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金周:中国东部电信业国际竞争力接近电信强国

    |     2015年7月12日   |   会员服务   |     评论已关闭   |    877

||2005-05-12


  作为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的专业决策咨询部门,电信研究院通信政策研究所近几年所推出了包括《中国电信业国际竞争力发展报告》在内的系列年度报告在业界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报告在充分占有数据和广泛调研的基础上,从宏观——制度、中观——市场,到微观——企业多角度、全方位、深层次的对电信业各种竞争力问题进行了系统评价,这对中国电信业竞争力的提升具有重要指导意义。在《中国电信业区域竞争力发展报告(2004年)》发布之际,本报记者采访了该报告的主要撰写者——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通信政策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朱金周博士。


  记者:此次您将研究的重点放在“区域竞争力”方面,其出发点是什么?关于“电信业区域竞争力”的研究,对我国电信业乃至国民经济的研究有何战略意义?


  朱金周: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电信业发展形成了两个明显的差距:第一,主要集中在发达地区的电信业竞争力与电信强国的差距;第二,欠发达地区电信业竞争力与发达地区的差距。电信业区域发展不平衡是制约我国电信业国际竞争力提升的重要因素。


  电信业区域竞争力研究是其国家竞争力研究的发展,使竞争力研究从全球范围中讨论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延伸到在一个国家的各子区域之间的竞争。这对中国这样的一个大国研究省、市等层次的区域经济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实际上,对于中国这样的大国经济,研究一个省(市区)的电信业竞争力就相当于研究一个欧洲国家在欧洲范围中的竞争力。通过电信业区域竞争力的比较研究,认真考察不同地区电信业竞争优势和劣势,研究引致不同地区电信业非均衡发展的问题和成因,有助于发达地区进一步提升竞争优势,也有助于欠发达地区借鉴发达地区成功经验,发挥后发优势,加快电信业发展。


  记者:请问,您所理解的“电信业区域竞争力”包含哪些内容?您对“电信业区域竞争力”评估的依据又是什么?


  朱金周:从结构主义上划分,电信业区域竞争力来源于宏观、中观和微观三个层面。宏观层面是指完善的法律体系、有效的监管机构和有效率的产业政策、监管政策以及高效的政府管理。在一个主权国家中,各个地区所面对的大规则(吃“小灶”的特殊优惠政策除外)基本相同。因此,对电信业区域竞争力起重要作用的是政府的小规则;中观层面是指市场规模、市场结构、市场行为和市场绩效等。微观层面是指电信企业,但由于是产业竞争力,这里是指平均意义上的,不专指某一个或某几个企业。电信业区域竞争力最终必须落实到电信企业的竞争能力上来,因为电信企业是市场竞争的主体。我国基础电信运营商都是全国性企业。企业组织上的地位是影响区域竞争力的重要因素。


  理论指导评价指标体系的设计,指标体系的设计必须符合理论分析的要求。产业国际竞争力是一种综合评价方法。而设计具体指标的原则是兼顾电信业发展现实和发展潜力,即兼顾绝对指标(发展水平)和相对指标(发展速度)。电信业区域竞争指数是该区域电信业环境竞争力、市场竞争力和企业竞争力指数的综合。电信业区域竞争力评价指标体系包括9大要素和35个参评指标,其中包括25个硬指标(统计指标)和10个软指标(调查指标)。另外还要两个参考要素以及11个参考指标。


  记者:从目前来看,我国电信业区域竞争力的状况如何?有何特点?


  朱金周:从我国东、中、西部电信业国际竞争力优劣势分析结果看,我国东部地区距离电信强国的差距很小,仅仅是因为环境竞争力和企业竞争力没有优势指标,但是从劣势指标进行对比,我们认为,东部地区电信业将很快就能够赶上部分电信强国。西部地区电信业竞争力虽然从整体上超过中部,但是,劣势仍然非常明显。从劣势指标个数看,西部地区电信业国际竞争力将处于后10名。中部地区反而更好一些。更具体的讲,我国电信业区域竞争力地区分布的特点主要表现为:


  第一,东部地区电信业部分竞争力要素遥遥领先。从整体上,东部地区电信业区域竞争力占有较大优势,尤其是市场竞争力和企业竞争力的部分组成要素。市场竞争力的组成要素:市场规模、普及率分别占全国的48.6%和56.7%;而企业竞争力的生产率要素占全国的比重也高达45.0%。


  第二,区域差距表现为东部地区与中、西部地区的巨大差距。尽管,电信业地区差距存在着由东到西依次递减的趋势,但地区之间的差异程度显示,东部地区遥遥领先,中西部地区普遍较为落后。东部地区电信业综合竞争力占全国的比重达40.7%,市场竞争力和企业竞争力占全国的比重都高达46.3%和40.3%,只有环境竞争力东、中、西部之间的差异较小。东部占全国的比重仅为35.8%。


  第三,从各地区内部差异来看,东部地区内部差异大,中、西部地区内部差异小。其中,东部地区电信业区域竞争力变异系数是0.234,环境竞争力变异系数是0.057,市场竞争力变异系数是0.427,企业竞争力变异系数是0.178;中部地区四个指数的变异系数分别为0.063、0.031、0.099和0.144;西部地区四个指数的变异系数分别为0.041、0.047、0.067和0.085。九大解释要素的区域之间的变异系数基本上也是如此分布。


  第四,各项评价要素内部差异不同。从竞争力指数上看,东部地区内部差异大,中、西部地区内部差异小。但是,具体到各个具体要素和指标,内部差异程度不尽相同。法律和制度框架、政府效率、电信业国际化、技术创新和公司治理结构内部差异较小,变异系数都在0.02-0.09之间,而市场规模、普及率投资和生产率内部差异较大,变异系数在0.10-0.60之间。再看东、中、西部电信业区域竞争力具体评价指标亦如此。


  记者:针对我国电信业发展的特点,您认为我国应该逐步形成哪些新的统筹发展思路?您有何具体的策略建议?


  朱金周:在目前我国电信业国际竞争力水平还不高、各地提升电信业区域竞争力任务仍十分繁重的情况下,我们不能简单地为了缩小电信业区域竞争力差距而缩小差距,而是要在不牺牲发达地区电信业国际竞争力的基础上,通过采取有效措施,提升欠发达地区电信业区域竞争力。统筹电信业区域发展,需要统揽全局的新思路和与之相符的措施。


  电信业区域发展不能独立于整个国民经济,统筹电信业区域发展只是统筹区域发展的一个方面,必须与统筹区域发展结合起来,任何把统筹电信业发展与其他统筹隔离开来的措施和看法都是错误的。我们认为,统筹电信业区域发展的基本思路是:以明确的区域战略为依据,逐步完善区域管理的制度基础,制定合理的区域政策,把支持发达地区电信业高级化与支持欠发达地区电信业普及化统一起来,统筹安排各区域电信业发展。


  上述统筹电信业区域发展的基本思路是根据目前中国电信业区域竞争力现实与国际经验分析得出的,其具体化需要一些措施来支持:(1)完善我国电信业区域管理的制度基础;(2)促进区域合作,共同打造各具特色的电信产业区域;(3)加强政府和企业集团干预,增加欠发达地区电信业输血能力,提高造血能力;(4)经济区划再思考。主要是调整行业主管部门关于东、中、西部的划分方式,并在此基础上完善更详细的区域划分方式。


通信信息报

责编:admin

转载请注明来源:朱金周:中国东部电信业国际竞争力接近电信强国

相关文章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