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被抹平了”,中国的位置在哪里?

    |     2015年7月12日   |   行业要闻   |     0 条评论   |    664

|关逸民|2007-08-31

    必须承认,托马斯•弗里德曼并没有疯———如同500年前哥伦布用行动证明世界是圆的一样。这位21世纪“全球化”传教士几年中几乎跑遍大半个地球,目的就是要证明世界正在“扁平化”。然而,正在崛起成长中的中国服务外包产业的前景并非一帆风顺。

    2005年,《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发表,弗里德曼“世界是平的”的论断一时间成为最轰动的趋势话题,他试图告诉人们,经济全球化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必然规律。抹平的世界提供世人更多的商机、新的挑战与新的合作伙伴。只要有雄心,不管在哪里,都不会被边缘化,因为竞争的立足点变平等了。即使是家庭式工作室、个人也可以和大企业抢生意。一件来自中国制造的产品,给中国带来制造业就业,但同时也给美国带来产品设计、货运,进口、零售等环节的就业机会。

    弗里德曼著书的动机是缘于2004年的一次印度之旅,那一次到了印度的硅谷———班加罗尔之后,他虽然知道自己确实到了印度,但是感觉上却好像还是在美国。《世界是平的》强调印度与中国的崛起。据说,此书问世之后对美国产生相当大的刺激。书中有一段描述是这样的:“小时候常听爸妈说:‘儿子啊,乖乖把饭吃完,因为中国跟印度的小孩没饭吃。’现在他则说:‘女儿啊,乖乖把书念完,因为中国跟印度的小孩正等着抢你的饭碗。’”

    他甚至坚信,“平坦的世界”对中小型公司更有好处。当全球化刚开始时,人们认为只有像沃尔玛这样的巨型公司,或者像eBay这样的为个人服务的专业公司才有机会,而不看好中小型公司。但在“平坦的世界”里,中小型公司一样有机会,中小型公司可以利用外包,把人力资源外包,把会计业务外包,甚至把法律事务外包。也就是说,现在的公司可以用更少的花费和资源运营公司。

    “扁平”是近年全球化趋势的特征,它允许世界各角落的人们在一个全新的层面上合作或竞争。全球化已经不是一种选择,而是一种现实。国家与国家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保护主义,在商业环境上越来越薄弱。企业被迫不断地创新改革,企图以更低廉的成本、更快速的反应,追求更贴近顾客的服务或是商品。

    科技、经济和政治革命正在铲平各种壁垒,计算机科技与网络科技等信息科技使得社会的生产、生活方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被“抹平”的同时,也加剧了两极化的趋势。这是平坦世界中的不平。原本处于企业中层的管理人员失去作用了,原本企业与企业间、国家与国家间的中介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计算机科技或网络平台。

    网络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阻隔,甚至让国界都变得模糊起来,全球成了零时差。信息科技的进步导致了中间化,进而让两极化愈演愈烈。但是,两极化不会是绝对的二等分,即中间层并非平均向两极分化,而是几乎全部向下走,所以下层将占有95%的比例,而上层只占5%的比例。下层也将呈现“整体平坦化”的趋势,即下层原本不平坦的地方在中层向下延伸的过程中融合取平。但是,很明显,还有5%的上层是扁平中的不平,现在已经有一些企业因为找到了自身竞争的差异化,占据了这个区间的优势。

    两极化最直接的影响就是社会贫富之间差距的继续增大,95%的个人成为资源缺乏者或者就是贫穷一族。换句话说,5%的人拥有95%的资源,掌握95%的权力与财富。形象地讲,如果你不能在短时间内成为年薪20万以上的高阶层人员,那么未来只能安贫乐道,在5万以下年薪的阶层生活,年薪10万的中层将日渐消失!对于企业而言,两极化趋势也很明显,要么成为掌握市场的大型企业,要么就成为提供满足客户个性化需求的小型品牌公司,否则,就只能在扁平的范围内徘徊。国家的发展也是如此。未来如何找到这种扁平中的不平处,这是每个个人、企业和国家都要面对的问题。

    当前,我国正面临新一轮的世界产业转移浪潮的冲击,服务外包逐渐成为新的重要推动因素,是机遇,也是挑战。如果我们的“豪情”仅仅停留在各类豪言壮语,在实践中却偏离“理性”的边界,那么,中国在世界产业分工中的位置将变得飘移不定。因此,在这个意义上说,只有看清我们现在身处的位置,才可以进而把握将来。

    我国服务外包产业起步较晚,但基础比较扎实,发展前景广阔。加快发展服务外包产业,不仅有助于我国进入全球产业链的高端,在利润创造、效率提高和技术创新方面赶上世界先进水平,还有助于构建资源消耗少、附加价值高、吸纳就业多的产业结构体系,扩大服务业占GDP的比重,也有利于服务外包企业在国际化和规模发展的基础上培育创新能力,推进产业结构调整升级,增强企业竞争力。

    但是,对于服务外包产业面临的形势,我们同样要有清醒的认识。一方面,我国服务业总体上供给不足,结构不合理,服务水平低,竞争力不强。另一方面,我们要借鉴国外成功经验,以发展服务外包产业为切入点,积极参与服务业全球化进程,稳步扩大基础性服务业和现代服务业的开放力度,完善服务业双向投资贸易政策,特别是全面提高服务业吸收外资水平,带动整个服务业快速发展。

    人们对由“中国制造”向“中国服务”转变的迫切向往,大概源于对制造业的传统发展模式所造成的弊端的憎恶之情。其实,制造业的发展与高消耗、高污染、低附加值等传统弊端间没有必然的联系。中央已高瞻远瞩地提出走新型工业化道路的发展思路。依靠现代信息技术、现代服务业的支撑,强调自主创新,按照循环经济的发展模式,减少、甚至消除传统模式下的弊端是完全可能的,中国确立“世界办公室”地位将并不遥远。

责编:admin

转载请注明来源:“世界被抹平了”,中国的位置在哪里?

相关文章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