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I系列人物专访:“双子星”赵栋伟

    |     2015年7月12日   |   标杆展示   |     评论已关闭   |    980

||2004-06-18


  赵栋伟,96年从清华大学工程力学系毕业。还在学校的时候,天资聪颖的他就开始为一些公司开发CTI方面的软件,并出版了专业图书。10多年来,从业余到专业,从打工到自己做老板,成功卖掉公司后,又重新创业,历经了CTI行业的风云变幻。
  “双子星”是作为CTI论坛的一个网名,在业内知者甚多。传奇的经历、从开始到现在的中国CTI行业领域的见证经历、以及其开办的“三夫户外”连锁店经历,就有了如下的一次访谈……


作者:你是哪年毕业的?
赵:96年,本科,清华工程力学系毕业的。
作者:毕业时你没考虑过出国吗?
赵:我当时对出国没什么概念。上大学一开始是一心想为祖国做贡献,研究力学、火箭、导弹什么的,后来不想搞科研了。再后来就有挣钱的需要了,93年开始兼职写程序,一来因为不想花家里的钱,二来社会活动也多了起来,花销大了。当时编软件的人不是特别多,而且我好像天生就是干编程的,刻苦、细致、逻辑性好,因此当时口碑还不错,总有人专门跑我们学校去找我帮他们编软件,我是我们班第一个在校期间买车的。
  作者:学工程力学,怎么进入计算机和CTI领域了呢?毕业之后去哪儿了?
  赵:毕业之后,什么地方也没去。就是把自己的户口、档案落实好以后就出来了。我实际上是93年,大三的时候就出来编程了。从那时候开始在公司里做交换机的计费系统,爱立信110什么的,软件卖了很多。当时,做为学生,能吃苦,几天几夜,不吃不喝就编程序。
  我还自己写了不少书,都是编程方面的,包括人民邮电出版社、电子工业出版社等。我知道人家编程的人想看什么,我也有很多详实的编程例子,所以我写的书一版再版。有些书现在网上都能查到。
  作者:那时候除了做计费系统之外,还做什么?
  赵:那时还做电话录音系统,就是用Dialogic卡来开发,93年,用模拟4线卡。
  作者:那时候从技术上看,最大的问题在哪里?
  赵:首先是没有专门的录音卡,我们必须自己在软硬件上加以改进;另外就是存储有问题。那个时候,硬盘小,也没有可擦写的光驱,我们用的是磁带机,可磁带机接口开发特别难,而且是串型设备,接口也不是那种标准函数,全要靠自己处理。
  作者:当时是在什么公司开始用Dialogic卡来开发那些系统?
  赵:是一个私人攒的小公司,名字我都忘记了,也没什么员工,技术人员就我一个,有时我叫上我们同学。我们班一共30个同学,最多的时候用了十几个。那时我租房子,买计算机,大家就帮着做这项目。
  作者:当时应该是在DOS下做吧?
  赵:对,巨痛苦无比! 多线程的处理、界面的开发都很困难。
  作者:那么在上学期间,还做过什么开发工作?
  赵: 还在思及创兼职。去思及创这个事情很巧,因为我在上学时,第一块语音卡是从思及创买的。当时思及创员工也不多,后来他们老板就拉我在那儿兼职,那时我就兼了两个职。主要是做一套声讯平台的语音系统,所有涉及到Dialogic语音卡操作的代码都是我来写,所以当时就把Dialogic卡所有的资料读了好几遍。
  作者:就是说用Dialogic卡和Dialogic提供的API包来写一些电话录音应用吗?
  赵:不止是电话录音,还有语音平台。就是通过一些描述性的语句,再有语音卡的支持,使用者就不需要再开发,只是通过这个平台来做就很简单了。虽然我当时确实没有太多的平台概念,而是在思及创做的过程中慢慢形成的这个概念,但平台最终还是完成了,并且客户反映很好用。
  那时思及创没几个人,我坚持每天晚上5点钟干到第二天早上又上课去,就是做Dialogic卡的开发。当时所有的Dialogic卡,数字卡、模拟卡、会议卡都弄熟了。
  作者:那时用到了E1卡吗?
  赵:用到了。已经用到了中国1号信令。7号信令则是在96到98年之间接触的。当时认为局间是用7号信令,而增值业务用的基本是中国1号信令的接口。发展到现在,都是ISDN,7号信令也很多,1号信令则少了。


 
工 作
作者:当时Dialogic的技术支持做得怎么样?
赵:95、96年时,我觉得Dialogic的技术支持还可以,因为那时我属于有问题需要解决的时候,了解Dialogic还不是很多。有问题就问当时Dialogic公司的刘铁彪,他后来去了NMS公司。
作者:那你对CTI的了解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赵:Dialogic开发手册的第一页就提到CTI。那时上网我常看Dialogic的英文网站,也看到很多Call Center之类的文章,但那时也没太在意,都不知道怎么翻译。
作者:毕业后的经历是什么样的?
赵:毕业后在一个只有2、3个人的小公司,我帮他们做技术。项目主要是一个农行的查询系统。后来那个项目也没谈成,之后就正式去了思及创。先是开发部工程师,然后开发部副经理,开发部经理。那时开发部只有5、6个人,但都是高手。
离开思及创后我自己开了一个公司。到99年时,我的两个大学同学研究生毕业了。在半年的时间里我分别劝他们离开各自分配的大公司来我这里。
  作者:围绕着什么业务做呢?
  赵:呼叫中心方案设计和咨询。当时,有人想上呼叫中心却又不懂,找我去外地给他们讲课或者写方案。99年,呼叫中心开始火了,好多地方都在上呼叫中心,我就出差帮人搭一个呼叫中心环境或者把交换机那部分写好。
 
  作者:那时你们公司有多少人?
  赵:刚出来就我1个人,我同学来后3个,又雇了几个人,那时大约7、8个。公司名字叫华安创新。
  在2000年,方正奥德要我们公司的呼叫中心平台和我们这些人。因为他们自己摸索了两三年开发的平台,在使用的过程中问题比较多,而他们接了全国人保呼叫中心的项目以及很多银行的呼叫中心集成,迫切的需要人和平台。我们就都去方正奥德做项目和开发去了, 签了一年的合同。
  作者:那你的交换机方面的知识是什么时候积累的呢?因为这和板卡不同,是需要环境的。
  赵:在思及创的时候,我们开发部也就是系统集成部,也做项目。移动的1860等,用的就是AVAYA的交换机。这是最早接触的交换机。后来在方正奥德,包括自己干的时候,对交换机的接触都没断过。我们自己接的活,有时出差就为了解决交换机的问题。记得我做项目的时候,那时电信局人员的水平还不是很高。有时电信局的人员配得不对,怎么也接不上,我们就要通过各种方式告诉和说服他们。有时问题也可能是交换机的硬件问题。
  作者:那你最早接触时对AVAYA的交换机有什么印象?
  赵:挺好的。开发过程中看到AVAYA很多代码的注释,都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对呼叫中心等就研究很深了,感觉他们还是比较超前的。现在他们做纯IP环境的,把数据和通信融合在一起,我个人很看好。


作者:你在CTI论坛的CTI技术版做版主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赵:2000年, 因为在CTI行业里,我还算是做的比较早的。
作者:在方正奥德的合同结束后,你又做了什么工作?
赵:就想在家歇歇,买点DVD看看什么的。2000年的时候,投资了一家卖户外用品的“三夫户外”公司。
“三夫户外”现在不错,都六十多个个员工了。三夫户外是99年时,最大的一个股东自己在北大开的,2000年我们认识以后,很看好这个行业,本身我自己也喜欢这个行业,就参与了投资成为股东。我不太参与“三夫户外”的经营, 因为我搞技术出身的,所以帮忙做做三夫的网站,开办了网上论坛,还带队组织活动,其它就不参与了。
  作者:介绍一下“三夫户外”主要的经营模式吧。
  赵:主要经营户外用品、户外服装、野营用具等产品的批发和零售,在北京有两家店。去年开始发展连锁,在外地也有了3、4家了。交一定的加盟费,从三夫进货,按照三夫的标准来统一销售。
  作者:你什么时候又回到了CTI行业?
  赵:应该说一直没有离开过,从方正奥德出来休息了一年,成立了现在这家同力信通公司。公司的收入来源完全只靠呼叫中心的中间件和一些电信增值产品,譬如电话QQ,短信平台等等。
  作者:请谈谈现在这家公司的经营现状和想法。
  赵:现在这家公司已经经营了一段时间,做过很多,比如一些小的呼叫中心。再加上我以前的平台概念,把它抽象出来,就变成现在说的中间件了。挺好的。
  我们对自己的东西还是挺有信心的,因为确实好用,价格也比人家低很多,也没有什么基本平台费。譬如一个特别小的计算机公司,它只有一、两个销售人员,我们就提供技术支持,帮助他完成这个项目。象这样特别小的单子下来,也就1、2万元不到。对方有时对语音卡、数据库都不知道,就得在电话里耐心地教他,实在不行就我们改完了再给他发回去。就这么培养出来,挺辛苦的。
  我们现在还觉得电信增值这方面市场不错,做了些产品,比如电话QQ。目前还有一套会议系统,反应也不错。就是那种单位地域比较分散,在小交换机或集团电话旁边带一个会议,电话进来就可以开个销售会议,是一套比较完善的系统。另外还有一个短信平台,卖了很多,用得挺好。
  但是具体怎么宣传、怎么弄,还真不知道有什么特别好的模式。
  作者:你自己有什么爱好吗?
  赵:踢踢足球,户外运动,也坚持了有两年了。三夫的会员有好几万人,爱好相同的人聚起来组成一个个小团队。有人义务地帮着统一租场地、约比赛,大家就在网上报名。除了足球我还爱看书,现在改看电视了,不知为什么。以前大多看计算机类的书,我家里有无数这种书,现在爱看一些《财富》之类的杂志,看到很多创业的故事,很兴奋,也很佩服他们的创业想法。
  访谈结束了,双子星赵栋伟把我们送到了楼下。从他那双睿智的眼睛中我们知道他会在他认准的道路上走的很好。


CTI论坛

责编:admin

转载请注明来源:CTI系列人物专访:“双子星”赵栋伟

相关文章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