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幕后走向台前 梅林达成盖茨的”女军师”

    |     2015年7月12日   |   文库   |     0 条评论   |    261

||2009-02-11

1月27日,比尔及梅林达·盖茨基金会 (The 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 宣布捐赠总额为3.06亿美元的农业发展资金用于促进非洲和世界其他发展中地区数百万小农场主产量和收入的增长。今年43岁的梅林达正是这个世界上头号慈善基金的主要决策人。

和比尔·盖茨一起过日子,和沃伦·巴菲特一同工作,即将拥有掌控千亿美元资产的权势——当众多年轻美貌的女子还在为如何嫁个千万富翁绞尽脑汁时,梅林达·盖茨早已站在一边,笑看风云了。

今年43岁的梅林达掌握着“比尔与梅林达·盖茨基金会”的主要决策权,目前该基金会的总资产已经达到376亿美元,已捐出资产达到144亿美元,超过历史悠久的洛克菲勒基金(Rockefeller Foundation),一跃成为世界上的头号慈善基金。与此同时,巴菲特在向盖茨基金捐助34亿美元之后,已经许诺明年将会把自己手中所持有的900万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B股股票如数奉上。有经济学家估计,如果这些股票继续保持上涨势头,而盖茨夫妇仍然源源不断地将私人资产转移到盖茨基金上,那么最终盖茨基金的规模将达到1000亿美元。将盖茨基金经营得有声有色的梅林达,此时顺理成章地成为公众的焦点。

从幕后走向台前

出生于美国得克萨斯州东北部城市达拉斯的梅林达,直到大学时仍然是一个羞涩的女孩,当众发表演讲就会脸红。她的父母是典型的中产阶级,不分昼夜地辛勤工作,不曾有过什么非分之想。而从机缘巧合成为当年世界首富的妻子开始,梅林达似乎已经无法逃脱公众的目光。大多数人看到的是盖茨一家居住在华盛顿湖边高科技的豪华府邸,过着锦衣玉食、风光无限的日子,而梅林达为扮演好她的角色所付出的心血、经历的蜕变,以及她为此所牺牲的隐私、安全以及生活中的简单与安宁,却是鲜为人知的。

上世纪90年代后期,事业正如日中天的比尔·盖茨卷入到了一场严峻的“反托拉斯”司法调查中,而他本人则成为了公众眼中典型的欺负弱小的商业“恶棍”。此时,梅林达所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作为盖茨妻子的她却艰难转身,做出了抉择——从盖茨的身后逐渐走向公众,让人们了解他们的真实面目。“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经营慈善事业,造福更多人,成为从高中就开始关注人类未来命运的梅林达的工作重点。

这种适应过程对于梅林达来说,相当漫长。“等我的小女儿上全日制小学的那天,我就会真正走到台前来。”原本不擅长公开发表演讲的梅林达,如今在镁光灯的照射下,面对300名不同国籍的科学家、医疗专家、卫生部门官员时,侃侃而谈,大胆提出根除疟疾计划时,已经表现得相当自然。当然,除了比尔·盖茨之外,不会有人知道在前天晚上,在送走了4名非洲国家的卫生部长之后,梅林达还在不知疲倦地为这次演讲做着准备。“赶快休息吧,你对疟疾已经相当了解了,没什么好担心的”,连以“工作狂”著称的盖茨,对妻子在母亲、妻子、基金决策人三重角色的不断转换中所做的努力,都表现出相当的敬佩之情。

盖茨需要梅林达

很多与比尔·盖茨有交情的人都认为,是这个在年龄上比他小了9岁的夫人,让他在应对公众的态度上变得更加耐心、随和,富有同情心。“胡说八道,绝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尽管盖茨表面上坚决否认,但是他说话时不能自已的咧嘴微笑已经证明了一切,其实私下里他也欣然承认,正是在梅林达的帮助之下,他以轻松的心态逐渐适应着由总裁到慈善家的角色转变。从1991年起就成为盖茨朋友的巴菲特也直言不讳,“盖茨需要梅林达”。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盖茨基金能有今天的成就,除了秉承美国成熟的基金管理模式外,就是梅林达全盘考虑的能力与盖茨的出众智慧相辅相成的结果。尽管盖茨的绝顶聪明为世人所知,但是他的野心勃勃和尖锐,以及过分客观、科学却成了一柄“双刃剑”。与盖茨夫妇有过合作的U2乐队主唱波诺(Bono),就一针见血地说:“盖茨总是过于强烈,我甚至有时称他为‘杀死比尔’,而梅林达在他身边,为他带来了理性。”在基金会作出捐助决策时,盖茨时常要和梅林达共同讨论问题。在最近的盖茨基金捐助的艾滋病、疟疾和肺结核的项目上,盖茨把注意力集中在了疫苗研究和制定科学解决方案上,而梅林达则更关注于帮助人们减轻病痛,“也许我们在办公室里制订的计划不能真正挽救孩子们,我更愿意前往遥远的印度农村,亲眼看到那些孩子是如何获得救助的。”从巴菲特的话语中,人们也不难体会出这位投资专家对梅林达的欣赏,“和盖茨出色的头脑相比,梅林达把控全局的能力更胜一筹。”而他也表示,如果没有梅林达,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放心地将巨额资产全盘捐给盖茨基金。

转载请注明来源:从幕后走向台前 梅林达成盖茨的”女军师”

相关文章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