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瘾标准未成免死金牌:毒杀父母青年伏法

    |     2015年7月12日   |   文库   |     0 条评论   |    79

||2009-03-11

射洪青年胡安戈以做水产生意为名向父母要了5万元本钱,可是他却把这笔钱用于打网络游戏,由于担心父母查账,就两次用“毒鼠强”将父母毒死。胡安戈被遂宁中院一审判处死刑后,我国首部《网络成瘾诊断标准》正式将玩游戏成瘾纳入精神病诊断范畴。但是该标准并未成为这名“超级网虫”的免死金牌。

  2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签发胡安戈执行死刑命令。昨日,遂宁中院在射洪县对胡安戈执行死刑,至此震惊全国的“胡安戈案”尘埃落定。

  沉迷网络游戏 五万生意款被花光

  胡安戈今年23岁,家住射洪县金和园小区。2005年大专毕业后回到射洪,一直没有找到工作,打网络游戏成为他最大的爱好。2007年三四月份,胡安戈向父母提出,要到陕西咸阳做水产生意,需要5万元本钱。父母认为儿子应该出去闯一番事业,遂满足了他的要求。

  可是,胡安戈拿到5万元现金后,却到成都租房,购买用于网络游戏的各种装备,终日以打网络游戏打发时光。短短几个月时间,胡安戈把5万元花费殆尽。当年7月,父母问生意怎么样,胡安戈说“生意不错”。父母提出要到咸阳看看他的生意、看看他的账目。胡安戈担心父母查出真相,无法面对父母,即产生了杀死父母的想法。

  担心父母查账 儿子两次毒杀双亲

  通过互联网,胡安戈查询到使用“毒鼠强”杀人的方法和购买该毒药的渠道。当年7月14日,胡安戈将“毒鼠强”拌入当晚吃剩的小菜里。15日,胡安戈的父亲在早餐时吃了小菜后感到身体不适,经送往医院抢救脱险。但他没对儿子产生怀疑。

  父母没有被毒死,胡安戈并没悬崖勒马。7月20日,胡安戈又购买了45包“毒鼠强”带回射洪县家中。24日12时30分,胡安戈趁父母不备,将“毒鼠强”拌入午餐的凉拌牛肉中,其父母食用后中毒身亡。7月27日胡安戈被抓捕归案。12月,遂宁市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胡安戈死刑。

  沉迷网络是病?家人申请进行鉴定

  胡安戈提起上诉,并表示很后悔。他的婆婆等亲属都希望法院能给孩子重新做人的机会。

  去年11月8日(胡安戈案尚在二审阶段时),我国出台了首部《网络成瘾诊断标准》,该标准把玩游戏成瘾、网恋网婚成瘾正式纳入精神病诊断范畴。这让家人看到了胡安戈的一线生机。

  去年11月10日,胡家人正式向四川省高院寄出一份申请,请求对他沉迷网络毒杀父母时是否患精神病及刑事责任能力进行鉴定。据悉,这是四川乃至全国首份此类申请。对这份申请,网民在网上吵成一锅粥,包括央视在内的媒体对此进行报道、分析。大多数网民、媒体的观点是:不能因为网络成瘾,就鉴定为精神病患者,网络成瘾不能成为免责、免死金牌。

  法律人士:网络成瘾不是“免死金牌”

  今年2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签发了胡安戈执行死刑命令。对此,射洪县法院一法官介绍,在省高院判决书和最高人民法院的死刑复核裁定书中,根本未提及、更没有采纳“胡安戈网络成瘾是精神病患者”说法。

  四川助民律师事务所主任廖丹称,胡安戈网络成瘾是事实,但纵观毒杀双亲经过,胡安戈完全是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人。“如果把网络成瘾纳入精神病诊断范畴,那么赌博成瘾、跳舞成瘾应不应该纳入精神病诊断范畴?”廖丹还称,网络成瘾不是法医学上的精神病患者,省高院的终审判决和最高人民法院的死刑复核裁定书、最高人民法院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具有标志性的意义,那就是法律不承认网络成瘾的免死金牌地位。

  相关链接

  网络成瘾,又称因特网性心理障碍,临床上是指由于患者对互联网络过度依赖而导致的一种心理异常症状以及伴随的一种生理性不适。在《网络成瘾诊断标准》中,网络成瘾分为网络游戏成瘾、网络色情成瘾等5类。但是,网络成瘾的概念也受到了不少学者的质疑,也有人认为,网络成瘾是一种被心理学家和研究者夸大的说法。

转载请注明来源:网瘾标准未成免死金牌:毒杀父母青年伏法

相关文章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