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语音杂志”说起

    |     2015年7月12日   |   文库   |     评论已关闭   |    882

||2004-11-30



通信市场就像个名词加工厂。前阵子大家还对“短信狂人”、“MO手机上网”、“烽火雅典”等津津乐道,这不,如今又蹦出个“语音杂志”。而且这个“语音杂志”的来头还不小,是全球移动通信的老大中国移动倾力伸到“听”的市场的一只触角,那个让新新人类喜欢得要死要活的周杰伦的新单曲《我的地盘》,就是“粉丝”们通过“语音杂志”先“听”为快的。


语音和杂志,一个是听的一个是看的,而把他们两个加在一起就会让人觉得有趣。其实,“语音杂志”是个新东东,但内容却是在固网独霸天下时就风行的IVR(互动式语音应答)业务。手机普及以后,内容提供商如雨后春笋一样出现,IVR业务的内容和花样在他们的热情推动下让人眼花缭乱。问题就出在这个“乱”字上。大家都那么忙,谁有时间和精力整理内容提供商热心捧出的这份“乱”?于是大哥大中国移动出手了,“语音杂志”通过统一的接入号“1259070”把零乱的IVR业务归置得像我们日常看到的书面杂志一样,划分有歌曲点送、明星祝福、综合娱乐、游戏天地、新闻资讯、健康之声等七个栏目,内容包罗万象,实用性还很强。虽然这只是一次改头换面的整合,但就是这种整合方便了用户,一下子拉近了业务与用户之间的距离,重新唤起了用户对IVR业务无法阻挡的热情。


除了方便用户外,“语音杂志”这只伸到了“听”的市场上的触角也许还对数据业务的发展带有昭示意义。当年移动梦网的大旗给了数据业务一个发展模式,短信火爆则为数据业务的启动提供了充足的动力,三年过后平台和规模都有了,就是缺乏对用户的广泛吸引力。“语音杂志”的出世则表明中国移动从过去的话音传送者变成了话音传送者和“制造者”的双重身份,换句话说,中国移动的“制造”其实就是整理。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有的内容提供商见了客户就跟逮不着似的,什么招都使。而语音杂志的作用除了方便客户外,就是内容提供商的一个门户,让大家都通过这个门户为用户服务。有了门户自然就有了规矩,服务也就有了保证。


所以应该说,“语音杂志”的出世对于需要信息和娱乐的现代人是个福音,而对于前景光明但脚步缓慢的数据业务来说,更是个福音。

人民邮电报

责编:admin

转载请注明来源:从“语音杂志”说起

相关文章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