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急救中心骚扰电话激增

    |     2015年7月12日   |   文库   |     评论已关闭   |    799

||2004-09-16










  新华网乌鲁木齐9月14日电 自1998年乌鲁木齐市红十字急救中心120急救电话开通以来,骚扰电话就一直影响着急救中心的工作。在线路忙时,还会涌塞线路,造成真正的呼救电话无法及时接入。2004年上半年,骚扰电话激增,急救中心所接的97357个电话中,有89223个是骚扰电话。


  50%的骚扰电话来自小学生


  8月27日下午5时左右,记者走进120急救指挥调度中心,3位工作人员接听着此起彼伏的电话,却没有一个是真正求助的。张海霞一分钟就接到一个小女孩的3个骚扰电话。在接到第一个电话时,张海霞听见对方一个劲地“喂、喂”,便关切地说“小朋友,你有什么事,你家里有大人吗,请让家长说话。”电话被挂断。对于小女孩又打进来的两个电话,张海霞仍耐心地接听。


  记者问张海霞为什么对小女孩这样耐心,她说:“对于每一个打进来的电话,我们每个工作人员都以认真的态度对待,决不掉以轻心。对这个小女孩的电话,我首先考虑的是不是她家真有什么事,她一时说不清楚,同时我还想说服她不要继续恶作剧了。”


  急救中心调度科科长姚红告诉记者,骚扰电话中有一半是小学生打来的。开学期间还有“规律性”,每天下午5时到7时是高峰期,放假期间,任何时间都有这样的电话,仅8月25日的573个电话中,就有500余个是学生打的。让工作人员工作非常紧张、疲惫,一天下来嗓子都哑了。


  下流骚扰电话多在凌晨


  每天凌晨零时至3时,是下流骚扰电话的高峰期。这类电话主要是一些男青年打的,骂人、说不堪入耳的下流话。对于这样的电话,120调度指挥中心的设备虽有屏蔽功能(即在短时间内拒绝接听同一个电话),但这些人似乎很了解此功能,过了间隔时间又“坚持不懈”地打,有的人甚至“坚持”十几天、一个多月。


  接到这类电话,工作人员的心情是怎样的呢?今年刚到这里工作两个多月的张海霞说起一个月前的一段经历:“晚上我突然接到一个下流电话,我就挂断了。对方又拨通电话,说要向急救中心的领导投诉我。接着又冒出一串下流话。”说到这,张海霞几乎说不出话。之后,她解释说“我首先感到自己受到了莫大的羞辱,同时也担心他会颠倒黑白地向领导投诉我,怕刚工作就闹出什么纠纷。”


  在此工作了多年的支建丽,对下流骚扰电话经历了从愤慨到平静的过程,她说:“刚开始时,气得我回家连话都不想说,现在‘麻木’了。每一个电话都可能关乎到一个生命,马虎不得,更不能因此影响情绪。” 姚红气愤地告诉了记者几个长期打下流骚扰电话的电话号码:2646487、3101434、3108774、3820754、6884504、8787204等,她希望媒体对此曝光。


  “无聊人”打骚扰电话取乐


  记者还听了一段两天前打进的骚扰电话的录音,打电话的是一位男青年,他先是“泣不成声”地求助,至于说的是什么“语种”没人能听懂,忽然“哭声”戛然而止,变为一阵得意的狂笑。之后他再次打进电话,说自己“太无聊了”。


  给急救中心打“无聊”电话的还有,安装了固定电话、买了手机,试电话的;家长教孩子学说话、学打电话的人。


  骚扰电话扰得120急救车满街转


  有个别人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打120电话,编造救助故事,而且能将故事编得合乎逻辑、严丝合缝,这样的电话时常骗得120急救车满街转。


  姚红介绍说,对于接到的急救电话,医务人员在立即出车的同时,还在行车途中与打电话者联系,核实情况。打这类电话的人也很有“心计”,他们在急救车未到时,一直接听电话、“回答问题”,但当车到了后,就不再接电话了。


  姚红在今年4月13日深夜与两位同事就经历了这样一件事:一位男子声称妻子在马路上被楼上掉下的砖头砸伤,血流不止。急救车立即出动,到了他所报的地址红旗路,找不到受伤者,又与之联系,对方又说在东方100商厦旁。姚红以为对方受刺激一时乱了方寸,车又按着他指的方向开去。一会是新华南路,一会是新华北路,姚红不停地与对方联系。车在路上转了半个多小时后,对方大概是“玩累了”,不再接电话了。他的电话是8992117。


  有心理问题的人打120


  一些有心理问题或是遭受了什么挫折的人也时常给120急救指挥中心打电话,有的说要跳楼、有的要割腕、有的说没法活了……


  医办主任王晓静介绍说:这类情况本不该出急救车,但为了防止意外发生,不得不出车。


  比如,一天晚上东风路有一女青年有气无力地给120打电话,说自己活不了了。急救车开往现场,这位女青年门户大开,躺在床上,只因炒股赔了钱,一时想不通。王晓静劝解了近一个小时。


  还有一个女青年在一段时间内十几次想自杀,每次都给120打电话,急救中心每次都出救护车。


  希望以法律的手段解决骚扰电话问题


  乌市红十字急救中心党支部书记周鹏介绍说:骚扰电话严重影响了120急救中心的正常工作,这在全国也是一个带有普遍性的问题。为解决这些问题,贵阳、成都等城市都出台了地方性的法规,对打骚扰电话者进行经济处罚、追究法律责任。


  他还介绍说,乌市最近也在起草《院前急救医疗管理规定》,希望以此来保证急救中心的工作不受干扰。


  他还呼吁:通过新闻媒体对骚扰电话号码的曝光,学校、家长加强对孩子的思想品德教育,来遏制这一现象的蔓延。同时,他还建议:社会上多开通一些心理咨询热线,使有心理问题的人,不良情绪得以宣泄,得到帮助。


新华网





责编:admin

转载请注明来源:120急救中心骚扰电话激增

相关文章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