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猫猫”追踪:宣传部被指有干预司法嫌疑

    |     2015年7月12日   |   文库   |     0 条评论   |    272

||2009-03-07

画面上的这个男子叫李荞明,现在他和躲猫猫一词成为网络上最受关注的焦点之一,因为十几天前他在看守所里突然死亡。事件发生后,警方称,死者是在看守所里放风的时候,跟狱友一起玩”躲猫猫”,撞到墙上导致”重度颅脑损伤”而死亡的。这一说法,引起了社会的强烈关注。有关李荞明之死的各种猜测随即在网络上流传开来,今天,关于李荞明的司法鉴定报告正式由昆明市公安局以公告的形式向社会发布。

尸检报告结果的公布,宣告了这起哄动一时的案件已暂告一段落。曾经引起网友广泛质疑的”躲猫猫”事件看起来也有了一个比较明确的结果。那么,这起案件的来龙去脉究竟是怎样的呢?我们的记者在事发后第一时间赶到了事发地云南省晋宁县,对这一事件进行了追踪。我们一起来看一下这起事件的来龙去脉。

躲猫猫事件回溯

24岁的玉溪北城镇男子李乔明因盗伐林木被刑拘,今年1月30日进入看守所,2月8日下午受伤住院,4天后在医院死亡,死因是”重度颅脑损伤”。对于死因,晋宁县公安机关给出的答案是,当天李乔明受伤,是由于其与同监室的狱友在看守所天井里玩”躲猫猫”游戏时,遭到狱友踢打并不小心撞到墙壁而导致。随即,这条新闻迅速窜红网络,在网络上引发热议,”躲猫猫”一词被网友们评为年度最新网络雷词。

记者出镜:2月19号下午,云南网上的一条新闻,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网友的关注,云南省省委宣传部,要组织十名网友,组成一个调查委员会,对躲猫猫舆论现象进行关注,在这个消息发出之后,短短几个小时之内,就吸引了全国各地五百多个网友的报名电话。

宣传部的公告表示,玉溪市红塔区北城镇青年李乔明在看守所受伤、不治而亡一事,广受媒体特别是网络媒体的关注,为满足社会公众的知情权,云南省委宣传部将会同相关部门组成调查委员会,于2月20日上午前往昆明市晋宁县具体事发地,对”躲猫猫”舆论事件真相进行调查。现面向社会征集网民和社会各界人士代表10名,作为调查委员会成员参与调查。公告还称,报名时间从”现在开始,到2月19日晚上20时截止”,并公布了报名电话和一个QQ号。

采访宣传部副部长:在这个躲猫猫事件,它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案子,而已经演化为一个公共舆论事件,所以我们从宣传部门的角度,我们觉得应该尊重社会公众和网民的知情权,和参与权、监督权。所以我们基于这一方面的考虑,我们觉得应该尽快把真相还给公众,所以我们组织了这么一个由社会公众和网民来参与的这么一个调查委员会。

2月20日上午8时30分,”躲猫猫”事件调查委员会15人赶赴晋宁,素未谋面的委员会成员在前往晋宁的客车上召开了第一次会议。委员会形成共识,拟定出了他们认为直指核心的三个程序:首先听取晋宁县公安、检察等部门的情况通报,并进行提问;然后前往看守所案发现场地查看;并且向事发当时的值班民警、看守所医生咨询情况、查阅事发当日看守所的监控录像,查阅法律允许查看的相关文字卷宗等问题。网友调查员抵达晋宁县公安局后,晋宁警方对”躲猫猫”事件进行了情况说明和介绍,同时回答了调查团成员的提问.。

副局长:那么昨天这个调查委员会通报当中,我们检查机关已经通报了,目前没有发现公安民警,看守所民警,在关押期间,有严刑逼供,没有发现有严刑逼供,没有发现有民警故意伤害,没有发现有牢头狱霸,等等这一些情况,并且呢,到目前为止,检查机关通报的,没有发现我们的民警有失职、渎职的行为。

警方介绍,事件是在玩游戏的过程中造成的,是意外事故,直接导致李乔明死亡的原因是,犯罪嫌疑人普某在游戏过程,与李乔明发成冲突,对李乔明的胸腹部踢了一脚,并对头部右侧打了一拳,导致李乔明撞在监室门框上。晋宁警方说,整个事件叫做”躲猫猫”是一种误传,其实李乔明等人玩的是一种叫”瞎子摸鱼”的游戏,事件发生后李乔明的眼睛上还蒙着一块布。

阎国栋:当时他不是玩一块瞎子摸鱼的游戏,他用一块布蒙在眼睛上,这块布我们已经依法提取了。

在和警方座谈后,调查委员会全体成员获准进入看守所实地考察。

记者出镜:独立调查团的团员,他们在进入晋宁县看守所之前,被要求把他们的手机、照相机和摄像机,交给所里代为保管,所以我们没有能够找到任何支持他们在看守所内活动的视频资料,不过我们可以通过对他们的采访,而大致了解,他们在这里的所见所闻。

杨之辉,云南网记者,本次事件的媒体调查员之一,网友调查团的委员。

杨之辉:整个调查委员会的15名成员,然后在办理了相关的登记手续,然后把身上的影像设备和通讯设备进行登记存放以后,然后我们在看守所的领导,包括他们市公安局的领导带领下,通过这个巡视走廊,去察看整个监区,然后重点对那个9号监舍去做了一个了解。

记者:在这个9号监舍里面,警方向你们展示或者看了什么样的东西?

杨之辉:我们是通过一个监控窗口看到的,我们是在二层小楼上,平常执勤民警巡视的走廊上看下去的,当时的话,它是整个里外两间,里面就是休息间,主要是犯人睡觉,不是犯人,准确讲是在押人员休息的地方,有18平米左右,长度为6米,宽度约为3米左右,18平米,然后外间就是所称的放风区,放风区的话大概有五六个平米左右。

记者:警方叙述说这个受害人李乔明,他当时被打是在什么地方?

杨之辉:当时就是在放风区,然后当时警方的话,也给我们指了一下大概游戏的位置。

20日中午1点30分左右,”躲猫猫”调查委员会监狱现场探察结束,成员们将于晚些时候形成一个书面的联合调查报告,经调查委员会所有人签字后提供给各媒体发布。对于晋宁县公安局代表共进午饭的邀请,调查团婉言谢绝了,午饭由团员们AA制自行解决。

从 10 点 30 分到1点30分之前的3个小时内,网友调查员究竟探查到了什么?面对网友调查员提出的探查程序,警方又作何回应呢?在网友调查员结束调查后,记者第一时间采访了网民调查员成员边民及晋宁县公安局主管看守所工作的副局长阎国栋。

面对国内首次由网友组织的独立调查团,警方首次面对媒体袒露接受调查的心态。

采访阎国栋:一方面呢,我认为,网友也好,媒体也好,介入这个事件的调查,那么有权对我们公安机关的工作进行监督。我们考虑,我们考虑,尽可能,最大限度地公开可以公开的信息,可以公开的信息,另一方面我们认为公开信息的必须在法律的框架内,就是说任何单位、组织和个人,都必须在法律的框架内行事。

边民,本次躲猫猫事件网友调查团副主任,云南网人在中文论坛上的拍砖高手,人称”云南响马”,在各大论坛里以思想独立,敢作敢说著称。

记者:那么就是说经过你们调查之后,比如说就您个人,对这次调查结果怎么样?看法怎么样?

边民:我个人的看法,就是调查本身,案件,所谓事实真相这一点,很失望,而且呢,在去之前,就抱着很多疑问,调查之后呢,是疑问更多。

转载请注明来源:“躲猫猫”追踪:宣传部被指有干预司法嫌疑

相关文章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