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外包的梦想和实务

    |     2015年7月12日   |   行业要闻   |     评论已关闭   |    1072

||2008-01-16

成都服务外包战略的梦想正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得到执行,“中国的班加罗尔”也许还是个口号,但领导层意识的转变将是产业发展的最大利好。支持服务外包产业发展,除了写字楼,更重要的是公共服务平台、知识产权保护环境、高端人力资源等。服务外包企业对人才、新型金融政策都提出了新要求,成都高新区正在尝试着解决。

不到成都,无法体会所谓柔美的魅力;不到成都高新区,会想当然地将成都列为以低成本为优势的西部城市。

成都有志打造“中国的班加罗尔”。目前,成都市决策层为促进当地电子信息产业发展,拿出30亿元投向该产业。成都希望到2010年电子信息六大主导产业占成都市工业比例达85%以上;到2010年,形成10平方公里以上的软件产业聚集载体,软件产业销售达到1000亿元,成都市服务外包业务总额达到800亿元。

10平方公里的软件服务外包聚集区就是成都高新区南区。1月8日,在成都高新区管委会船形的12层建筑里,记者采访了主管软件和服务外包业务的成都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傅学坤。这位充满学者气息的高新区领军人物,向记者讲述了几年间,成都高新区在服务外包领域从梦想到现实的每一个细节。

IBM的一个信号

成都高新区汇聚了众多的海外企业,包括30多家世界500强企业,全国IT巨头IBM是其中之一。2007年11月,IBM大中华区采购部总经理周子明透露,IBM将以成都为运营基地,扩大面向日本、韩国和大中华区企业的采购外包服务。

傅学坤向记者表示,IBM擦亮了成都的品牌,成都服务外包进行得有声有色。傅学坤认为,成本优势只是成都的优势之一,而成都的整体综合优势相比国内其他城市并不逊色。“在首批‘中国服务外包基地城市’中,成都走在了前面,无论从基地建设力度还是从省市领导的重视程度上。成都高新区在产业培育上做了很多工作。”

2006年,商务部、科技部等部委正式启动“千百十工程”,认定了11个“中国服务外包基地城市”,包括北京、上海、大连、深圳、天津、南京、杭州、西安、武汉、济南、成都。有人认为,“中国的班加罗尔”将在这些城市中产生。

与其他城市相比,成都环境舒适、生活质量高,到过成都的人都听过这样的坊间流传:到了成都不想走,走了还想去。傅学坤介绍,成都保留了像当地旅游资源一样的天然之气,家乡情节非常浓厚。针对服务外包行业高端人才紧缺的状况,成都高新区从2006年开展了“回家工程”,到北京、上海、西安等地呼吁同乡回来创业,“效果很好,很多人都愿意回来”。

傅学坤说,这些人才的回归最直接的因素是IBM等大公司的到来。这些大公司对高端人才有特殊的吸引力,引进这些大公司的好处之一就是高端人才能回到成都创业。对于本地的创业企业来说,创业者本身就是高端人才,因为这些企业一般都是留学归国人员创办的。”

30亿元的暗示

据了解,2006年在商务部软件出口合同登记系统中(含BPO业务),成都服务外包出口居全国第5位。那么,成都30亿元投入电子信息产业是否有着某种暗示?

“这是聚焦战略的具体工作之一。”傅学坤说,30亿元的综合投资投向电子信息方面,其中服务外包是首要发展的产业,这一点在今年1月7日的一次会议上再次得到确认。傅学坤认为,此举影响深远,效果明显,将有力地促进服务外包产业未来几年的发展。

今后一段时间,四川省、成都市、成都高新区三级政府,将把服务外包作为做好新型第三产业的重点突破方向,其落足点在成都高新区南区。“从产业本身的业态,到成都市产业发展资源的共生,再到空间布局,三级政府已经形成共识,服务外包是最有希望的产业。”傅学坤说。

据傅学坤介绍,四川省政府从近期开始,全力参与到成都高新区服务外包发展的工作中。成都市委、市政府明确指出,从2008年开始,软件和服务外包将是成都高新区南区重点发展的方向。

在成都市的聚焦战略中,明确了三大产业,即电子信息产业、生物医药产业、精密机械制造产业。成都高新区重点发展软件、服务外包、设计封装测试、光电行业、动漫游戏5个方面。

此外,成都直达国际通信关口局的数字宽带专用通道已经饱和,据称,新增带宽的改造和软件平台的投入,都已提上了日程。

意识的转变

成都服务外包战略的梦想正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得到执行,“中国的班加罗尔”也许还是个口号,但领导层意识的转变将是产业发展的最大利好。这从傅学坤对于工业社会支撑与服务外包支撑的理解可以看出。

傅学坤认为,在工业化时代,政府提供的是七通一平,厂房、道路、物流等硬件条件,同时提供以税收优惠为主的政策支撑,以产业工人的聚集、知识型人才聚集为主的要素支撑。

支持服务外包产业发展,除了写字楼,更重要的是公共服务平台、知识产权保护环境、高端人力资源等,“修路、修楼只解决了企业很小一部分需要,更多的是要照顾到服务外包企业生存和发展的其他条件”。

傅学坤认为,“服务外包企业不太注重税收优惠,对政府提供的公共技术平台则有更多需求,更关注政府的技术支撑政策。企业赖以生存的要素不同,需要也有明显的差异。此外,服务外包企业对人才、新型金融政策都提出了新要求。成都高新区正在尝试着解决,目前园区正在组织软件人才培训联盟,这个培训除了专业知识培训外,更多的是实训。实训非常重要,服务外包企业的客户往往在千里之外,要让客户感觉舒服、满意。”

傅学坤还认为,发展服务外包产业,需要把世界服务外包各个领域的领头公司请进来,形成服务外包产业在地方的聚集。“服务外包不是上下游产业链的关系,而是专业分工、功能分工,形成互相依赖。目前,成都高新区聚集了大量服务外包中间商,其中有发包一亿美元以上的世界知名公司。同时,成都高新区要形成与国外发包方相接的文化氛围,注重知识产权保护。”

前两年,成都高新区发生了一起知识产权纠纷案,法院只用了不到3个月就解决了。“这就是一种表态。”傅学坤说。

责编:81926461

转载请注明来源:服务外包的梦想和实务

相关文章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