终没有出现。上铺那哥们见我垂头丧气回宿舍,终于忍不住大笑:“怎么?没等到你的女神啊?”我这才恍悟:被耍了!


  后来在报纸上看到条新闻,说在英国,BB机是供农夫挂在牛脖子上、防止牛走失用的。那条消息对我刺激很大,虽然当时我用的BB机很漂亮,透明壳子,属个性化配置,但之后我再也不敢把它当宝贝一样天天别在显眼的后裤袋里,深怕别人看不见了。


骚扰Call台小姐一等奖


  范范 1996年买BB机,一年后遗失 ,改用手机


  我们当年曾经搞过一个比赛,大家轮流拨电话,看谁能和Call台小姐通话时间最长。
其实骚扰Call台小姐是件技术活,并非所有人在行。最差的人喜欢直截了当地说“小姐,能不能陪我说会儿话”,这种人铁定时间最短,倒数第二名的略动了脑筋,“啊?小姐,听不见……你大声点……再大声点。”


  我当年是排名第一的,具体招数如下:“小姐,我想送我女朋友一段歌词。”“你说。”“我得唱,不然背不出。”“你唱。”“你永远不懂我伤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像……不好意思,下一句是什么?”


“像永恒燃烧的太阳。”
“哦,你永远不懂我伤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像永恒燃烧的太阳……不好意思小姐,我没唱好,你让我再重来一遍。”
……


歪想:如何让BB机发挥余热?


最可行方案
当闹钟,当手表,行夜路时还可以当手电筒。
次可行方案
绑在小狗腿上,有事呼它
限量版适用
打架的时候当板砖儿
仅适用于早期身材较魁梧的BB机
无法实现的想法
申请频率,自己建Call台,呼狐朋狗友
将BB机改装成定位跟踪仪
将BB机改装成倒车雷达的显示屏,还是无线的


解放日报





责编:admin

转载请注明来源:Call台小姐的最后时光

相关文章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