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吟苏陈红妹:电信馅饼之诱与陷阱之惑

    |     2015年7月12日   |   会员服务   |     评论已关闭   |    809

||2004-12-13


感言


  通信业开放是一个方向,但是如何达到自由化,如何实现开放,应该是“渐进的有管理的过程”,这不仅是我个人的观点,也是其他很多参与WTO谈判的成员的观点。
———国家商务部WTO司服务贸易处处长洪晓东


  中国入世的最大危险是不知世贸的“游戏规则”为何物。面对入世,中国企业,特别是面广量大的中小企业必须赶快行动。
———中化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德良


  陈吟苏,一位普通的96届中专毕业生,因为福州电信需要话务员,她当年没费多少力便捧到了电信系统的“铁饭碗”。谁知道,中国加入WTO后,她寻求稳定工作的梦想很快被砸碎了。但是,后来她明白了,只要勤奋努力,没有“铁饭碗”可能还是好事。


  陈红妹,一位福州师范大学中文系的在校学生,入世三年来,她在高兴地用手机发短信、拍照片与上网的同时,各种骚扰短信与资费陷阱却也接踵而至。


机遇


  2000年底,国信寻呼要被并入福建联通了!“这下子工资不知道又要降多少?”陈吟苏不禁打起了小算盘


  陈吟苏至今是电信系统的一位基层管理人员,但就是她见证了福州电信让寻呼业务与移动业务独立出来,后来又经历了将寻呼业务并入联通以及联通将客户服务外包。


  在这一过程中,陈吟苏担心过、苦闷过。毕竟,在她1996年中专刚毕业进福州电信当营业员时,那时的电信公司可是“金字招牌”啊, 工资高、福利好自不必说,就是今后退休,也可享受优厚的待遇。谁知,在1998年下半年,随着福州电信将寻呼业务分离,她跟不少同样做着电信梦的同事一夜之间变成了国信寻呼的人。虽然都是“国”字号的企业,但一个出自长房,一个来自侧室,差别可想而知。最直接的,就是她每月的工资少了。陈吟苏有时会想,同样是电信分拆,也许有的人待遇更好了吧。


  这还没完。到寻呼公司后,工资虽然不高,但看着国信寻呼所经营的以“129”开头的传呼那么好卖,陈吟苏打心里替公司高兴啊,人一高兴,也就不计较了。陈吟苏清楚地记得,那会儿,她个别朋友要是弄到了一部传呼机,在与她“偶遇”时,会特意露出腰间那台传呼机,不时还用手摸一摸,那意思似乎在说,“吟苏,注意到没,我有传呼了,一二千块钱呢!”


  2000年年底,陈吟苏听到小道消息,由于应对入世后竞争等方面的原因,国信寻呼要被并入福建联通了!“这下子工资不知道又要降多少。”陈吟苏不禁打起了小算盘。


  世上没有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传言不幸成了事实,陈吟苏与10多名国信寻呼的兄弟姐妹卷起包裹就来到了福建联通热线。到2003年时,联通考虑到进一步提升服务质量,将客户服务外包给了盛华公司,陈吟苏一伙又去了盛华。


  “这一次不知又要降多少工资。”陈吟苏不禁犯起嘀咕。“跳槽吧,吟苏。”偶尔会有好心的朋友劝她。“是啊,现在机会与前两年相比的确多得多了。”陈吟苏心想。


  陈吟苏最终还是没有跳槽,她相信只要勤奋努力,任何时代任何领导都是会注意到的。果然,这一次陈吟苏的工资不但没降反倒涨了不少,因为,她成了联通热线负责现场管理的大班长。


  陈吟苏的惊喜其实不算什么。因为,那时正处于通信业爆炸式发展的前夜。这之后,铁通、网通等通信运营商进一步被分拆出来。同期,福建天锐数码通信技术有限公司、福建西岸网讯科技有限公司等电信增值服务商像雨后春笋一样涌现。


  受此影响,尽管陈吟苏不清楚,但她的部分下属却已悄悄跳槽到其他公司,拿着甚至比她还高的薪水。其中,不少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毕业就当上了经理。那时,刚刚在家开通电信宽带网ADSL的陈吟苏在上网时经常会发现这样的信息:福州某某科技公司面向应届大学毕业生招聘推广经理多少多少名,负责某某省全省市场,月薪人民币3000元以上。


实惠


  陈红妹想,移动与联通不是喜欢搞资费降价大战吗,什么时候移动再降一次就好了


  由于一直在电信系统工作,只要不喜欢煲电话粥,公司所提供的免费通话额度根本用不完。所以,在陈吟苏欣喜地看到入世三年来的变化时没有意识到,对广大消费者来说,真正的变化在于话费与上网费便宜了、手机也不再高不可攀了。


  “2001年时,我们宿舍有了第一部手机,那会儿,接打电话每分钟要5毛钱左右,我那可怜的同学总是买一张50元的卡后,没打几个电话就得再跑食杂店了。现在,我们宿舍的同学都有了手机,一般情况下,大家一个月也就需要50元钱。”福建师大中文系学生陈红妹以一个简单的对比来反映三年来手机话费的变化情况。


  其实,以精打细算出名的陈红妹可以列出一大串关于通信资费下调的清单。如,2001年时,移动手机卡月租20元,后来逐渐变相降价到每月10元,她现在用的移动手机卡月租已变相降到每月5元。2001年,每小时上网费4元,2002年之后每小时只要3元了。2001年时,一部蓝屏的诺基亚手机8250要3000多元,到2003年9月福州国美开业时单价只有1200-1300元,现在干脆被淘汰了……


  但是,陈红妹还是有遗憾,“你不知道,现在联通手机的来电显示费每月只要4-5元,我们一直要6元啊,移动与联通不是喜欢搞资费降价大战吗,什么时候移动再降一次就好了。”


  精打细算是陈红妹的个性,但她与她同学一样都不是贪得无厌的人。毕竟,入世三年不但让资费降了下来,更让他们有了充分的选择空间。


  陈红妹说,2001年上半年时,她与舍友走在大街上逛手机店,看到的不是摩托罗拉就是西门子、三星或者爱立信手机,但是,到2001年下半年时,由韩国美女金喜善代言的TCL手机便进入她的视野。接下来,“波导,手机中的战斗机”这广告也开始满天飞。广告让陈红妹及她身边的朋友认识到国产手机开始崛起。终于有一天,陈红妹惊奇地发现,手机卡也不再只是简单的“移动卡”或“联通卡”。因为,仅联通便有“世界风”、“本地行”、“UP新势力”与“自由卡”四类资费套餐,据说CDMA具体的资费套餐就多达2000种!


  这三年来,陈红妹还明显感觉到了来自陈吟苏这样服务群体的变化。陈红妹说,三年前,她要是打通信运营商热线电话咨询业务,常常是电话通了好久没人提供服务,好不容易有人接电话了,只要问专业一点的问题,热线小姐便一头雾水了。但是,陈红妹想都没想过去计较,她只记得热线小姐态度很好。现在,陈红妹有什么疑问就拨移动服务热线,不但马上有人提供服务,而且就是再有意去刁难他们,对方往往也能从容应对了。


困扰


  骚扰短信虽然可恶,让人心烦,但不浪费钱,一不小心就被电信增值服务商套了才觉得冤


  入世三年带给通信业的并不全是“香饽饽”。陈红妹说,上个月27日,她接到了一条骚扰短信,大意是她获得了8万元的大奖,让她跟某先生联系云云。“我知道这是骗人的,我每个月都会接到几条这样的短信。”陈红妹苦笑。


  骚扰短信虽然可恶,让人心烦但不浪费钱,一不小心就被电信增值服务商套了才觉得冤。陈红妹说,几个月前,她在网上给朋友下载一条铃声,由于手机型号不对,铃声没下载成功,但她却被莫名其妙收了10多块钱。原来,她一不小心错误地点击了网页中某个按键。结果,她的手机马上接到增值服务商发过来的短信,“您已成功定制××短信。”陈红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马上拨移动免费咨询热线与话务员交涉,话务员告诉她,发四个“0”马上就可取消。问题是,后来陈红妹拿到话费清单一看,10多元钱还是不翼而飞了,她因此对热线服务人员与增值服务商印象好不起来。


  专业为联通消费者提供热线服务的陈吟苏的态度却与陈红妹却大为不同。陈吟苏解释,以联通公司为例,三年前,她所在公司的热线服务员不过30多人,现在已有700多人;三年前,公司强调的是客户总量和公司盈利,新的服务概念“客户满意率”当时可是闻所未闻,现在公司已将此看作生命,并有一整套直接与薪水甚至与升迁、下岗相关的考核体系,客户服务人员绝不会拿自己的切身利益开玩笑。


  问题是,热线服务人员没有过错,他们所在公司就没有了吗?不然,许多消费者莫名其妙被扣的增值服务费怎么会进入增值服务商与电信运营商的口袋?因此,陈红妹就是不能接受为什么一不小心就被扣了10多元钱。

责编:admin

转载请注明来源:陈吟苏陈红妹:电信馅饼之诱与陷阱之惑

相关文章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