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领导力——“关键先生”的核心能力

    |     2022年9月23日   |   2022年, 客世原创   |     评论已关闭   |    78

数字经济的本质是什么?数字经济的根本是经济,经济问题的本质是什么?是生产力、生产资料、生产关系。随着数字时代的到来,生产力、生产资料、生产关系都产生了变化,数字科技推动了生产力发展,大数据、算力、算法成了新的生产资料,深度连接和社会协同工作正在替代当下的生产关系,由是则产生了新的经济形态,谓之数字经济。

那么,数字经济为什么在这几年成为热度如此之高的话题?

我们看一看《全球数字经济白皮书(2022年)》报告:2021年,美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15.3万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一,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7.1万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二,德国、日本、英国居第三至第五位。排名前五的国家数字经济规模占47个经济体数字经济总量的78.1%,可见当下全球数字经济发展极不平衡,也意味着新一轮的经济机遇正在孕育中,数字经济是全球经济复苏的希望。

从增速上看,数字经济成为驱动我国经济发展的关键力量。2012年至2021年,我国数字经济平均增速为15.9%,数字经济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的强势增长引擎。在全球数字化浪潮中,中国面临巨大的战略机遇,数字化发展和数字中国的建设,是十四五规划确定的国家战略。

到这里,我们可以明晰几个概念:推动数字经济发展是国家战略,数字化转型则是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手段。推动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如何推进数字化转型?业界有企业“上云“之说、有侧重”中台”建设、有运营创新和营销实践,还有基于大数据进行挖掘,对产品和商业模式进行重构,更有基于AI和云计算赋予企业智能大脑进行决策,这些都是“术”的层面,如果没有“道”的支撑,数字化转型就会成为美丽的“花瓶”。

数字化转型驱动企业生产方式、运营模式和治理体系的全方位变革。推进数字化转型的基本逻辑,首先是企业上上下下对数字化的认识,企业是否从战略、组织和文化上为数字化转型做好了准备,然后才是数字化技术的运用。数字化转型是由人驱动的、业务驱动的、管理驱动的,数字化技术是支撑。在这个意义上,数字化的关键在于技术、而数字化转型的关键在于人、在于人的数字化思维。数字化转型是基于企业战略自觉基础上的企业变革,一定是从高层发起,统一规划、统一推动的,所以说,数字化转型是“一把手工程”,推动数字化转型的“关键先生”,必须要有一种新的能力——数字化领导力。

数字时代的领导者会面临着三大挑战:1 洞察透视未来;2 新型组织驱动;3 关键问题突破。

洞察透视能力意味着对这个时代变革的深入了解,不限于了解数字经济和数字科技,更需要了解数字人文,数字化的生存观、价值观、世界观,元宇宙的概念火爆,并非仅由数字科技引发,根本上是人文观念带来的变革,当我们讨论web3.0能如何改变互联网的时候,其背后的本质是当现实世界当中的规则已经既定且难以打破的时候,数字世界如同一块新大陆,正处于混沌初期,新的数字世界规则正在被建立。当个人IP崛起,无形资产的价值被一次次放大,通证经济正在大行其道,数字化领带者们需要拨云见日,需要从本质上认知这些问题,去洞察数字时代的变革,去做最有力量和价值的推动行为。

深刻洞察意味着领导者具备很高的数字修养,能看得清时代变化并顺势而为,而要做出有价值的工作,则不是一个人的行为,则是组织行为。我有一个观念:“所有真正的成功都是组织成功,而不是个人成功,个人的成功只能叫做优秀。”一个数字时代的领导者,他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驱动组织,领导比自己更牛的人,团结一切应该团结的盟友,学会让渡资源成就事业,这需要全球化的视野和令人尊敬的格局,更需要深谙“数字文化”以及新的三观,并以文化和观念作为武器,定义出组织的梦想——愿景,并让组织中的所有人知道,自己为何而战?以数字文化去驱动人,以数据指标去驱动事,以敏捷协作去构建新的组织形态,达成组织目标。

Do right thing or Do thing right?这是个问题,我倾向于前者。

我们会发现,做事情都有窍门,尤其做一项并不容易的事情,看上去纷繁复杂,而做对了关键的部分,则会赢得整体的胜利,数字化转型也是一样,它存在着关键问题。举个例子,一个企业的生存周期里,最初可能是市场驱动的,后来发现当市场迅速变化之后,企业要以管理驱动,当大的环境改变之后,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企业就必须走到创新驱动阶段,数字化转型对于企业来说,就是涉及到“产品、运营、模式创新的一项持续优化改革。了解了创新的闭环,找到了关键的窍门,数字化转型才能获得成功。业界有不少例子,也说明了这个道理,成功的企业,往往都经历过多次生死时刻,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唯有创新,生生不息。

图1是笔者总结的数字化领导者的能力模型。

图1:数字化领导者能力模型

我们可以用“四化”框架,从更广大的层面理解数字化转型,即是:“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数字化治理,数据价值化。”其中数字产业化是数字经济的先导,产业数字化是数字经济的主体,主要着力于实体经济的数字化转型,数字化治理,聚焦的是生产关系的变革,全社会的数字化转型,数据价值化,主要是生产要素的重构,把数据和人、土地、资本一样,作为重要的生产要素和战略资产。

美国搞产业互联网,德国有工业4.0,其实质都是推动经济复苏的关键举措,我们大力推动数字经济发展,以数字化转型为抓手,推动农业、工业、服务业三大产业的数字化转型,这是十四五期间经济增长的重要内容,而推动数字化转型的关键要素是“人”,是具备数字化领导力的“关键先生”。

 

作者:黄洁,企业数字化转型专家。

本文刊载于《客户世界》2022年9月刊。

转载请注明来源:数字化领导力——“关键先生”的核心能力

相关文章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