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I系列人物专访:黄式权

    |     2015年7月12日   |   标杆展示   |     评论已关闭   |    955

||2004-08-13


CTI系列人物专访:黄式权

  黄式权,一位来自香港的CTI同仁,经历了二十多年的行业变迁。从香港到大陆,从电信局职员到主板公司经理、从创建CTI技术应用公司到电信增值内容服务商,其经历了太多太多。读读他的故事,许多人或许可以找到自己创业的影子…


 



  作者:黄先生,我们认识很多年了,但对您的经历其实也不是很清楚。所以你能不能从头说起,在香港你为什么做IVR这一行?之前又做什么?
  
  黄:好,我在香港做IT通讯行业有很多年,我是77年从大东电话局开始的。当时香港的电信体系是所有对外的电信都交给英国,本地的通讯就是香港公司自己来做,后来才合并在一起。当时我是在一个很低层的层面,负责电传机,operator。当时我们用的系统算是当时很先进的一个管理系统。做了一段时间以后,觉得这个职位对我的人生目标来讲太低了。


  作者:当时你多大?


  黄:我现在47岁,那时是77年,应该是20岁。在进大东电信之前我在电视台工作了两年,就是香港无线。当时我中学毕业后,一边工作,一边读一个夜校的电信工程课程,读了两年就去了大东。做了一段时间,差不多一年多,我就觉得这工作对我不合适。那时很传统,与我做同一个工种的人,水平比我差不多,工资却很高,还有很多的假期。那个行业当时就是熬年头,其实跟打政府工是差不多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那时我对电脑有兴趣了,我买了一个四位的单板机来学习,挺好玩的。


  作者:那你自己也是会编一些语言什么的吗?


  黄:对呀,后来我就与人合伙去卖电脑。那时还在大东里做事,兼职卖电脑。当时算是很超前的啦。后来我在卖电脑的时候认识了美国Commodore公司的人。他们说你卖电脑这么幸苦,还不如来我公司做事算了。所以我就离开了大东,以后一直就在做IT行业。先是做PC机,后来做一些软件的开发。一直到85年,我就开始进入一个新的领域,叫Mother Board,也就是主板。


  再说我吧,我到那家做主板的公司后,公司生意发展得很快,都超过两个亿了。我们主要是用Intel的CPU做主板生意。后来有一个转折点,就是在CPU286 的时候,AMD出现了。原来Intel的CPU很抢手,是配送的。要你来求它,而不是它来求你。主板的工艺很简单,以前是很多的芯片分散在一起,后来集成度越来越高,只用一两个芯片了。主板变成了很多公司都能做,门坎很低的一个行业。因此一些公司都搬到国内去了,为了降低成本。但是我们公司没有搬,只是由于公司的生意很大,高层中层的管理花销很高,所以作为高级副总裁的我,就必须要考虑下一步该怎么走?于是我就想到要挖掘出新的发展方向。对,你也应该知道,那时我认识了台湾的David,也就是后来去了泰国曼谷的David。那时是九十年代初,他来香港的展览会摆摊,产品是台湾的Telelink卡。当时虽然这是一个制作很粗的传真的卡,但我就觉得这是一个新的方向,所以我就抓住这个机会,成为总代理。这也算是进入了CTI行业。


  当时我第一个项目是做了一个家居传真会,当时我理念是这样的:就是发展一些会员,送你一个传真机,送给你的条件是什么呢,就是每天收我四张的传真,同时把你家庭的状况告诉我。我可以按照广告商的要求发给你一些其它的软性的东西及广告。所以我就利用Telelink卡,把这个网络搭起来,建立了一个系统。


  作者;那你们的回报就是从广告商那里得到的吗?会员最多时发展到了多少人?


  黄:是的,收入来自做广告的厂商。会员最多时差不多五千人吧,起了这个头以后,我就没有亲自做了,就交给了其它的人做。


  后来我渐渐觉得做系统本身由于更新的比较快,所以竞争很激烈。但是服务性的东西由于永远有用户在,所以一直都会保持下去。那时候就产生了要去做服务的念头,但一直没有实现。


  95年时,我看到仅仅在香港发展是很不够的了。因为香港太小,空间已经被激烈的竞争压缩的太小了。我看好了大陆,所以开始去筹建了鑫运公司。


  当时我也没有全身的投进入,两边都在忙乎。但从做市场来讲,我的愿望没有改变。


  97年时,鑫运公司还是很成功的,主要业务是利用NMS卡为河北电信提供166语音信箱系统。那时中国的CTI行业才起步不久,竞争不是很激烈,生意比现在要好做的多。


  作者:现在CTI生意越来越难了,竞争也激烈了。那你从鑫运出来后,做了现在这家全天通公司,谈谈感觉吧。


  黄:感觉非常好,全天通是韩国Omnitel公司在中国的合作公司。本身从创意到技术力量再到财力来讲,都非常好。当时我有机会认识他们以后,就觉得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他们有这么好的经验,可以想到一些我们不能想到的东西。所以从2002年5月份过后,就开始做了。在韩国打世界杯时,就开始筹办这个公司了。


  作者:增值服务这一块,是不是韩国走的比中国早?


  黄:绝对的早。因为据我的理解,这本身是从金融风暴以后出现的,还处于发展之中,并且韩国政府也给了很大支持。金融风暴后,许多韩国人出来自己创业,思路相当活跃,政府也给予了很大力度的扶持。


  作者:那为什么韩国在金融风暴以后,那么多人出来,是不是因为公司裁员了?还是主动离职创业?


  黄:我感觉这里面两个因素都有。韩国增值服务的推动力都是在中小企业。SKT 和LGT根本没有增值服务的创意,而是吸引中小企业去开发。


  这个就是说明了一点,他们很好的利用了中小企业的创意。所以从中国角度来讲,韩国是很好的一个模式,对我们是很有利的一个借鉴。2002年底,我去韩国考察,当时我的思路就是从小开始。我们就利用我们的一些优势把中国以前没有的东西带进来。


  作者:在中国整个推出彩玲业务是什么时候?


  黄;去年5月份第一个推出。当时开的是杭州,一下子不敢开得太多,但是一开出来非常成功。说到彩玲背后的创意故事也是很有趣的,在2001年,当时很多香港的手机用户拿香港的手机漫游到深圳,回铃音是由当地提供的,他们在香港的亲人和朋友一打电话就知道他们在深圳。一些人有个人隐私,就跟香港移动通信运营商抱怨。运营商就开发了一个技术系统来放香港的回铃声。


  那个时候NMS到韩国跟SKT的人聊起这个故事,大家一想,既然统一放回铃声,为什么不能放音乐呢?于是就开始研发音乐彩玲。2002年的3月份SKT就开始做了,一下子许多SP峰拥起来做这个项目。


  作者:这个应用在韩国兴起以后,你们是怎么去宣传这个项目的?让中国移动也接受这个变化,把国家标准的回铃音改变成音乐?


  黄:我们就是做试验呗,并宣传韩国所做的一切。大家也都能接受。现在中国也开放了,能赚钱就行。第一期的彩铃都是由IN实现的。


  作者:你对短信业务怎么看、对企业短信业务怎么看?


  黄:我们未做短信,我们只是在传统的基础上,把短信做为一个工具来使用。彩铃现在也在做企业彩铃,比如一个企业给所有的员工都统一定制了一个彩铃,相当于企业形象推广。员工的彩铃月租费由企业来付,但员工也可以自己定制彩铃。


  作者:现在最近又有彩话这种新的增值业务推出,您觉得彩话会有彩铃这种市场吗?


  黄:彩话整个贯穿在通话之中,肯定没有彩玲这么广的市场。不过结果谁也预料不到。广东移动已经开了彩话,正在做试验。市场反应有待观察。


  作者:现在移动的电信增值风风火火的,在固网上中国电信会不会做彩铃?


  黄:这里有两个方面的问题。我感觉一个是固网的电话是一个集体行为,不像移动电话属于纯个人行为。要确定什么样的彩铃谁说了算?第二固网的交换机的IN较弱,所以市场预期不好。手机是很个性化的,与固网天生有差异的,但小灵通市场是非常适合做彩铃。


  作者:现在的中国电信的增值业务好像是第一次对香港澳门开放了,好像是香港澳门的运营商可以进入中国,经营电信增值业务。那么现在香港的电信增值服务市场,您了解吗?可不可以介绍一下?


  黄:这个比较欠缺,因为我很久没有关注这个市场了。因为我刚才也说,香港这个市场很小,不过香港是一个很自由的社会,服务来说做得还行。从移动增值服务来看,从报纸上也可以看到,3G也已经在香港开通了,反应不是很好。内容没有太多的突破性,比如有吸引力的是看Video,手机上看一些短片。其实这些我们在韩国也做。


  作者:韩国好像就是CDMA?


  黄;对,韩国号称是第一个把CDMA发扬光大的国家。CDMA以前是美国军方开启的,后来转为民用。


  作者:您对CTI怎么理解?在网络技术逐步成熟之后,CTI的概念会不会慢慢地消亡?是否可能以后CTI会退出历史舞台?


  黄:我觉得看你怎么看CTI了,CTI本身也是一个概念,其实它实现的手段是根据网格与技术的更新不断的改变过来的。但是它的精神还在,我这样去理解。因为CTI是C与T结合起来,在以前C与T是分开的,我觉得结构还是存在的,只是现在的模式发生了变化。所以我觉得这个理念还是存在的,不会因为技术改变而退出。


  作者:谢谢!



CTI论坛

责编:admin

转载请注明来源:CTI系列人物专访:黄式权

相关文章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