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VB领衔 美国顶级VC集体来华淘金内幕

    |     2015年7月12日   |   文库   |     0 条评论   |    297

||2009-02-07

在中关村清华科技园,SVB请到了一些留学归国人员进行交流,其中就有百度、搜狐、易趣的高管。

紧接着,在上海的行程中,SVB挑了一个下午,历时两个半小时进行12个公司的路演,其中大部分为互联网企业,三四家半导体公司。

SVB为路演进行了详细的准备,先100多家企业筛选,路演前,SVB与他们面对面交流,确保其演讲能力过关。SVB甚至查阅路演企业的商业计划书,以保证里面有足够的内容吸引在场VC。

拜访大公司也是行程中的一部分。在上海,他们拜访了中芯国际的芯片厂,顺带简单参观了张江科技园区。

最多的时间,还是晚上的社交聚会。SVB邀请了许多本土VC和企业家参与,包括盛大的陈天桥、易趣邵亦波、当当网创始人俞渝等,投资机构上海市风险投资、深圳创投、清华风险投资、上海联创、联想投资等也悉数到场。

服务者

这次访问的作用,在随后四年中慢慢表现出来。

从实际收益来看,这次行程中三分之二的机构后来在中国建立了办事处,开启了美国顶级基金在华淘金之旅。这些外资机构大规模的进入,也给SVB的业务带来业务增长。路演中几家公司也得到了投资。

也有一些VC结束该次行程后没有来华,关达强分析,这些VC本倾向于区域性为主,并不打算在海外扩张。另外,参加此次访问的一些合伙人回国后,未必能就中国市场与其他合伙人达成共识。

“他们都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市场,但他们会比较谨慎。”关达强说。

关达强回忆,在访问结束时,很多合伙人对中国原本的印象是从阅读中得到的,而离开时,看法有所改变。

唐·瓦伦坦,作为四家发言的机构之一,出现在访华结束后的媒体发布会上,他对记者说,他从来没有想到中国的开放程度如此高,他认为中国是25年前的硅谷。

他表示,这不是他最后一次访问,他会回来。半年之后,关达强就听到红杉准备建立中国基金的消息。2005年9月,红杉中国正式成立。

这次访华类似于一支催化剂,加速了部分机构在中国建立办公室的计划。在2005到2007年见,KPCB和经纬创投都在中国建立团队。NEA、柏尚、USVP选择进驻地点为,SVB上海办公室,直至2008年年初才搬离。

这次访华活动让硅谷银行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魏高思(Ken Wilcox)接到不少褒奖有加的电话,在随后,SVB也持续收到是否有第二次访华计划的询问。在去年11月,SVB通过两个月的筹备,又策划了一次美国LP访华之行。

在相当程度上,SVB扮演一个服务者的角色。在中国,它的注册公司为盛维商务顾问有限公司,主要为其VC客户在中国开展业务提供帮助。

除此之外,SVB借基金的基金,或者SVB金融集团投资渠道在华已有5年投资历史。在今年晚些时候,SVB将在中国开展直接投资业务,目前正在筹备基金中,主要形式为联合投资,不限制投资领域。

2005到2007年,红杉KPCB经纬创投……你所知道的最顶级的美国风险投资基金都来了。

这一次美国VC的集体东征,如果细细溯源,很可能肇始于2004年6月美国硅谷银行(Sillicon Valley Bank,下称SVB)率领美国顶级VC25人访华。

这个起点看起来虽然若隐若现,但这次访华却标志着美国顶级基金在中国淘金序幕拉开。

关键时刻到了

2004年6月,对SVB Global董事总经理关达强(Daniel Quon)来说,关键时刻到来了。

SVB中国团队以及美国同事为了组织美国VC来华一星期的访问已经足足准备了9个月。

此前一年,SVB带领美国VC组团在印度进行了访问。其中的一些机构随后在印度建立了办事处,与SVB班加罗尔办公室开始有了业务来往。

这次访问的成功,让SVB萌生组织这些VC访华的想法。这时候的SVB在中国已经建立了关系网络,积累了相当的市场经验,是最合适的“导游”。

SVB作为风险银行(venture bank),与世界上500多家基金建立联系并且提供银行融资服务,也为他们所投公司提供股权和债权融资服务。

同时,SVB在全球300多家基金中也有投资,大约50%在美国之外。SVB有两大投资渠道,一则通过SVB金融集团(SVB Financial Group)进行,二则通过基金的基金进行,目前总投入资金5亿多美元。

SVB金融集团负责规模较小的投资,一般出于战略投资目的,数值在100万美元之下,基金的基金投资规模在500万到3000万年美元之间。

正是和数百家基金的合作关系,SVB在与基金讨论行业前景、扩张计划中察觉到这些机构对中国的兴趣,但这些机构的困难在于不知如何入手。

SVB主动提出了组织访华的计划,并且准备邀请20家VC机构参加。不料,响应者多达50家机构,而行程所能包容的极限是25人。

“我们挑选那些管理出色,表现活跃,以及拥有优秀投资纪录的VC,在美国他们是顶尖的(Top Tier)。”关达强回忆。这些随行机构包括NEA、KPCB、红杉、USVP、凯雷、红点、柏尚、DCM、经纬创投等,教父级人物如KPCB的约翰·杜尔,红杉的唐·瓦伦坦,凯雷风险投资部负责人鲍勃·格雷迪(Bob Grady)都在其中。

艰苦的行程

不过,这个填得不能再满的行程让生活优裕的大佬们有些狼狈。

一些VC已经习惯乘坐私人飞机,有人十年未坐过美国联合航空。这次行动不得不让他们集体出行。有几个VC开始抱怨航空公司头等舱的服务,抱怨在机场丢了行李,随后,对寄予厚望的中国红酒也非常失望。

不过这些都没有影响这些投资家对中国的好奇心。在北京和上海展开的行程为时一星期,他们既同副总理,上海市市长等政府官员接触,也和互联网、消费品、半导体、电信领域的CEO等高层深度交流。

在他们所住酒店,也有多场小组讨论举行,议题诸如在中国如何投资,SVB邀请投资银行家、律师和会计师,讲解资本市场,公司海外架构,上市以及VC退出机制。

以年轮为界限的VC,表现出不同的风格。如老派人士,唐瓦伦·坦处处准时,喜欢记笔记;年轻一点的“不是那么自律,更喜欢做他们自己想做的事情”。

有几次,关达强“冷酷”地把几个迟到的VC扔在酒店,让他们打车尾随而至。

无论这些VC平常开的私家车是如何时髦,这次都必须挤在大巴里。这群人中有的是竞争对手,有的甚至互并喜欢,但其中所迸发出来的生气和活力让关的团队充满成就感。

转载请注明来源:SVB领衔 美国顶级VC集体来华淘金内幕

相关文章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