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哲:我是阿里巴巴合伙人 不是职业经理人

    |     2015年7月12日   |   文库   |     0 条评论   |    245

||2009-02-11

3月18日,北京,阿里巴巴上市后第一份财报出炉,卫哲打着一条象征“喜庆色彩”的红色领带端坐台前……

最年轻的全球500强企业掌门人,职场三级跳的典范,十足的金领,风光无限的阿里巴巴B2B业务掌门人,以上词汇都被经常用来描述卫哲。

在阿里巴巴工作,卫哲身上的光环似乎更亮了。阿里巴巴给了卫哲一份最体面的工作,当然这也绝不是一份简单的工作。

金领的亮眼简历

对于不少初涉职场的新人来说,卫哲是值得崇拜的偶像,而更多的人则希望能够像他一样迅速取得成功。谈起自己的经历,记者面前的卫哲似乎有些掩藏不住自己内心的得意,他抢过记者的话头说:“还是我来替你总结一下我的经历吧。我的经历其实不复杂,可以说是用两个7年,经历了两个行业和4个公司。而且还干得都不错。”

虽然是轻描淡写,但卫哲一语带过的却是一份让人再羡慕不过的简历。1993年,大学毕业,进入上海万国证券公司,第一份工作是翻译兼秘书。从秘书到一个部门的负责人、再到万国证券资产管理总部副总经理,只用了1年时间。随后,转去普华永道担任高级经理。做到东方证券投资银行总部总经理时,只有28岁,是中国七大证券公司中最年轻的投行总经理。2000年开始,投身零售业,出任百安居(中国区)执行副总裁兼财务总监。2002年,出任百安居(中国区)总裁,年仅31岁,成为世界500强最年轻的中国总裁。现在,又在全国最大网络公司阿里巴巴里谋到一份股份仅次于马云的工作。

有了这样一份简历,卫哲有资格为大多数职场人上一堂生动的职场课。他确实也是这样做的,他写了一本书,书的名字叫《金领》。他告诉记者,自己最后的职场归宿是校园,如今的工作积累都是为了有一天可以在课堂上讲解最生动的案例。

跨过低谷拓新路

卫哲的职场经历看起来那么完美,然而,这却不是他的全部。“这是我人生的最低谷。”卫哲在总结他的1995年时声音有些低沉。那一年,他遭遇了人生道路上的第一次重大打击,年轻的翻译官姐姐在日本阪神大地震中罹难。同年,卫哲所在的万国证券被收购。他不得不一边默默安慰已经上了年纪的父母,一边为自己的未来规划新的出路。

如今,谈起那段过往,卫哲已然释怀。对于家庭,他已成长为支柱,曾经为了离家近一些,推掉不少需要在海外工作的机会。对于事业,他甚至可以自我解嘲般地说:“工作的前7年,我所在的公司都在被别人收购,工作的后7年,我所在的公司终于可以收购其他公司。”

除了1995年的人生低谷,卫哲的职业生涯也并非顺风顺水。“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的每一次跳槽,都是降薪和降职位。”卫哲这样概括自己的跳槽经历。虽然,卫哲在新的工作中总是很快实现了升职和加薪,但是,这其中甘苦自知。

从万国证券转到永道,卫哲被当年多少渴望进入外资公司的同龄人羡慕,但是,对于他来说,却是克服从有司机和秘书到被30个人管的心理落差。永道被收购,当时身处英国的卫哲,由于更接近核心层,清楚意识到随着两家公司整合,此前被承诺的合伙人位置恐怕没有了。离开还是继续坚持,不是一个简单的选择题。来到百安居(中国区),从1家门店奋斗到50多家门店,卫哲逐渐用业绩克服了同事们对他这个零售行业新人的不信任。

离开百安居,卫哲又一次面临考验。一个初涉网络的新人,是否能把阿里巴巴带上一个新高度。他的第一份成绩单,阿里巴巴上市后第一份财报在3月18日出炉了。而这个考验,才仅仅是开始。

“我是阿里合伙人”

虽然经历了不少的沟沟坎坎,卫哲却总能成功跨越过去。同时,这些沟坎,甚至成为他如今的“财富”。曾经有人评价,完美职业经理人应该具备很多要素。良好的无障碍交流外语能力,财务、销售、管理等多方面的学习工作背景,同时又必须有在国有、外资等不同性质企业中的工作经验,还要具备跨行业工作的能力。这一切卫哲几乎都符合。

在多个场合,卫哲对于自己职业经理人的名头始终定位很清楚。然而,来到阿里巴巴,他却不再愿意称自己为职业经理人。

当记者问到,马云选择他,是否因为他是一个上市公司需求的“完美职业经理人”时,他立刻纠正说:“在阿里巴巴,我是公司合伙人,已经不是职业经理人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卫哲是有“合伙人”情结的。当初他离开被收购的永道公司,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合并后的普华永道,他看不到成为合伙人的前景。职业经理人的卫哲把百安居带到了新高度,也许正是合伙人的身份才诱惑卫哲转而投身阿里巴巴。合伙人,另一个层面的意思则是自己人。

经过一年在阿里巴巴的工作,卫哲越来越“自己人”。即使谈到家乡上海,卫哲也显得十分“敬业”。也许是由于阿里巴巴总部在杭州的缘故,卫哲谈起上海时更多让自己“置身事外”。他说:“我在阿里巴巴上市公司CEO的位置上,也就代表我所说的每一句话不仅仅是我个人的意见。”

正因为如此,他能够把上海看得更清楚。他清楚地意识到上海近几年遭遇到了外贸瓶颈,他也知道,阿里巴巴在上海还没有能够打开中小企业市场。但是,当被问及阿里巴巴有没有可能把总部搬到上海时,他笑着说:“没有道理因为那一块地方的业务薄弱,需要扶持,就把总部搬到那里去。”

打理得毫无皱褶的名牌西服,梳得一丝不乱的头发,卫哲的外表轻易让人相信他是一个上海男人。然而,阿里巴巴的工作经历,似乎让他骨子里多出了一点“阿里人”的味道。当被评价为和马云在气质上越来越相似时,他神秘一笑,说:“我们确实有点像。”

转载请注明来源:卫哲:我是阿里巴巴合伙人 不是职业经理人

相关文章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