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gital Twins:从物理到意识

    |     2021年5月18日   |   2021年, 客世原创   |     评论已关闭   |    469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很多流行的新概念也是这样,看起来挺吓人的,但是如果借用同样的命名规则来定义和表达一个老概念,会发现问题变简单了。

Digital Twins就是这样的概念,有人翻译为数字孪生,这个概念之所以看起来高大上,还因为是那种分开每个词都认识,合起来不知道什么意思。

为了不被这个新词吓住,我们找到了对应的老概念并遵循一样的逻辑命名一个词,叫做Mind Twins,下面我们看看这些词汇是如何来帮助我们同时提升对两个概念的认知的。

首先,Digital Twins的大致意思是在物理世界的一个事物的真实存在,和一个完全一一对应的数字世界的存在,就像是孪生兄弟,二者不仅相互映射,还能相互影响和帮助。

很难理解吧,举个例子,比如互联网地图。

我们每天生活在一个物理世界的城市中,有各种静止的、变化的、移动的物体,如建筑、道路、桥梁、车辆等组成,即使没有地图数字地图,我们也可以在这里生活,只要有记忆和认知,加上一些协作和交换,每个人的需求,也可以基本上在物理世界被满足。

现在,我们有了互联网地图,比如百度地图,它是一个物理世界城市的地形、地貌、POI的完全映射。在这里,几乎物理世界中每个静止的物体都有映射,严格地一一对应,而且有相同的逻辑和位置关系,看着互联网地图的数字世界,我们就能理解所处的物理世界,我们把这些物理世界的物体在数字化,在地图里面呈现,就变成了Digital Twins。

有了这个数字孪生,Digital Twins,我们就能收益,比如借助一定的终端或工具,我们就可以方便地实现定位、导航、路径规划等等。甚至我们自己的位置变化,也会在这个数字世界被实时的显示出来,帮助别的人找到、跟踪或协同。

不难理解,数字孪生的好处是,在数字世界,借助端、云、边的结构,很容易实现多地同步维护、唯一版本,全网更新等好处,便于于信息的管理、存储,调阅。有了这个工具,我们很多的工作,可以借助数字孪生来帮助,比如我们做各种规划、设计、导航等,有了数字孪生,我们很容易对这个世界的实现相对一致的认知,也让我们的协同就有了一个基本的基础。

于是,数字化在改变我们的世界,而数字孪生作为数字化终极形态中的一种,也正在改变我们的世界。正如之前的论述,我们不仅生活在物理世界,我们也生活在自己的意识世界,但是第三个世界,数字世界,正在改变我们在物理和数字世界的活法。

地图这个案例,回让Digital Twins数字孪生这个概念容易理解一些,但透彻地理解还是有一定困难,现在要老概念新命名,引出我们的第二个概念,Mind Twins,即意识孪生,看看是否对数字孪生这个概念的理解是否有帮助,特别对是什么、为什么、怎么说三个问题的理解。

先提一个问题,在互联网地图的数字孪生出现之前,我们有类似的需求吗?如果有,这些需求是怎么被满足的呢?

答案是肯定的,人和自然的关系,是我们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这就像任何时候的出行都需要定位、寻址、导航帮助,除人和自然的关系之外,我们也需要人和人的沟通、协同等,这正是我们每天做的事情之一。

没有数字孪生,以上的工作靠的是意识世界的映射来做,我们建立自己的认知,或者影响或接受别人的认知,及解决了处理人和自然以及人和人协同的问题。

为了便于理解和进行有效区别,我们把这个世界在自己脑子里意识世界的映射以及人和人之间意识的交流建立的共同认知,叫做Mind Twins,即意识孪生。

如果我们个人的意识世界和真实物理世界一致,那么我们就可以处理好人和自然的问题,如果,我们对一件事的意识世界的和别人意识世界一致,那我们就能协同起来,处理好人和人的协同的问题。

比如,我们没有互联网地图,但是在我们的大脑里,其实已经有了一个地方的地图,依据这个地图和我们眼前的地标,我们是可以知道自己的方位,并依据这个方位进行导航的,我们和这个世界,就是借助我们的大脑的地图来指引的,如大脑没有这个映射,我们就无法出行,带路党和老马识途的出现,就是这个原理。

比如,我们需要和别人一起完成一个工作,其实就是人和人一起面对自然的挑战,即来自物理世界的挑战,我们就是把大家的意识做同步,建立Mind Twins,这个不仅是一个的认知和真实世界的同步,还是大家的认知的同步,所以,由瓦尔赫拉利说,智人之所以战胜了尼安德特人,其原因就是智人可以基于虚构,并能相信虚构。在各自意思世界的虚构的分享、交流、认可、共识,就形成了协同的基础。

如果对这个自然世界的正确认知,产生了个人的意识孪生,让自己产生信心,继而指导自己的行为,战胜自然;

基于以上的分析再引申一下,一个人的资源和能力有限,如果想做大事,就得让别人也相信,让大家共享一个共同的Mind Twins,这就是把共同愿景的价值,有了共同的愿景,让每个人都相信和吸引。

而吸引别人相信和追随的东西,一定要有共同的价值,符合大家共同的价值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每个组织需要价值观和愿景的原因。

靠大脑的物理功能在组织内共享Mind Twins不容易,因为每个人的视野、格局、认知、信息都不同,但是共享又十分必要,那么为了让每个人都享信,管理者要做的事,就是不断地场景化、图形化,翻译、解读、重复,再重复。

如果组织内每个人和组织的领导者共享Mind Twins,那么这个组织就拥有了极大的组织能力,而能够把自己的Mind map植入别人的Mind中的人,无疑是组织当之无愧的领袖。

比如,马丁路德金是伟大的Mind Twins的专家,他的那段演讲“我有个梦想”,极具煽动习性地把自己脑中的愿景具象化、场景化、价值化,是其中的杰出代表。每个人都需要对未来一个具象化、场景化、价值化的Map Mind Twins的建立,让大家的目标、愿景一致起来,形成了巨大的合力。

人类航天需要巨大的投入和科学家的协同,这件事在所有美国人脑中的具象化、场景化、价值化的Mind Twins很重要,于是,肯尼迪说:我们的计划是把人送到月球再送回来,又是场景化、图形化、价值化的一个杰出代表。

现在,我们不仅拥有了一个Mind Twins,我们还多了一个Digital Twins可用,这不仅让我们同时对两个概念都有了更深的认知,而且不难看出Digital Twins的特殊性和强大。

比如,数字是有逻辑的,我们在这里不仅可以具体化、形象化、图形化、逼真化,我们还可以做到验证这些是不是符合物理规律,发现可能的问题,再回到意识时间决定,在物理世界前所未有地高效地改造我们的商业社会。

我们不需要每个人都是马丁路德金或者肯尼迪,我们只要在数字世界的模拟仿真和造梦,数字和逻辑本身就会给我们力量,所见被证实,所见即所得,让我们理想既有了更强的说服力,我们战胜自然还是协同起来实现目标有了更有效的手段。

比如,我们要建一个大楼,600多米高,虽然看起来是甲乙方的交易,但是后面20多个咨询方,200个施工的主题,前后的设计、施工人员数千人,光塔吊就三部同时运作,而需求、设计人员的想法,外部监管的一些需求,以及现场的很多,都在让我们即将设计出来的这个主体不断处于变化中。

如果还是靠物理世界的物理媒介建立这些人的Mind Twins,比如蓝图和领导者的解读、号召,来建立共识和进行协同,这个楼基本上是无法建出来的,因为所有的要素可能都在变化中,而任何一个因素出现问题,都会导致结果的无法实现。

一个叫做BIM的软件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利用这个软件,在数字世界产生一个数字孪生,所有的人的认知、思考、规划,都可以根据自己的权限在这个唯一的数字孪生中进行调整,所有的可行性的问题,都可以在这里仿真检验,各种软性的碰撞、硬性的碰撞,都可以在这里防止,其结果,让多人的协同变得更为高效可实现。

人类社会协同就是这样的问题,意识世界和物理世界的,我们的想法和需求产生于意识世界,我们在物理世界协同劳作,在意识世界产生满足。

有了数字世界和数字孪生,我们也掌握了非常多的技术、手段、方法,去吧我们的物理世界映射到数字世界,把我们的想法,在数字世界设计、规划、重构、分享、验证。我们之前说过数字世界的好处,是四个逻辑和两个机制的优势就能被呈现出来,这不是生产方式和管理模式的改善,是一种生产方式和管理范式的迁移。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我们的Mind Twins和Digital Twins都在改变中,而数字孪生正在帮助意识孪生更清晰、准确、有效、广泛地实现,人和人的协同有了新的高度和可能,这就是正在发生的历史。

 

作者:任建斌;为《客户世界》编委;

本文刊载于《客户世界》2021年4月刊。

转载请注明来源:Digital Twins:从物理到意识

相关文章

噢!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