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电信运营调查:为何电信公司愿意开小灶

    |     2015年7月12日   |   文库   |     评论已关闭   |    628

||2005-01-12


  如果有人跟你说,在你家附近的电话吧里,打电话的价格只要“市话1毛,长途2毛,国际电话3毛”时,你不用惊奇,这不是天方夜谭,而是事实。因为在这些看似没钱可赚实际上却在大赚其钱的“黑话吧”背后,还有人在赚更多的钱。


  “你也许会认为,即使再怎么作弊和讨巧,国际长途的成本也不可能只有两三毛钱。”长期从事VoIP监测与控制的北京易明和信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潘俊峰接受了本刊记者专访时道出了其中的内幕,“这是因为,‘黑话吧’的后面还有地下电信运营商存在。”


  广东电信:丢掉的7亿秒去哪里了


  根据广东电信内部人士透露,2002年广东电信每个月被挖走的国际长途电话是7亿秒,相当于1000万分钟,如果按正规国际长途电话平均值3元/分钟计算,那么广东电信的损失是3000万/月。当记者问及广东电信这一个月损失7亿秒是怎么算出来的时候,广东电信相关人士透露,按照国际电信权威机构研究显示,一国的GDP增长与国际长途电话的增长是成一定正比例。假如GDP的增速是12%,那么国际长途的增长应该是8%左右,在扣除自己IP国际电话分流,中国移动的分流,铁通及网通的分流之后,把其他因素再考虑进去,发现中间还有一个很大的空白——就是这样发现了7亿秒损失。


  “这只是前两年的数据,随着经济的发展,国际长途电话流失的费用就更加大了!某省国际话费损失甚至高达4亿。”潘俊峰向本刊记者表示,“而在全国范围内,其国际长途电话的损失将不少于1亿元/月”。对于这样的一个现象,北京网通有关人士的解释直截了当,“利用VoIP技术非法搭建国际长途电话运营的通道,是造成国际长途电话巨额损失的重要原因。”


  地下国际长话平台的价值链


  那么非法的国际IP电话平台是怎么搭建起来的呢?


  “简单到几乎超出你的想象!它只需要一跟ADSL的线,有一个MODEM(调制解调器),然后在国外有一个人为它做IP网接入就行了!”潘俊峰特意强调,“因为在国外通过IP网转入当地固话是合法的,这给搭建非法国际长途电话通道撕开了一个口子。”


  据国际电信资料显示,目前在美国、加拿大、日本、以色列等世界大部分国家和地区,IP网“落地”是完全合法的。而按照中国现行的政策,由IP网“落地”固话网络只有拥有固话牌照的营运商才有资格,其他企业或个人通过IP网“落地”固话网络是非法的。


  所以第一步,一些“精明”人士在国外找到IP电话运营商并与之达成代理协议后,在国内开始私自架设平台,与此同时,这些国内的地下营运商与当地固话运营商达成落地协议。“所以,地下电信运营的关键一步就是IP网‘合法落地’,这也正是地下运营商生存的秘诀。”从事地下电信运营业务的小虎向本刊记者透露,“当地固话运营商出的落地价一般是7.5分/分钟,如果是运营商自己做的平台,则一分钱也不用花!”


  潘俊峰向记者进一步表示,“这些人在做完IP网落地国内市话网后,第二步就是必须在国内架设转接平台收集非法话务。这是国内地下电信运营商打通非法国际长途电话的最后一环。”


  显然,在整个非法国际电话价值链中,美国IP电话运营商要付给美国固话运营商一部分费用,然后在中国做非法运营的人先要付给美国IP电话运营商钱,再给国内当地的固话电信营运商钱,然后地下电信运营商又从最终用户那里获得收入。这样,整个价值链就串起来了。


  “这买卖又好做又赚钱”


  “这个业务非常容易开展,他们不需要亲自到美国去找IP电话运营商谈判,因为在国内美国IP电话运营商就会主动找到你的,你相当于是他们在国内的代理商。”潘俊峰向记者解释道,“我们现在看到的非法国际长途黑话吧,只不过是建立在这个平台上的一个芝麻业务。事实上,各种各样的非法业务已经渗透到了你可以想象得到的任何行业。”


  据江苏电信市场部张琳透露,“地下国际电话运营商对普通用户兴趣不是特别大,他们更希望发展企业用户。所以一些外贸企业,以及日、韩、美等国家的中小外资企业,成为这些开展非法国际电话业务的地下国际电话运营商的主要业务对象。因为这些企业打到国外的话务量大,而且又是小企业,非常务实,不像国际大企业那样需要注意形象和影响。”


  “试想,如果国内一位地下电信代理商找到你后对你说,我给你架一部国际直拨VoIP网关(700元的初装费估计都不用掏),然后每个月付500元~600元就行了(美国的行情是500元)。也就是说平常一个月至少1万元的国际话费,现在只要500块钱就能搞定。”潘俊峰向记者表示,“你想外资中小企业会回答这些地下电信代理商什么,那结果肯定是一拍即合!”


  据潘俊峰介绍,地下国际长途电话一般采用包月制。“国内地下运营商每个月付给美国IP电话运营商的费用是500美元,然后加上付给当地固话运营商出的落地价7.5分/分钟,在这个价格下这些地下电信运营商去发展他们的用户。青岛市目前就已经出现一例每月收入接近100万的非法地下运营商。”


  据北京网通有关人士介绍,前两年有一个案例,四个以色列人在北京租用了一个旅店的套间,租了2兆的宽带,架上转接平台,然后在北京主要针对向以色列发展业务的中小外资企业开展起了业务。这项非法国际电话业务一直开展了近一年,最后北京网通发现了,去抓人的时候跑掉了。类似的案例还有威海中普贸易有限公司。据山东电信内部人士透露,2003年6月份,韩国某公司与威海中普贸易有限公司联系,为其提供了一套改装的VoIP网关设备和电话机。自7月开始,该公司利用租用的山东电信威海分公司的固定电话,从事非法国际长途电话业务。


  “在这地下国际电话经营中,青岛一家寻呼台案例最为典型。”潘俊峰向本刊记者透露,“青岛的那拨人搞得实在太大了,还发行了电话卡,就像神州行一样!它原是一家寻呼台,比如说号码是17969,原来拨这个是寻呼,现在你紧接着再拨一个‘057+用户代号+密码+美国电话’,就能把你的电话接到国外去了!”


  地下国际长话迅猛发展为哪般


  “因为搭建地下国际电话平台和通道非常简单和便宜,不需要什么技术和门槛,任何人都可以搭建一个平台!”据潘俊峰介绍,“搭建地下国际电话平台的关键设备是VoIP网关,而一个四路两兆的这种网关才卖780元(四路两兆可以同时为120人提供电话服务)。而VoIP网关在两三年前技术不怎么成熟时还是很昂贵的设备,大概几千至几万的价。现在,这种技术越来越简单,制造成本也越来越低;刚开始是一个大机柜,现在是一个小盒子。”


  “另外,就现行的政策来看,在公司内部使用VoIP网关也是合法的。因此,目前生产VoIP网关的厂家大大小小不少于千家。”潘俊峰认为,“除了VoIP网关价格低廉外,IP电话和宽带的迅猛发展也使国际网络电话的质量有所提高。”


  两三年前,人们对IP电话的印象是“垃圾”业务:原因是由于出现语音传输时延长,说一句话过一秒后才能传到对方话筒中,因此通话质量特别差;另外,由于当时网络带宽太窄,国内对外出口加起来只有100多兆,因此带宽也成问题。但是现在,新建小区的城市居民基本上都普及了家用宽带,中国宽带用户量也已经有达到几千万了。这样一来,IP的网络和用户基础都有了。“还有一个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国电信和网通的电话费实在是太贵了。在美国国际IP电话是6美分/8分钟(约6分人民币/分钟),而在中国是2-3元/分钟。在一个暴利空间的引诱下,许多人就会铤而走险。”潘俊峰进一步透露。


  为什么电信公司愿意开小灶


  当记者就国际话务量流失问题向山东某电信运营商询问时,对方表露出两难的意思,觉得既想让记者把损失数据公布出去,引起国家和社会的关注;同时又怕公布出去之后,引起不利的影响和暴露一些内部问题。


  “显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搭建这样一条‘通道’,因为非法电话在电信网络上运营迟早会被逮住的。所以要想成为地下电信运营商,就必须与当地电信运营商保持‘非常密切的关系’,通过一个‘合法的通道’,进入其中一个比较隐蔽的接口。”某消息人士进一步指出,“而电信网络的固定成本是不变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电信营运商来说,在上面多跑几万个电话,也不会产生任何成本。这样仿佛也不会被人指责,因为闲着也是闲着嘛!”


  经过几轮艰苦的对话和斗智斗勇的心理战,一位地下电信运营者小虎向本刊透露了进一步的内幕,“目前国内有一千家以上的地下电信运营平台,他们自己放号,发展代理商和用户,在全国各地经营各种电话业务!这一千多家平台关系复杂,盘根错节,或多或少与当电信运营商有密切关系,一般人是动不了的!”


  长期从事VoIP监测与控制的北京易明和信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潘俊峰也向本刊证实,“依附于地方‘大商家’的地下电信运营平台是存在的,但私人建立平台的可能性极小,做代理和业务批发的居多。”


  VoIP,新电信公司的制胜术


  北京通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向本刊透露了电信运营商参与非法国际长途营运的原因,“局部地区电信运营商为了自身利益,也为了应对其他电信营运商的竞争开了口子,允许IP网落地。此外,新兴电信运营商的网络比较小,但是通过VoIP技术,可以借助大网的力量来发展自己的用户。而电信运营商之间的互联互通是允许的,而IP网‘落地’在传统运营商之间也是合法的。于是,通过VoIP技术,各电信运营商明面上就已经做起了‘VoIP’电话经营业务,而其中就参杂了一些‘合法’的平台和代理在里面。”


  “中国网通在南方,中国电信在北方,为了抢夺用户,局部展开此类业务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而在这一过程中,局部地区的部分人员为了私利,悄悄搭建平台,放号经营也就‘落地’开花了。而这正是地下运营商生存的土壤。”该电信资深人士说。


  与此相印证的是,广东铁通南方通信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VoIP业务部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易家乐’产品在广州、深圳、北京均有落地网关支持,是铁通大VoIP系统的前期部署。广东省内各地代理商所代理的‘易家乐’话机都是有铁通传统固定电话号码的,各位可以把‘易家乐’产品看作是固定电话放号业务去做,收益比固定电话放号业务的收益要大得多!”


  对于VoIP目前的这种明里暗里各自为战的营运态势,电信专家陈家琳表示,“目前经营VoIP网络电话的这上千家地下电信营运商必须通过传统电信运营商接入固定电话,一旦传统电信运营商某个端口出现线路故障,只需一两天就会对这类小公司的业务造成巨大打击。但对于这一方面的问题,政策上更是一片空白。”


数字商业时代

责编:admin

转载请注明来源:地下电信运营调查:为何电信公司愿意开小灶

相关文章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