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的力量:人工智能和数字孪生为什么带来改变?

    |     2022年1月29日   |   2021年, 客世原创   |     评论已关闭   |    436

共识的问题:管理者2021年末的挑战

你是一个团队的领导,今年年底是你焦虑的时候,2021对你是不同寻常的一年,黑天鹅、灰犀牛接踵而来,专家、伪专家的各种解读反而让你更加困惑。

有人说这是过去十年最坏的一年,又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也有人说,机会永远存在,只要善于学习和创新。不信你看看元宇宙、半导体,一大堆的公司正在走市值暴涨的路上。

外面的世界变化很大,内部的问题也不少,因为变化,你的团队的认知越来越难达到一致,每个人脑子的环境、竞争、位置、方向理解都不一致,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建立共识,凝聚大家,走出困境,是你的难题。

但你能清楚地意识到,其实最终所有的问题都关乎相信和信任。而缺乏信任源自缺乏共识,这个共识可能关于环境、关于机会、关于未来,也可能关于当前,如何达成共识并实现信任是个难题。

这么复杂多变的因素,没有太多的人,能清晰地看到未来的样子,更谈不上说服所有其他人相信自己的判断。今年太难了。

其实,我想说的是,这不只是今天,共识从来就是个难题,团队是个协同的游戏,协同程度、规模都决定了最后的结果。我们的信任,其实也源自之前的共识和协同成果。

信任是核心,但一切要从共识开始。

虚构的价值:为什么智人战胜了尼安德特人?

为什么共识如此重要,我们必须从人类本身的特征说起。

在《人类简史》一书中,关于为什么智人战胜了尼安德特人,作者尤瓦尔赫拉利有一个很有说服力的解释,他说相对于尼安德特人,智人有了虚构的能力。当然,也有很多人有了虚构并实现,从而拥有了领导的能力。

好的虚构引发共识,共识又形成协同,协同成功提升信心和信任,而导致协同的深度和广度的再次不断增加,形成了更大的成功分享,又成为新的虚构的基础,正向循环形成,人多力量大,于是世界为之改变。

不难看出,虚构实现了对未发生结果实现的可能性,这是大家更大共同利益的根源,但能否成功,中间是个“信”的游戏,只要信任和相信在不断叠加,就导致了更大范围更深程度的协同的可能,这个协同让不存在的存在,让未发生的发生,让已经发生的走得更快,人们就未来的共识进行创造,也就未来的利益进行分享。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个虚构的历史。我们的文化、宗教、信仰、公司、制度、国家,我们赖以生存的、司空见惯和习以为常的很多的东西,其实都源自于一个特定的虚构。这些虚构是如此有价值,让世界改变,成为我们社会大厦的基石。

人类不仅善于虚构,有一些人还善于把虚构分享给别人,建立更多的共识,协同更多的资源和支持,从而让虚构变为现实。最终形成一个循环,那些能让人们相信的虚构者,就是领导者。因为大家会信他。

长期看,即使错误的共识,也有价值。错误的共识会导致错误的协同行为,导致错误的结果,但是对于愿意改正的团队,是有机会从错误中学习,修正共识,改变虚构,下一个循环的时候就距离成功更近了。

这就是虚构的价值。

相信的难度:为什么不是每个演讲都有煽动力?

只要是虚构,就会导致共识和协同吗?非也。不是所有的虚构,都会变成更大程度和规模的协同,享受正向循环。

只有少数人的少数的虚构,才能形成共识,更少的虚构,会唤起投入和行动,而有的虚构,让人们误入歧途,有点虚构让人付出生命的代价,比如很多的迷信。

什么样的虚构能做到,不难得到结论,就是让人相信的虚构,或者让人相信的人做得虚构。虚构本身有水平,符合逻辑,讲述让每个人都相信,就大概率会被接受,或者虽然大家也看不清楚或沟通不明白,但做虚构的人让人相信,他有自己的信誉,而如果他万一说得对,就能有更大的价值,共识也会形成。

所以,虚构能有价值,背后的原因是被相信,虽然每个人都虚构表达,但是只有少数的虚构能够赢得信任,少数中的少数,可以赢得持续的信任,产生巨大的影响。

比如,苹果的乔布斯,特斯拉的伊龙·马斯克,黑人领袖的马丁·路德·金等,他们说话就有人信,他们可能还有脑残粉,甚至他们会有现实扭曲力场,能够让理论上都无法成立的结果,比他们的拥趸者接受,真的发生让人惊掉下巴的改变。

所以,虚构只是第一步,对于改变,更重要的虚构如何和让人相信,如何让别人支持,让别人参与,这样的虚构才会成为现实。

这背后是信任,基于对虚构内容的信任,基于对虚构者的信任,于是赢得信任成为一种能力。

古时候,信的结果就是追随,就是投入;现在信的结果就是投资机构的风险投资、员工低工资加入、客户预付费等。在一个八字没有一撇的方向上,大家因为信而从自己角度贡献和投入,并期待共同的未来。

看见的力量:人们因为相信而看见,还是因为看见而相信?

那么信究竟来自哪里?信来自看见,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人们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东西。在这里,看是广义的,就是感触到的东西。

你看,高明领导者,都是使命、愿景和价值观的高手,这种结构化、专业化虚构,让人看见,更大程度的引发信任和追随。有的领导者甚至说,有些人因为看见才相信,有些人因为相信而看见。

因为你稍细致观察一下成功的领导者和企业家,你会发现,他们的虚构成功之处,很大成分是对未来终局的图示化描述,具体、生动、逼真,这种描述唤起了人们的联想和连接带入,最终实现了信任。

最具代表的虚构,来自马丁·路德·金,他说,我梦想有一天,在佐治亚的红山上,昔日奴隶的儿子将能够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坐在一起,共叙兄弟情谊。

我梦想有一天,甚至连密西西比州这个正义匿迹,压迫成风,如同沙漠般的地方,也将变成自由和正义的绿洲。

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而是以他们的品格优劣来评判他们的国度里生活。我今天有一个梦想。

我梦想有一天,阿拉巴马州能够有所转变,尽管该州州长现在仍然满口异议,反对联邦法令,但有一日,那里的黑人男孩和女孩将能够与白人男孩和女孩情同骨肉,携手并进。

马丁·路德·金在描述画面,这些画面让人看见,看见让人相信。

所以相信的确重要,而共同的相信更为重要,这也说明了相信和看见之间的关系,看见有助有相信。

这就是和为什么企业家要做愿景规划,愿景就是未来的场景终局的描述,促进了人们的瞎想,最终实现了信任。

这里看见是个广义的概念,即能感受到。人类比较相信自己的所见,所以很多的产品标榜的卖点,就是所见即所得。

技术改变看见:人工智能如何帮助更多的人虚构和看见?

领导人必须向马丁·路德·金那样,用语言描述,用情绪感染,用手势来引导,产生大规模的、高层次的、高度快速的共识和信任吗?

其实不然,技术正在在改变这一切。

看见有两种类型,一种是生动、直观、真实,这是消费者角度,因为生动、直观和真实,所以看见就会相信,比如我们家装,设计师做了我们装修方案设计,随后做了实时光线追踪的渲染,消费者看到就尽快签合同,这就是C端看见的力量。

还有一种看见,是看见逻辑、因果、相关,其实就是仪表盘视角的看见,这是管理者的视角,因为看见的目的是为了发现机会和问题,之后正确的决策,这个过程也是十分有价值的。

第一种看见,其实就是渲染;第二种看见,就是仿真。第一种让消费者信,第二种让决策者信。两种信,因为可以看见,都可以沟通、交流,并便于达成共识,产生协同的行为。

所以怎么产生信任,让人从看不见到看见,从迟滞看见到提前看见,从看不清楚到看得清楚,从看不清头绪,到看到头绪,从看得短暂,到看的长久。

数字化的看见,看的快、看的准、看得清,看得细,看得容易,让看不见的看见,让看不好的看好,我们一直在这个路上。

人工智能就是一种技术力量,让我们原本只有人识别的对象、行为、事件、特征,有机器来识别,让原本只要人听得懂的语言、情绪、暗语等被机器听见。

原来看不见的很多东西,看不见的问题,看不见的机会,看不见的结果,一下被清晰、完整、令人信服地,可沟通地看得见了——

微观上,基因、细胞、蛋白质结构、机理、变化,能借助人工智能被可看见了,我们第一次看见了新冠病毒的结构和致病机理;

宏观上,天气、气候、地理人文被看见了,人们可以通过看到成因、趋势、后果、措施、发展,从而更好地应对。

一个从来没有被制造出来的东西,在人工智能的支持下,被模拟仿真出来,结果和效果,一下就被看清楚了,甚至,很容易出现的错漏碰缺的问题,也因为计算机仿真被看出来了,浪费被很大程度地杜绝了;

一个正在被制造的东西,在人工智能帮助的支持下,被映射都数字世界,可以被结构化的看见,制造过程中的问题、挑战一览无余,所有的问题就可以实时的解决;

一个已经被制造出来的东西,在人工智能的帮助下,运营状态会被监控,有问题会及时发现,可以进行可预测性的维护,运营的效率和维护的成本都有很大程度的改善。

所有有人判断,Anything that is built will be visualized, Anything that moves will be autonomous Anything autonomous will be simulated

在这里,可视化和仿真成为关键,这两者都导致看见,看见成为了力量,因为协同的机制,以及迭代和试错车的机制,在可见性改善的基础上,都能充分地发挥其应有的价值,最终让成本规模服务和品质四格迷途进行最大化,从而实现了商业的成功。

最后,我要说的是,少数人会因为相信而看见,多数人会因为看见才相信,相信看见的力量,相信人工智能技术的力量,因为人工智能改变世界,正在因为它能帮助我们看见。

相信人工智能,相信看见的力量!

 

 

作者:任建斌;

本文刊载于《客户世界》2021年12月刊。

转载请注明来源:看见的力量:人工智能和数字孪生为什么带来改变?

相关文章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