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城农商行资产规模仅450亿元 12亿元投资坐拥村镇银行达39家

    |     2019年5月30日   |   场景研究   |     评论已关闭   |    139

在延期近一个月后,浙江温州鹿城农村商业银行,终于在日前对外发布了其2018年年报。年报显示,去年,该行净利润增长迅猛,同比增长逾50%。

与此同时,《证券日报》在这份姗姗来迟的年报中还发现,这样一家资产规模仅450亿元的地方农商行,旗下竟然拥有高达39家村镇银行。上述村镇银行中,鹿城农商行作为控股股东、持股比例在50%以上的多达23家。而贵州省则成为了这家来自浙江的农商行布局的重点地区,该行旗下共有27家村镇银行遍布于此。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全国村镇银行开业数量已增至1616家,在银行业整体法人数量占比达35.22%。

东方金诚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远认为,农商行设立村镇银行主要为了突破地域限制,未脱离农商行“做小做散”的宗旨。设立村镇银行有助于农商行实现跨区域经营,但另一方面,设立村镇银行将导致农商行管理半径拉长,可能会对农商行经营管理形成压力。且主发起行和村镇银行经营区域存在差异,容易出现制度不适用或执行不到位等问题。

对于旗下近40家村镇银行目前的经营情况,鹿城农商行相关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咨询时表示,“由于相关领导不在,不方便回答。”

  坐拥39家村镇银行

    投资成本合计近12亿元

《证券日报》记者查阅鹿城农商行2018年年报发现,对于这样一家资产规模不足500亿元的地方农商行,其拥有的村镇银行数量高达近40家,且在近六成的村镇银行持股比例在50%以上。

在鹿城农商行年报中披露的按成本法核算的长期股权投资明细表中,列出的“被投资单位”一栏全部被各家村镇银行所占据,而这一长串由其所发起设立的村镇银行数量高达39家,这些村镇银行均以“富民”命名。

资料显示,鹿城农商行是在温州市郊农村信用社的基础上,历经多次农村金融体制改革发展而来。2005年6月份完成一级法人体制改革,变为鹿城农村合作银行,并于2013年6月份正式更名为鹿城农商行。

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鹿城农商行在上述村镇银行持股比例在20%-100%之间,并是其中大多数村镇银行的控股股东,其持股比例超过50%的村镇银行数量达23家。

从该行披露的投资成本看,鹿城农商行对于上述39家村镇银行的初始投资成本合计达到11.92亿元。而具体到单个村镇银行则是差异悬殊,投资成本多则上亿元少则仅数百万元,绝大多数村镇银行的初始投资成本为数千万元。其中,浙江上虞富民村镇银行、浙江东阳富民村镇银行的初始投资成本最高,分别为1.19亿元和1.02亿元,上述两家村镇银行也是仅有的投资成本过亿元的银行。

一家截至去年年末资产规模仅为450亿元的地方农商行,发起设立的村镇银行数量如此之多,这与鹿城农商行的发展战略有着重要关系。在该行官网上,其对发起设立村镇银行着墨颇多。官网的宣传称,该行牢牢坚持“做小、做广、做精”的经营定位,在立足当地金融服务的同时,批量发起设立村镇银行,努力实施“跨区域”发展战略,拓展发展空间。

徐承远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设立村镇银行有助于农商行实现跨区域经营,且相比设立异地支行,设立村镇银行可引入其他股东,也能降低资本金消耗。”

由鹿城农商行主发起的首家村镇银行——江西萍乡安源富民村镇银行于2012年3月份开业,截至目前,其已开业的村镇银行数量有39家,已累计获监管部门批复同意筹建的村镇银行数则达到了43家。据了解,鹿城农商行旗下的各村镇银行,以农村、农业、农民为主要服务对像,以小微企业及个体工商户为服务,贷款基本投向“三农”、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全国村镇银行农户和小微企业贷款合计占比91.18%,已连续五年保持在90%以上。

《证券日报》记者发现,鹿城农商行发起设立的39家村镇银行分布于贵州、浙江、江西、上海以及河南等地,而贵州省成为了其布局村镇银行的重点省份。该行旗下共有27家村镇银行遍布贵州八个市(州)。

 全国村镇银行数量持续增长

    业绩水平参差不齐

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全国村镇银行开业数量已增至1616家,在银行业整体法人数量占比达35.22%。截至去年年末,村镇银行资产规模1.51万亿元,负债规模1.33万亿元,规模指标的增速高于银行业平均水平。

村镇数量快速增长之下,其盈利水平则参差不齐,部分村镇银行盈利能力较弱。

从上市银行披露的所控股村镇银行业绩看,去年净利润在千万元以上的村镇银行只有区区数家,而盈利过亿元的村镇银行只有由长沙银行控股的湘西村镇银行一家。其他多数村镇银行全年的净利润在数十万元至数百万元之间,且还有多家银行净利润在万元以下甚至出现亏损。

有业内人士指出,近年来,频频出现的银行打包转让村镇银行股权的信息,除了银行自身业务结构调整以外,或也与旗下村镇银行经营状态不佳不无关系。

对于部分村镇银行盈利能力薄弱问题,徐承远对《证券日报》记者指出,受限于品牌影响力弱、业务拓展难度大,村镇银行创收能力存在不足。再加上不良贷款率高企、拨备计提压力对盈利形成的侵蚀,这些都会让部分村镇银行一些业绩难以让人满意。

他同时指出,村镇银行在经营中还面临一系列问题,首先,受渠道和规模限制,市场竞争力不足。由于村镇银行普遍成立时间较晚,存在网点布局少、规模小、业务类型单一等问题,在区域市场缺乏品牌知名度,竞争力薄弱。其次,资产质量下行压力大。村镇银行客户以三农及小微企业为主,借款人经营效益下降会对贷款质量形成冲击,且有的村镇银行自身风险管理意识弱、不良贷款处置措施单一,信用风险管理压力较大。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鹿城农商行在其年报中并未披露旗下村镇银行2018年的具体盈利情况。但该行2018年投资收益达到3.8亿元,同比增长28.19%。

 年报虽延期披露

    业绩答卷亮眼

拥有近40家村镇银行的鹿城农商行,尽管年报延期披露,但该行去年业绩答卷则表现不俗,净利润同比增长逾50%。

此前,因无法于4月底前按规定披露2018年年报,鹿城农商行对外发布了相关的风险提示公告。而对于年报延期披露的原因,该行彼时给出的解释为:由于公司下属子公司众多,合并财务报表工作量巨大,且由于部分下属子公司尚未完成2018年度财报审计工作,因此公司无法在规定的4月30日前披露年报。显然,旗下拥有数量如此多的村镇银行,这也让鹿城农商行年报编制工作耗时较长。

尽管年报较规定截止时间延期了近一个月时间,但鹿城农商行去年的业绩还是可圈可点的。

截至2018年年末,该行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2.51亿元,同比增长19.52%;净利润6.26亿元,同比增长高达54.43%。鹿城农商行去年资产质量也有提升,截至去年年末,该行五级不良贷款余额2.13亿元,比年初减少5820.13万元。五级不良贷款占比为0.94%,较年初下降0.43个百分点。

来源:证券日报 吕东

转载请注明来源:鹿城农商行资产规模仅450亿元 12亿元投资坐拥村镇银行达39家

相关文章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