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中国通信企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郝为民

    |     2015年7月12日   |   会员服务   |     0 条评论   |    455

||2005-02-16

对话中国通信企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郝为民


中国通信业:如何面对新形势的挑战


作者: | | 2005-02-16



我国通信业经过多年的快速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时至今日,我国通信水平无论从规模上还是技术先进性 上均已达到国际领先水平,但是下一步我们又该如何发展?我们如何应对加入WTO后更加开放的通信市场?如何面对新技术的飞速发展?如何实现通信业做大做强的目标?


当我们站在世界前沿时已无更多现成的经验可借鉴,只能靠自己摸索出一条通信强国之路。是机遇,更是挑战。我们会迎来成功后的喜悦,但是前提是必须充分分析和应对来自各方面的风险,做出正确的判断。这样大的一个命题,或许任何人也无法马上指出正确答案,但是我们不得不面对,不得不思考。


作为一名从业50多年的“老通信人”,郝为民秘书长经历了共和国成立后我国电信业的各个阶段,也曾经参了上世纪90年代中国电信业的许多个“第一”的重大产业事件。在近三年的中国通信企业协会的工作中,除了全身投入协会工作外,他从未停止过对中国通信业发展的关注与思考。郝为民秘书长用他的执著与热情、学识与智慧、阅历与远见,向记者阐述了他对通信行业未来发展的一些见解。


分析历史以指导未来


郝为民秘书长将中国通信产业的发展细划分为五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从1871年至1949年,最大的特点就是一种殖民地、半殖民地式的通信,通信水平十分低下。第二个阶段是从1949年至1978年,这是典型的计划经济时代,特点是建立了以北京为中心的通信网,保证了党政军通信的正常运行,打下了中国通信业发展的基础。第三个阶段是从1978年至1994年。这一阶段的最大特点是改革开放,解决了通信业作为基础设施,严重不适应国民经济发展形势要求的问题。第四个阶段是从1994年至2000年。这一阶段是打破垄断、电信重组,适应通信发展的阶段。1994年,中国联通成立,标志着中国通信业打破垄断,开始有限开放增值业务领域,有限引入竞争。这是我国电信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第五个阶段是从2000年以后开始进入了一个全新发展阶段。这个阶段的重要特点是以市场为导向,开始与国际接轨。2000年移动从电信剥离、2001年加入WTO 、2002年电信南北拆分……市场竞争大格局基本形成。


郝为民秘书长认为每个阶段都有很多值得总结的经验,有许多数字应认真归纳分析,这对指导未来电信业的发展将大有好处。


电信强国不可缺少的“三轴”


郝为民秘书长认为电信强国可以用一个三轴图表示,X轴是“数量”,代表国家电信网的数量,包括网络规模、用户数量、行业产值、产业价值链的长短、市场占有率、旗舰企业的数量等;Y轴是“质量”,包括采用的先进技术、先进技术的占有量和良好的服务水平;业务的多样性、多样化程度;电信业务质量等项指标;Z轴是“安全和政策环境”,是指整个国家电信网的安全与可靠及良好的市场环境。


电信作为国家的一个基础设施,要实现电信强国目标,光有数量和质量是不够的,还必须要有安全。有了X、Y轴,只能说是大,并不代表强。什么是强呢?作为一个国家的电信网,必须应具备强大的抗干扰、抗各种各样风险的能力,必须有良好的政策和市场环境。在信息化的社会中,人们对信息的依赖性越大,社会更有一定的脆弱性,同时通信对社会的稳定影响性也就越大。拿前几年的日本东京大地震来说,当时日本的电视台一广播这条消息,一分钟后东京地区的很多通信系统出现严重阻塞,有的近于瘫痪。为什么呢?因为话务量太集中。人们可以设想在一个人口密集的大城市或地区,如果有半小时人们都打不通电话,那么后果就可想而知。所以说网络的安全性特别重要。做为一个电信强国,还要有一个起保证作用良好的政策环境和市场环境。作为一个国家如何正确处理好 X 、 Y 、 Z 的关系,这牵涉到国家、企业、用户之间的利益协调,搞网络安全可靠需要有一定投入,需要有一定额外支出。Z轴问题的解决需要国家、政府切实“管”起来,综合运用法律、行政、经济和技术的手段来协调与解决。很多情况下,这会与企业的利益有矛盾。因为还需要做很多额外的工作。某些情况下,安全、可靠、灵活的网络往往与企业和消费者的近期利益不一致,但长远来看,是相一致的。全球化程度越是高,Z轴的意义越重要。因此,国家要宏观规划好X轴、Y轴、Z轴三维指标的比例,使之均衡,才是真正的电信强国。


国家的电信要做强,必须要有几个旗舰企业。强企和强国有不同的地方,一个强企,除了有数量(X)和质量(Y)的强势以外,它还应有保证可持续发展的核心竞争力一些“绝招”,保证企业能够“用续长存”。


下一代网络的基本特点:宽带化和移动化


郝为民秘书长认为下一代网络的基本特点是宽带化和移动化。因为人的活动一般分为两大类:一是活动状态,活动状态包括行走、坐车、出差等;二是相对静止状态,相对静止状态包括在家中、办公室、学校等。凡是静止需要的——固网可充分发挥作用,静止时因信息量原因,需要大量的带宽;凡是行动中需要的——移动可充分发挥作用,行动时就要做到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无缝隙沟通。


因此郝秘提出一个观点:搞固网的人要求以最快的速度、最大的信息量、最大的宽带来生存。固网的优势是宽带,特别是在最后一公里的地方要搞好,捎带适当的移动,像小灵通,还有无线局域网等等。移动的优势是无缝隙服务,捎带适当的考虑带宽。


对于固网而言,最大竞争是在最后的接入网上,谁能最经济的提供大量的宽带,谁就能最终取得胜利。因此说,竞争的焦点对固网来说,就是能够最早、最科学、最便宜的把带宽铺到老百姓家里。在郝为民秘书长看来,移动技术再发展也很难竞争过光纤的带宽。现在一些企业开发的“家庭网路”,“办公室网路”应是很有发展前景的。而对移动通信来说,就是要提供给人们在活动中需要的东西:如讲话,上网浏览、流媒体、甚至常用的钥匙、身份证、 VISA等功能。当然这些功能不是移动公司一家可以做的,移动公司应成为一个平台。因此移动通信要解决的关键问题是要往横向发展、其功能一定要多样化。我认为,将来的手机不仅仅只是通话工具,还应该是个人信息平台。凡是人们在活动当中需要的东西,手机将来都能帮着办。


新时期主要竞争的四个领域


1. 最后一公里的竞争


郝秘书长在描述最后一公里的竞争时提出了一个“三点五”概念:即电信公司、广播电视公司、电力线公司均可在最后一公里的接入上展开竞争,另外0.5指卫星接入。郝秘书长指出,目前在一些国家,卫星公司与电话公司合作开展卫星接入,采取“一站式”服务,现在已经做到了百姓家里。我国的电信业界也开始在广州、武汉等城市做小区试验。


2. 带宽、价格、成本


这是下一步要竞争的领域。宽带给社会带来的影响在以前是难以想象,再过十年仍是难以想象。美国于2007年提出“宽带普遍服务”;英国2008年要全部实现“VOIP”。目前英国大的交换中心有30多个,现在开始逐步淘汰,这是很大的挑战。将来某一天,原来的电路交换机可能会推出历史舞台。在市场经济的情况下,价格的竞争是不可避免的,关键看谁能挺得住。


3. 内容和服务。


对固网来说,从技术、服务上最终的结果是光纤到户。从移动来说,现在已经有了3G和其他许多技术。将来通信的内容会带来通信技术的变化。


4. 声音、数据、视像的融合。郝为民秘书长认为谁能把这三项业务很好的融合起来,将来就会在市场站稳脚跟。


用户不仅仅是上帝,还应该是个投资者


用户是上帝,从某个角度来说这是对的。但是对于通信运营商来说,通信产品与其他产品不一样,电信的用户是投资者,因为电信用户现在是千千万万,用户的消费过程就是电信运营商的收入过程。所以任何一个电信运营商都要千方百计保护好用户。投资有两种,一种叫流动资金的投资,这是随时可以跑的,见利就投,没利就跑,这对运营业是最危险的。另一种既是投资者又是你的用户,他走不了你就有钱。如果通过机制使用户变成你的投资者,我觉得运营商和用户之间好多事就比较好协调。所以,电信企业是否可以考虑适当地把用户变成股东,将股东与用户、运营商的收益结合起来。中国电信市场现在有6.5亿用户,将来还要发展。有庞大而稳定的国内市场。中国电信业最大的市场在国内。国内稳定的市场避免了国际市场的风险。从这个意义讲,用户不仅是上帝,电信企业要使他们变成股东和投资人。只有用户关心并忠诚于电信企业,企业才会得到稳定的发展。


运营业“走出去”的三种模式和七个步骤


从世界一些大的运营商情况看,”走出去”是他们做大做强的重要手段。郝秘书长在谈到关于运营业”走出去”的话题时指出了企业在资本走出去的过程中,有一个市场在前的问题。同时他还提出了三种模式和可以采取的七个步骤。


三个模式:政府行为为主(政治支持,政府贷款等);企业参与,政府协调;企业通过资本合作全面参与。


可以考虑的七个步骤是:


一是在国外市场开展咨询服务,利用各种机会展览、展示企业形象,让对方了解自己。这是一个长期的投入过程,不能立竿见影,但需要去开拓;


二是国际间人员的交流培训。在国外,大企业提供国际培训时发生的费用计入企业的运营成本,政府对这部分费用减免税。因而企业也有积极性;


三是开拓市场。企业在开拓市场的过程中,首先要培养潜在客户,培养市场,然后才是资本输出。资本走出去的时候,要先花钱,才能挣钱;


四是用技术、专利等知识产权进行跨国合作。知识产权也是资本输出的一种表现形式;


五是合作生产、合作经营。通过参股等,参与国外企业经营,双方共同生产产品;


六是独资生产。将当地资本和生产要素相结合,在国外独立完成生产经营;


七是通过国际股市参股国外企业。


郝秘书长说,这七种方式逐步由小到大,由简到繁,结果是利益共赢。中国企业在资本走出去的过程中,首先还要以国内市场为主,国内国外市场并重。中国国内有庞大的市场,国内市场应该是中国企业的市场重点。中国企业首先要保证本土市场不能丢,这是发展的根本。然后再适度打出去,协调好国内市场和国外市场的相互关系。此外,电信运营企业以并购的形式进行海外直接投资也将成为其”走出去”的优先选择。从目前国内外电信业直接投资的案例来看,以股权并购和资产并购的形式进行的直接投资占有很大比重,这种形式既可以有效地减少投资风险,又可以迅速实现进入海外市场的目标。


在郝秘看来,“走出去”是实现由电信大国迈向电信强国战略目标的重要一步。有些企业提出“业务延伸,网路延伸,服务延伸”,郝为民秘书长认为这是符合通信运营业特点的,在“走出去”过程中应是着力要做好的重要方面。从当前情况看,通信制造企业在“走出去”方面起步早,已经取得一定成绩,而电信运营企业还处于起步阶段,今后通信企业“走出去”还有赖于运营企业与制造企业携手,共同开拓海外市场。


2006年将是中国通信业发展的一个转折点


郝为民秘书长认为2006年前后将是通信业发展的一段风险期。经过多年电信大规模的投入,2006年应该是回收成本并盈利了。但是一方面,竞争加剧使企业的利润率降低;另一方面,新技术的出现需要增加新投入。在企业收入分流、利润减少的情况下,企业对投入时机和力度的掌握非常重要。郝为民秘书长担心到2006年前后,由于企业经营压力增大,要警惕可能会出现全行业利润下滑,甚至可能出现亏损的问题。2006年前后是中国对WTO承诺全面实现的时期。国际电信运营商在复苏重组之后,可能会再度苏醒,寻找新的投资市场。这对中国电信市场来说,既有好处,又有潜在风险。


郝为民秘书长提醒要注意2006 年这个“转折点”。假如我们自己很强,到那时我们的竞争应该说就会更充分;反之,如果我们自己内部的事情处理得不是特别好,就会有风险。应该说我们从1994年就开始注意到了加快和完善各项法律法规、规避三个风险的问题:即国内外市场风险,投资风险和技术风险。

当代通信

责编:admin

转载请注明来源:对话中国通信企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郝为民

相关文章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