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肉的思维盲点

    |     2015年7月13日   |   2012年   |     0 条评论   |    655

客户世界|操刀客|2012-08-28

有的人喜欢吃瘦肉因为瘦肉有嚼劲,有的人喜欢吃肥肉因为肥肉香,有的人觉得肥肉腻、难以下咽。可惟独红烧肉这道菜,肉是五花三层,经过制作之后其美味不可用言语来形容,肥而不腻,是中华美食中最脍炙人口的一道佳肴。

谈到红烧肉的历史,其产生于何时、何地,现已无据可考,但在红烧肉的发展历程中我们自然不能忘记那位将红烧肉事业推向高峰的人——苏东坡。正是由于他的努力,红烧肉才得以从基层走向上层,从老百姓的菜锅走上了文人墨客的餐桌。

“黄州好猪肉,价贱如粪土,富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慢著火,少著水,火候足时它自美。每日早来打一碗,饱得自家君莫管。”苏老先生在抓好精神文明建设——写诗赋词的同时也没有忘记了物质文明建设——吃红烧肉,他那时候就用行为告诉了我们“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的道理,这种远见卓识着实令人钦佩和敬仰。

在30年之前的贫困时代,一碗红烧肉是许多家庭节庆时的奢侈享受,是许多孩子的垂涎期盼。饭桌一摆,油滑锃亮的红烧肉一出台,孩子们迫不及待地快箸先着,直奔荤香四溢的肉块,热气腾腾中其乐融融。

在那个年代,大家的着眼点都在肉上,红烧肉中一起烧的白菜、豆腐、土豆、胡萝卜等蔬菜都不是抢手货,一般都是在肉吃完之后才会去吃这些配菜。如果哪个孩子不先去抢肉而是吃蔬菜,往往会得到父母的强烈表扬并作为“懂事”的榜样教育其他孩子或者向其他人炫耀。

随着物质供应的不断丰富,红烧肉越来越不受待见,红男绿女们为了减肥、保持身材往往不吃红烧肉或者只吃红烧肉里边的配菜,既满足味蕾的快感又不吸纳油脂。久而久之,营养学家们发现红烧肉里边的配菜实际上才是营养最丰富、最均衡的,吃配菜才是最健康的。我们之前都是从口感的角度对待红烧肉,原来换个健康的角度看,红烧肉却是另一番景象。

换个视角分析红烧肉,才发现我们以前抢的肉并不是红烧肉里最有价值的部分!

类似的例子其实在我们的身边比比皆是。比如中国的宽带运营商相互之间竞争惨烈,互联互通设置障碍、竞相压低资费,甚至在有些地区直接剪断对方光缆、大打出手等等,其主要目标就是争夺家庭用户。对于家庭用户,运营商们设置了诸多的增值业务项目、给出了优惠的资费,希望各个家庭能够尽快成为提升ARPU的奶牛。

与此同时,一个规模庞大的用户群体却被冷落在一旁,他们的宽带资费数十倍于家庭用户以至于其中只有很少的比例愿意开通宽带,这个群体就是分布于各个城市中心区域的服务类商户,如餐饮、娱乐、休闲、美容美发等类型的商户,他们要想接通宽带就必须按照商用价格付费。以上海为例,上海电信家庭10兆宽带每年收费大概在2000多块钱,而商用价格2兆每月大概800多块钱,折合每年差不多一万块钱左右。我们做过一个粗略的调研,在上海中心区域的服务类商户的宽带安装比率大概只有20~30%,与上海家庭宽带的普及率相比实在是低得可怜。

这些服务类商户并不像写字楼里边的公司必须要装宽带,但是他们实际上也有对于互联网的需求,从日韩的情况看,这些商户的增值业务应用需求很大。如果带宽成本低,他们也需要安装宽带并通过各种应用实现电子商务,而目前的商用带宽价格严重阻碍了这些商户的应用。

简单估算一下全国市场,这类商户应该在千万户的数量级,这么大一块蛋糕竟然没有一家运营商去争夺,实在有一点儿不可思议。

就像红烧肉里的蔬菜那样,宽带运营商迫切需要换个角度重新审视服务类商户的需求,在这个群体中的增值业务应用必将产生巨大的商业价值。

本文刊载于《客户世界》2012年7月刊。

转载请注明来源:红烧肉的思维盲点

相关文章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