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几乎每个人都能开车,但是只有少数人能骑马? —— 从物理和意识世界全面进入数字世界的管理学本质和原因

    |     2020年10月30日   |   客世原创   |     评论已关闭   |    652

上一篇文章,我讲解了数字化的根本原因,这是从生意的角度看,相对于物理世界和意识世界的生意,数字化世界的生意在规模、速度、质量、成本逻辑上有根本性差异,再加上协同和迭代的机制的不同,这就是从生意的角度可以在数字世界做的事情,不在物理世界进行最根本的原因。正因为如此,这些要素是否达成,也是检测一个领域或特定的企业数字化是否是真数字化,还是伪数字化的标准。不以规模、速度、质量、成本的显著性改善的为结果的数字化都是在耍流氓。

生意是一个维度,管理是另外一个维度,生意好坏是管理的结果,数字化的在生意上显著性的优势结果,其实是通过管理模式升级继而在生意结果上产生的。所以需要指出的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原因,不仅仅要从生意的角度看,还要从管理的角度看,企业经营成就要素因素的变化,归根揭底,也是管理模式的结果,那么如果从管理的角度,而不仅仅是从生意的角度看数字化,我们是不是会得出新的结论?

答案是肯定的,这要从我两次经历和我的思考说起。

第一次经历是在2002年,我们一次团队建设在坝上草原进行,在一望无际的草坡上骑马驰骋是最受欢迎的活动。因为没有骑马的经验和小时候的经历,所以特意请当地老农挑选了一匹较小、“最听话的”马,上山坡的时候的确很温顺顺利,但是下坡的时候,这匹马看到其他的马都狂奔,自己也跟着莫名狂奔起来,全然不顾身边的低矮的枣树枝杈和身上惊恐无错的我,还好最后没有从马背上掉下来,但是下坡后惊魂未定,下决心再也不骑马了,后来听说橡果国际的一个同事骑马意外,之后我禁止了部门所有以骑马为主体的团建。

另外一次的经历发生在国外,有一次在国外旅行,在一个超市前转了几圈找不到合适的停车位,却看到一个接近80岁白发老人自己开车,把车停在残疾人车位,之后慢悠悠下车缓缓步入超市。联想起前一天一个朋友给他刚满15岁孩子教会了开车,不由赞叹这个国家汽车的普及和发达程度,结合我小时候骑马的经历,当时我问自己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几乎每个人都能学会并熟练开车,但是只有少数人能骑马?

先看骑马。

上至八十岁老人、下至十几岁的孩童很难学会骑马是不争的事实,即使是年轻的壮汉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学会骑马,即使是一个已经非常善于骑马的人,也不保证换匹马也能驾轻就熟,随心所欲。甚至即使是一个非常善于骑马的人,驾驭的还是自己那匹马,有时候也会出现意外,小时候看见马受惊后带着自己最熟悉的骑手人仰马翻的镜头,在我的记忆中十分鲜活,也是我对马敬而远之的原因。

反观开车,几乎所有身体条件符合要求的人,经过短时间的培训,就能开车,换辆车,开起来也问题不大,拥有驾照也不是问题。事实上,获得驾照的条件限制还不断改善,比如一条腿略有残疾的人,经过考试,也可以拿到驾照,开起车来也都能得心应手。如果不是年龄的限制,能开车的人会更多。经常听到消息,一个几岁的孩子淘气把家里的车开走了。

那么,到底为什么人人都能开车,但是只有少数人才能骑马?

理解这个问题,对我们的管理又有什么帮助?我进一步问自己。

良久思考之后,我的结论是这是因为骑马和开车有本质差异的驾驭模式,这两种本质差异的的管理模式,导致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管理结果。

首先,开车和骑马都是为实现特定目的对一个特定对象的驾驭,我们驾驭的目的不仅是体验,还有借助被驾驭对象到达某个地点,或运载一定的货物。但差异是只有汽车有仪表盘,能忠实、实时、准确、完整地显示汽车的运行状况,在行进中,车的这些信息会及时、准确、全量地提供过来,这形成了一个结构化数据的闭环;

另外一个方面,汽车还有管理控制的闭环,即踩油门会立刻加速,踩刹车立刻制动,打方向方向后车会立刻左转右转,这样明确因果关系的动作,让驾驭者实现了驾驭对象实现了充分条件的控制。

反观骑马的驾驭模式,一方面,对自己状态和环境的感知,完全依赖于肉眼、肉耳,不是真实、全量、准确的数据化,更谈不上结构化数据闭环,靠特定驾驭着的感受和经验,新的驾驭者自然不得其法,控制就无从谈起,我在马背上狂奔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做出判断了;

另一方面,骑马的驾驭模式没有管理控制闭环,马不是车,左右、方向、加速、停止,完全是靠马和骑马人的默契,甚至,即使同一个骑马人,也不能保证任何时刻,马对他的口令做出及时、准确、一致的反应。这就是我在马背上的惊险经历的原因,我根本控制不了这匹马。

把以上的分析进行抽象拔高,到我们经营管理的领域,其实我们每天对自己、或每个行业中管理者对企业的管理,无非就是这两个模式,骑马或开车。有数据闭环和管理动作闭环的驾驭,就是开车式的驾驭,如果没有这两个循环的驾驭,就是骑马式驾驭。

考虑到开车还是需要依据司机肉眼视觉做出判断,为更容易理解数据闭环和管理动作闭环的重要性,我们把开车的模式再引申一下,就是开飞机,你要知道飞行员有一个大忌,就是一定不能用肉眼做任何对高度、方向、速度、距离的判断,所有的对飞行状态的判断,都必须完全基于仪表盘,即完全依赖飞机结构化的数据进行,在这一点上,飞机的数据化管理比汽车更为纯粹。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你是汽车飞机的制造者,你会发现仪表盘显示什么是有讲究的,你要提供的是关键而有限的结构化数据,一定不是所有数据,比如汽车仪表盘的主要位置,速度、转速等信息是关键,一定不会把室外温度放在最显眼的位置;而汽车的管理控制动作也是有限而关键的,只有油门、方向、制动三个,不多不少,构成了所有的管理动作的充分条件。

这就是我把管理控制闭环和数据化闭环区分开成两个闭环陈述的原因,通过关键的结构化的数据实现理解和原因分析,以及寻找少数关键的充分条件的管理动作动作实现正确的驾驭,是管理者要思考的两件事。

我们看到很多的公司,苦于对人的依赖很重,一个管理者在,这个部门好好的,离开了这个管理者,迅速溃散,业绩大幅下滑,也有很多的管理者,也享受并建立组织对自己的依赖,组织离不开自己,让自己有了安全感,自己离开了,原来组织的溃散暗自高兴,还是离不开我吧,本质上,这还是骑马模式的管理,管理者还是个骑手。

但是有一些组织或者人,其实已经不再依赖人,管理者就是司机,管理对象已经是进化好含有两个闭环的“车”,比如不仅在2C的互联网业务场景,在很多SaaS领域,外部的Saas公司,正在建造这些车,而财务或HR职能部门的负责人,就是那个司机。我们经常使用的salesforce,workday,cancor等saas软件,就是典型的“车”的代表,而背后销售、人力、财务的管理者,就是成熟的司机,他们很自然地借助这些车(软件)轻松地实现了数据和管理动作的闭环,规模、效率、质量、速度这些指标可衡量、可比较、可管理,对每一个部门就自然不在话下,所有只能加在一起,就是企业的整体效能的巨大提升。

有很多人问,为什么中国至今没有salesforce,我想说的是,salesforce的成功不仅仅是软件要设计出来,即不仅仅是造“车”,还需要要有大量的心智和能力训练好的“司机”,这是鸡和蛋的问题,中国不缺乏造车的动力和能力,但是要把车跑起来,司机的生态还没有行程。

美国SaaS领域的成功,不仅仅是他们的“车”做得好,也是有大量已经准备好的专业的司机以及背后司机培养的机制的原因,当然也包含路网和交通信号系统的成熟。如果中国2B的销售还是依然靠私人关系或者突破甲方管理者的理智做情绪化决策为主进行,那么中国的salesforce暂时就只能是茅台了。

值得兴奋的是,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从骑马到开车,是管理模式的升级,我们都在谈数字化,从管理模式的视角看,其实数字化的最核心的目标,是在每个领域的管理模式的改变,从骑马到开车,即实现结构化和数字化的信息闭环,以及动作和结果的管理闭环。这两个闭环的实现,就会让管理的变得像开车那样简单,依赖系统,就不再依赖个人,而且在数据闭环下的试错和迭代的模式,就可以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

再快的马,也无法和车比拼速度,所以,我大胆地预测,随着技术的进步和竞争的加剧,未来商业世界里所有骑马模式的管理都会被淘汰,在一个汽车的时代,所有骑手的宿命,就是失业或沦为少数场景的表演者,因为这种本质而又致命的差异,数字化对于管理者,就是要思考如何造车,改人,把企业变为车,把管理者变为司机,看着仪表盘开车,握着方向找路径,踩着油门加减速,这样的企业才有竞争力,这样的管理者才有希望,才代表未来。

最后,我想问一个问题,你的公司或者自己的同行,是在开车还是骑马,你负责的客服或其他部门,是在开车还是骑马,你自己是司机还是一个骑手?如果你正在造车,或者你正在学驾照,或者你已经开车上路,那恭喜你,但一定别忘了车和马的最本质的区别。

 

 

作者:任建斌;为《客户世界》编委;

本文刊载于《客户世界》2020年10月刊。

转载请注明来源:为什么几乎每个人都能开车,但是只有少数人能骑马? —— 从物理和意识世界全面进入数字世界的管理学本质和原因

相关文章

噢!评论已关闭。