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光裕摆鸿门宴迎张继升 股权之争将结束?

    |     2015年7月12日   |   文库   |     0 条评论   |    270

||2009-02-07

  7月9日,三联商社停牌,并进行第四次股权拍卖,但最后以“无人喝彩”而流拍。

  对于三联集团持有三联商社股权的何去何从,昨天,本报记者采访了国美副总裁何阳青。他表示:“我觉得事情的发展已经越来越明朗了,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

  相关人士认为,对于此前三联集团在股权拍卖上,设鸿门宴让国美苏宁相争,国美可能会设局反制,让三联集团以低价出手所持三联商社剩余股权。

  守方:三联集团想7.2元以上卖?

  三联商社第四次拍卖起拍价为6.6元/股,由于拍卖现场无人举牌竞拍,拍卖持续6分钟后以流拍告终。

  在经历四次戏剧性的流拍之后,“看不清楚”已经成为各界对于这场“游戏”仅剩的评说。国美电器与三联集团之间这场历时5个月的股权之争正成为“财经事件娱乐化”的典型案例,这场“闹剧”拷问着企业的道德底线,也考验着投资者的耐心。

  但值得注意的是,虽说多次拍卖三联商社的9.02%的股权没变,但起拍价格却是不断上涨。

  从4月2日直至7月9日的三联集团9.02%的股权,经历了四次拍卖,四次拍卖前的参考价均为2.48元/股。4月2日拍卖的起拍价格为5.6元/股,之后的5月16日、6月17日,到这次的7月9日起拍价格均已涨到了6.6元/股。

  据之前国美电器总裁陈晓表示,三联商社9家直营店经营业绩都不理想,有两家门店面临停业,而三联商社其他资产则都在三联集团平台里,因此,现时的三联商社已无价值可言。

  对此三联集团似乎不认同,三联曾有人公开表示,其实,三联自己为这部分股权定了保留价,而这个保留价是高于7.2元的,但具体的价格只有张继升自己知道。如果达不到张继升的保留价,拍卖就是无效的。也就是说,即使三联商社的这部分股权进行第五次拍卖,国美也不可能拿下。

  攻方:国美集团想5元以下买?

  在开拍之前,就有行业人士指出,在三联集团与国美博弈激烈的态势下,恐怕很难有其他商家杀出来搅这潭浑水,而国美之前表示不参与竞拍的表态,施压成分颇大。

  从四次拍卖中不难看出,三联集团这部分被冻结的股权对国美而言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鸡肋”。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显然国美在乎的也只是个价格问题,那么国美希望的心理价位到底是多少?从几次拍卖可以看出,国美的合理价位一直在下探。

  从第二次参与的14.8元/股,到之后的7元/股左右。但此次拍卖,国美的心理价位似已大幅下探。

  有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这次拍卖起价6.6元/股,他(三联商社)到底值不值?”

  据记者了解这次拍卖三联集团并没有参与,两个竞买方中的一家为上次参与拍卖,并出面收购大中电器的战圣投资,本次很可能是代表国美来竞拍的。当然采访时国美副总裁依然否认了参与竞拍,但是国美显然很关注这部分股权的走向。至于另一竞买方,有消息称为一家名为“上海和贵物业”的公司,其身份颇为神秘。

  张继升在6月27日股东大会后的一番话,也证实了国美的心态。当时有记者问三联和国美有没有可能对即将拍卖的股权价格达成一致?

  张继升说:“他希望我出一个象征性的价格拿走,我肯定不同意。第一,在商言商,我们不会把这个股权用象征性的价格卖掉。第二,我们没有这个权力,因为三联集团也是一个有限责任公司,我们也有董事会,也有股东大会,我们也有国有资产股份。”

  国美副总裁在拍卖当天的一番话也为当时沉闷的拍卖现场提供了佐证,他说,三联商社的价格至少应在5元/股以下。

  当记者问及5元/股以下是否是合理价位时,何阳青也并没有否认,他同时表示照这样下去,这部分股权很可能还要经历几次流拍,但终究会到终点的。

  国美三联龙虎斗谁是赢家?

  实际上,对拍卖台上的2276万股限售流通股,国美在考虑多少钱合适的背后更有一个要还是不要的问题。

  拿下第二大股东,对上市公司而言成为理所当然的实际控制人,国美似乎完成了重组三联商社的第一步。

  但上市公司有可能就真的像国美所说“成为了一个空壳”。毕竟品牌、采购、物流配送及连锁加盟等诸多业务均在上市公司之外。

  接下来发生的事对国美来讲不可知的因素更多,三联集团会不会将品牌收归集团或者开收品牌使用费?又会不会将业务骨干悉数抽走另起炉灶?即便国美完全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抽调骨干力量全面接管上市公司,上市公司7家直营店周边的国美专卖店又将如何整合?左手打右手的游戏又如何收场?

  维持目前格局,三联集团似乎更乐见其成。

  张继升虽然一再说下一步“不好说”,但他的意见已在6月27日的股东大会上说得再明白不过。

  一是,不再谋求第一大股东的位置。张继升说:“现在三联集团有没有这个想法去做第一大股东?我认为这个事情我现在没法做评判。因为你即便是做了第一大股东,两家股东在旗鼓相当的情况下,对这个公司是非常不利的。最好的方法是双方握手言和,这是对股东、对公司、对员工都负责的一种做法。”

  二是随遇而安,见机而作。他回答提问时就说:“程序既然已经启动,我们就听其自然了,我们也不再想做什么努力,如果这部分股权仍然在三联手里,三联集团会尽心竭力地去做好,如果被第三方拿走,我们也希望能够把公司经营好。”

  “时间拖的越久、拍卖的次数越多对国美越不利,这是显而易见的。”何阳青对此表示。

  有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从第一次国美19.9元拿下三联商社之后,此后三联商社股权拍卖每次都流拍,这说明什么?”

  这位知情人士据此认为,三联集团在股权拍卖游戏中,正在进入国美设的圈套。

  至于是什么圈套,这位知情人士不肯说。只是讲道:“国美老板黄光裕不仅仅要低价拿下三联商社,同时还要设局让三联集团转让其它有效资产,以此让三联集团的影响力彻底从三联商社消失”。<P

转载请注明来源:黄光裕摆鸿门宴迎张继升 股权之争将结束?

相关文章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