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全球电信业年终回眸:残雪未能没马蹄

    |     2015年7月12日   |   文库   |     评论已关闭   |    551

||2004-12-23


  时光如白驹过隙,2004年岁末将近,全球电信业在渐暖的氛围中走过了又一个年头。正如野草和荆棘阻挡不住奔驰的骏马,尚未融尽的冰雪封锁不了通往春天的道路,前几年行业低迷留下的负面因素也不会成为全球电信业复兴的桎梏。在这个日渐温暖的2004年,我们看到的是面对困境的不懈努力、激烈竞争背后的理性、屏弃狂热后的务实战略,有划时代的突破,也有勇敢果断的舍弃。更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在固话、移动、宽带乃至先进电信业务的价格进一步下降的同时,消费者和社会获得了巨大的利益,而电信企业不仅拥有了更为庞大的用户基数,更挽回了资本市场的信心,这是一个真正多赢的成果。


  上升了?下降了?


  今年的电信业中有什么指标上升了?首先要提到的自然是日益攀升的用户基数,据国际电信联盟(ITU)12月初公布的一份报告,2004年全球的移动通信用户数已超过15亿,超过固定电话的12亿用户。更引人注目的是包括WCDMA和cdma20001xEV-DO等各种标准在内的第三代(3G)移动通信的用户数已超过2000万,市场开始形成规模。包括DSL、cablemodem等各种技术在内的宽带服务用户数也达到了1.28亿。


  另一个更为外界尤其是资本市场看重的方面是电信企业的业绩,这实际上牵涉到一系列的指标,主要包括销售收入和利润。从销售收入看,欧洲和亚洲的电信公司都实现了较大幅度的正增长。从利润上看,复苏迹象尤为明显,NTT、KDDI、南方贝尔、西南贝尔、瑞士电信的利润额增长都在80%以上,德国电信、法国电信、意大利电信、西班牙电信等公司的利润也由去年的负值转为了正值。收入和利润的增长带来了充沛的现金流,与债台高筑的前几年相比,今天的电信公司已经拥有非常健康的资产负债表,投资方面也出现了几年来的首次增长。


  电信运营商业绩的改善获得了资本市场的认同。今年以来,电信类股的信用评级趋于稳定或有明显改善,这是在经过艰难转折后获得的成果,评级的回升也是资本市场对电信行业信心恢复的明证。


  有上升的,也有下降的。电信业中什么在下降?大多数企业感受最明显的是传统固话业务收入的下降,在VoIP等新技术的冲击下,固定电话业务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其收入在电信总收入中的比例也在逐年下滑。此外,DSL、MMS等服务达到一定的规模以后,服务价格也在逐年走低。电信服务价格下降的受益者是消费者。据美国两家电信业团体的调查,从1999年到2003年,美国家庭用户使用的本地和长途电话通话次数增加了16%,但通话支出却减少了23%,节约110亿美元。这充分证明,电信技术的发展和竞争的成熟为社会经济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激烈了?冷静了?


  技术更新和管制放松带来了更为激烈的竞争。在固话方面,随着基础网络设施的整合,大量小型服务提供商通过虚拟运营的方式进入市场,服务层面的竞争趋于白热化;为了向用户提供更多更好的应用,运营商竞相提供更高速率的宽带服务,从6Mbps到12Mbps、18Mbps、100Mbps,纪录不断被刷新,香港宽频网络公司于年底推出的1Gbps高速互联网服务奏出了2004年宽带市场的一声高调尾音;在移动通信方面,3G商用服务的登场使竞争进一步升级,今年美国的移动通信市场由并购引发的大洗牌带来了新的悬念;在地区市场的争夺上,复苏的国际电信巨头再次谋划海外扩张战略,把目标瞄准了亚洲、拉美、非洲等潜力巨大的市场,前几年无人眷顾的中东欧、巴尔干半岛也成为跨国通信企业争夺的目标。


  在激烈竞争的同时最需要冷静的头脑。与前几年相比,今年最为冷静的头脑当属沃达丰CEO阿伦.萨林。2000年,沃达丰不惜耗资2000亿美元收购了德国的Mannesman公司,成为当时的并购天价。而2004年年初,面对Cingular对AT&T无线报出的410亿美元的竞购价时,沃达丰并没有跟进,理由不是资金不够,而是萨林指出的“报价过高”。对于这家拥有760亿美元现金的移动通信巨头来说,财务上的支持当然不是问题,但考虑到价格成本最终选择了放弃,冷静的行为最终也获得了股东的认同。


  从“烧钱”到“省钱”,电信公司在资本支出上的态度已经有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虽然今年以来随着现金流的充实,在前三个季度中,亚太、欧洲和北美的电信和数据网络服务提供商已经增加了支出,但这些支出大多面向下一代技术,例如IP/MPLS路由器等分组话音技术和产品。运营商在作出这些投资的同时大都有明确的成本意识和对未来发展的考虑,例如意大利电信公司就认为,在目前情况下,对TDM网络进行40%的替换能获得最高的投入产出比;英国电信在进行网络转型的同时也拟订了21世纪网络发展白皮书,对未来10年的宽带多媒体服务时代进行了全面的构想。


  此外,电信公司在运营支出方面的控制更加严格,通过精简机构、创新管理将某些业务流程外包到低成本地区,每一分钱的支出都获得了更高的效率。


  突破了?舍弃了?


  2004年,“突破”一词不断见诸于电信业的新闻中。年初GSM用户数突破10亿大关、年底3G用户数突破2000万大关都有着里程碑的意义。在不同的领域出现了不同的“突破”:3月份,欧洲电信委员会允许运营商在某些特定区域使用CDMA标准,这一起源于北美的技术终于突破了欧洲的GSM垄断;同是在3月中旬,韩国SK电讯公司和日本合作伙伴共同发射了全球第一颗能够向手机和行驶中的汽车传输数字多媒体广播信号的通信卫星,掀开了广播和移动通信功能融合的新篇章;6月,ITU正式宣布2006年世界电信展将在中国香港举行,这是世界电信展创办多年以来首次在瑞士日内瓦之外的城市举行,亚太地区特别是中国电信业在国际上的地位有了突破性的提高。


  另外,“舍弃”也是2004年电信公司表现出来的一个新动向。在公司大的战略上,英国电信、NTT、Verizon通信等公司均制订了网络全IP化的中期计划,要将话音、数据服务转移到新型网络上来,传统PSTN网络未来将逐渐被舍弃;由于竞争的激烈和管制政策的变动,AT&T公司表示要停止发展个人电话业务,把重心放到商业用户上来;为了节约开支,保住最为核心的业务,大东电报局出售了在日本等地的业务部门,回归到英国本土。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


  在日新月异的信息通信行业,总有一些传统要打破,总有一些事情要割舍。面对竞争、面对更美好的明天,舍弃是一种勇敢的精神,在舍弃的同时,电信行业获得了继续成长的动力。


人民邮电报


 

责编:admin

转载请注明来源:2004年全球电信业年终回眸:残雪未能没马蹄

相关文章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